笔趣阁 > 药香满园:神医娘亲不好惹 > 第六十章 来给你们送牢饭
    沈木香说服李昭将余大成带上了,只一路上余大成闷的是半棍子也打不出一个屁来,任陈丫怎么逗弄,也就抿着嘴不说话。

    整整两个时辰的路程,余大成都能一声不吭,沈木香对此不以为意,还是陈丫叹为观止。

    “沈大夫,我还是头一次见哑巴一样的男人!”

    陈丫笑呵呵说道,最后歇了逗余大成的心思。

    “舅舅是老实本分,陈丫你别取笑舅舅!”

    沈木香没有阻止陈丫,就是想让余大成知道,这世上不只有杨翠花一种女人。

    “沈大夫,到商阳县了,只今日时辰已晚,若是不嫌弃的话,衙门那边的还有空房间,倒是可以凑合一个晚上!”

    “不了,最大的客栈在哪里,我夜里睡得浅,需要床软些!”

    沈木香婉拒道,再看一眼余大成说道,“李捕头,我们小老百姓,可不敢住衙门呢!”

    李昭见状,也不强求,就带了沈木香几人进了广源客栈。

    “那三位先好好休息,明日再对犯人指证吧!”

    “李捕头,那晚饭后,可以探监吗?”

    沈木香又继续问道,“我陪舅舅去看看!”

    “行,我到时候跟狱卒打声招呼!”李昭倒是很好说话。

    余大成全程都是低着头,揪着衣角,半点不敢看周边的人。

    “时候不早了,我们先用饭吧!”沈木香说道,房间都订好了,她打算吃完之后再拿一些饭菜去探监!

    “木香啊,这里很贵吧,我们真要住这里?”

    “还有这饭菜……这要多少钱啊,木香啊,要不,买两个馒头……”

    “舅舅,你大抵是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厉害吧,吃吧,一切我做东!”

    沈木香本就不是会委屈自己的人,到了县里头,自然是不怕花钱,最主要的,她就是要让余大成知道,自己完全有能力帮衬余家,只要他休了杨氏!

    客栈里提供的饭菜不算精美,但对余大成来说,吃的那个叫小心翼翼,半粒饭米粒都不敢落下。

    沈木香吃的悠闲,就连陈丫也是毫无异常,就更显得余大成的拘束了!

    “瞧那人,吃个饭紧张成那样,怕就是乡下来的吧!”

    “这光源客栈怎么什么人都接啊,看穿的短打汗衫,破鞋,有钱付吗?”

    余大成也听到了别人对他的指指点点,但他半个字也不敢说,只顾埋头吃饭。

    “小二你过来!”陈丫开口喊道。

    “客官怎么了?”客栈的小二立马上前,这可是县衙捕头带过来的客人,怠慢不得!

    “我们好端端吃个饭,怎么有苍蝇嗡嗡嗡地叫个不停啊!”

    陈丫板着脸,拍了桌子道。

    “苍蝇?客官怕是看错了吧,我们客栈一贯干净,很少有苍蝇!”

    “嗡嗡嗡,好像是这边!”

    陈丫故意拿着筷子对着说闲话那桌客人方向一夹,神情恼怒模样。

    店小二可是人精,本就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自然明白了陈丫的意思。

    “客官,那个,要是嫌吵的话,不如移步雅间?”

    “算了,我们也快吃好了!”

    沈木香开口道,“你照着这一桌的再来个两份饭菜,我们要带走!”

    说着,沈木香就拿出一些碎银给小二。

    “好嘞,客官您稍等!”

    “沈大夫,你呀就太好说话了,这不,有些人就是狗眼看人低!”

    陈丫是在沈木香的默许之下开口的。

    “无事,舅舅,你别在意,你老实本分一辈子了,最多也就去过镇上。”

    “以后我要有空,就带上你跟外公外婆,一道出来走走,别说商阳县了,就是皇城我们也去的!”

    沈木香柔声安慰余大成。

    “不碍事,真不碍事!”余大成唯唯诺诺道,“木香,谢谢你啊!”

    “我们是一家人,说什么谢呢!”

    沈木香笑笑,她相信余大成是憨,但不是傻。

    吃完饭,沈木香让陈丫就在客栈里休息吧,她则是跟余大成,在客栈外叫了马车,直接去了县衙大牢。

    今个余大成是头一回坐马车,头一回住客栈,现在提着食盒,站在县衙大牢,双腿直哆嗦。

    “木香啊,舅舅这心里头咯噔咯噔的,有些跳的快!”

    “舅舅啊,你怕什么呢,你想想,要是杨氏他们的恶毒计划成功了,我现在可是在山沟沟里吃苦呢!”

    沈木香叹了口气道,“舅舅,我可不能就这么算了的!”

    “是是是,木香说的对!”

    余大成一是头一回进大牢腿软,二是头一回要休妻子,心里临门一脚了又有些退缩了!

    “所以,舅舅,晚饭不好吃吗?以后不想扬眉吐气,好好做个一家之主吗?你再想想,有杨氏在,外公外婆的晚年能过的好吗?”

    沈木香说的干脆直接,余大成要是这些不不想要,她就也不管了!

    “木香,那个……要是待会儿舅舅怕了,你可要帮舅舅打气!”

    “好,我不介意来当这个恶人的!”

    在狱卒的带领下,沈木香跟余大成看到了被关押的几人。

    “娘,好香,我好香闻到了饭菜的味道!”余凤娇动着鼻子说道。

    “这该不会是断头饭吧,我……我罪不至死吧!”杨氏整个人缩在牢房角落,哪还有往日的嚣张。

    “杨翠花,余凤娇,有人看你们来了!”

    “爹,还有你……沈木香,你来干什么?”

    余凤娇看到余大成的时候,是一喜,再看到沈木香,立马警惕起来。

    “来给你们送牢饭啊,这么多天,没人来看你们吧!不想吃吗?”

    沈木香悠悠然说道,“几日不见,瘦了不少,看来这牢里的日子不好过!”

    “木香,木香啊,快救救舅母吧,舅母真的没做什么啊!”

    一听到沈木香,杨氏猛地从角落站了起来,抓着牢门,冲沈木香求救。

    “表妹来了,表妹,表哥什么都不知道,你也救救表哥吧!”

    隔壁牢房就是余成虎跟罗天德,余成虎也是哭喊起来。

    “不要急,先吃饭,县里光源客栈的饭菜,应该比牢里的好一些,你们吃吗?”

    “呸, 你有那么好心?”余凤娇啐声道,“你该不会下毒了吗?”

    “要是我下毒了,你们敢吃吗?”

    沈木香嗤笑,这余凤娇,心理就是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