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药香满园:神医娘亲不好惹 > 第七十三章 提着大刀来的男人
    沈木香这用马车出入吴家,村里人也不知道,卓萱萱更是深入简出,连吴家的下人都不知道那西厢住着的贵客长什么样。

    前几天,沈木香跟的紧,发现卓萱萱也是个狠人,再疼她都忍着,连续几天施针之后,沈木香看卓萱萱稳定下来,也就先放着了。

    “到十日之期,你们再来找我吧!”

    沈木香要忙着找人设计他们的产品了!

    吴文瑞这几日都是送沈木香回去的,对沈木香他们要做的事情更是了解。

    “沈大夫,你所谓的设计是什么意思?”

    “我们这次是选择用白瓷小罐拿来装面脂,但是就白瓷小罐,太单调了些。”

    沈木香解释道,手头正好有买到的白瓷官,“我想要在这上面绘上一些字画,无奈我们几人这方面都不擅长,又无认识的名家,着实有些犯愁!”

    “哈,萱姨是个中好手啊,她年少时就是远近闻名的才女,写的一手小楷,更是丹青妙手,她画的花都能引来蝴蝶停驻!”

    “而且,沈大夫,既然我萱姨的治疗期如此漫长,何不请萱姨参与其中呢!”

    沈木香倒是意外了,那卓萱萱竟还有如此才能?

    “口说无凭,吴公子,我又如何知晓,这是不是比对自家人的偏爱呢?”

    “这个……偷偷告诉你吧,我萱姨就是鼎鼎大名的寒竹先生!”

    吴文瑞神秘口气说道,眼中还带着兴奋的光。

    沈木香眨巴了眼,寒竹先生是谁?她不知道。

    见沈木香的反应,吴文瑞无奈,便道:“那我回家让萱姨赐我点墨宝,到时候你观摩观摩!”

    “行啊,那就有劳吴公子了!”

    沈木香谢过吴文瑞之后就回家了。

    颜丽已经拆了药,她能独立站立,但行走还需要锻炼。

    看到沈木香回来,颜丽由陈颖扶着,走上前来。

    “沈大夫,几款胭脂都已经调配好了,你要不要试一试?”

    “你们两人自行在脸上用了,我不就知道效果了?”沈木香笑眯眯回道。

    “对了,你们谁听说过寒竹先生吗?”

    “寒竹先生?沈大夫,你认识吗,天啊,你居然认识寒竹先生?”

    陈颖两眼放光,整个人都激动起来。

    “寒竹先生在抚州鼎鼎大名的,以前在楼里的时候,那些个酸臭书生为了寒竹先生的墨宝都能大打出手。”

    “你知道我们楼中的花魁为什么成为花魁吗,就因为她得到了一副寒竹先生的画,成为了城中诸多书生追捧的对象。”

    沈木香听着陈颖说的,有些难以和卓萱萱联系到一块。

    卓萱萱那么一个清冷高贵模样的,会是文雅之士吗?

    “我不认识什么寒竹先生,就是听人说起,你们说,如果由寒竹先生来给我们‘醉颜’提名作画,可能吗?”

    “沈大夫,你做什么美梦呢?且不说抚州离这都有百里路之远,那寒竹先生,行踪不定,无人知其真实身份的!”

    陈颖笑道,觉得沈木香也太敢想了!

    沈木香笑笑不解释,先不去管寒竹先生是不是卓萱萱了,就目前的胭脂成色,她要细细看看。

    卓萱萱的十日之期还未到,吴文瑞也还没拿来卓萱萱的墨宝,这日早上,沈家门外,是突然来了一个男人。

    “木香姐,不好了,外面有个背着大刀的男人,说要找你算账!”

    田草儿慌乱不已,小脸发白地跑进屋大喊道。

    沈木香一愣,找她算账,她又没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别急,我出去看看!”

    “别,别出去,木香姐,那个人太可怕了!”

    田草儿拦在沈木香面前,害怕却又想保护沈木香。

    “草儿,不怕的,我有保护自己的手段的!”

    看小姑娘害怕却还想阻拦自己的模样,沈木香心下暖洋洋的。

    “乡野庸医,赶紧出来受死!”

    门外,男人粗狂愤怒的吼声传来!

    沈木香直接走了出去,身后田草儿畏惧却又担心地跟着。

    只见栅栏外,有个身着黑衣的伟岸男子,背上的确背着一柄大刀。

    “你是何人?”沈木香缓缓上前,开口问道。

    “叫姓沈的大夫滚出来!”

    男人横眉冷对,器宇轩昂,棱角分明的面容有着一双深沉内敛的眼眸。

    “此间就我一个姓沈的大夫,庸医两个字,我是不认的!”

    沈木香脸色沉静,对上男人泛着怒意的眼睛,丝毫不惧。

    “阁下究竟是什么人,这般带着恶意贸然中伤,又是为何?”

    “你就是那个大夫?”赵旭语气收敛了不少,只带着怀疑般打量着沈木香,看到沈木香的孕肚,他更是退后了一步,似乎有所忌讳。

    “我不知阁下是为何时来找的我,但是,我可不是什么庸医!”

    “呵,若不是庸医,怎么会哄骗我的妻子,让她相信十年前的火烧疤痕还能痊愈?”

    赵旭冷笑,“不要以为你是一个孕妇,我就不追究你的罪了!你到底对我妻子做了什么,让她不肯见我?”

    沈木香懂了,这位就是卓萱萱的夫君吧!

    若不是来者不善,她还真想说这人跟卓萱萱,简直可以说是男帅女美!

    “谁说十年的伤疤就不能医好了?别的大夫做不到,我就不可以做到吗?”

    沈木香自信又张扬道:“这里是白溪村,赵夫人若无信任之人引荐,又怎么可能会让我医治?你身为人夫,既然你妻子不想见你,你为何不自问是不是自己有什么问题?”

    “还有,你对我口出恶言,信不信我看你看看所谓庸医能不能伤了你?”

    赵旭愣住了,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这样对他说话,要不是沈木香是个怀孕的女人,他背上的大刀都要抽出来了。

    “一派胡言,你若真是神医,何以从未听闻?”

    “呵,你又是什么人,难不成你还能知道世上所有的大夫吗?”

    沈木香冷笑,于赵旭无提防之际,直接洒出一把迷雾。

    “你……”赵旭措手不及,吸入了些许后才反应过来,只一开口,人就噗通一下倒地了!

    “沈大夫住手!”匆匆而来的吴文瑞就看到自己的姨丈摔倒在地,他来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