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药香满园:神医娘亲不好惹 > 第七十八章 疼痛使人清醒
    “我永远记得那日,我得知他与人私会,便气冲冲地赶过去,却遇到他的对家,争执打斗中,他始终护的都是那个女人。”

    “而我,就是被那个女人推到了火盆中!”

    卓萱萱说起往事来,眼中都带着恨意。

    “我出事之后,两家长辈都要他负责,他娶我是逼不得已的,我嫁他,就是存着不让他跟那个女人有机会在一起的心思。”

    “只要我是赵家少夫人,就不许那个女人进门,他们要好,那个女人就给我去做外室,连妾也轮不到她!”

    沈木香静静听着卓萱萱说着往事,她不知道卓萱萱是为什么要告诉她这个大夫。

    但是看卓萱萱眼里带着哀伤的愤怒,她心里有些感慨。

    “可是,我给赵大人把脉,就是看出他元阳未泄,所以……”沈木香不解般道。

    “怎么可能呢,那个女人被他藏得紧,我都找不到。”

    卓萱萱就是为此不解,“他们不是情深意浓吗,这么多年,难道还能不越雷池半步?”

    这个沈木香就不得而知了。

    “赵大人对夫人的关心倒不像作伪,夫人既然心中有恨,那干脆就不要见了,等你恢复容颜再说!”

    “我也是这么想的,等老娘恢复美貌,直接踹了这个狗男人,或许他有隐疾不举吧!”

    卓萱萱恶意般说道,恣意的很。

    沈木香笑了,卓萱萱也不过二十有八,其实还是大好年华,她自己能想开最好了!

    “还是十日后换药吧,怎么样,这次的药疼痛感应该不强!”

    “疼痛是不强,只酥酥麻麻地跟虫子爬一样,我想抓!”

    “忍忍吧,就一开始,过一会就好了,若是忍不住,我可以给你扎针!”

    “不必,疼痛能让我清醒!”

    卓萱萱半张绝美面容有着对自己残忍的笑,与另外半张包着白纱的脸一对比莫名的凄美!

    沈木香收拾好药箱,就跟卓萱萱告辞了。

    “他若是用权势欺压你,你大可不理睬,他就是个嘴上说说的人!”

    卓萱萱讥讽口气说道。

    沈木香应了声,就离开了,房门外,是卓萱萱的侍女守着,院门外,则是吴文瑞陪着赵旭。但更像是拦着赵旭进院子一般。

    “萱萱可好?”赵旭一见沈木香出来,立马问道。

    “不怎么好!”沈木香看了眼赵旭,她虽冷情了些,但看到卓萱萱那模样,对赵旭的感官就不会好到哪去。

    “毕竟是十年的旧伤,坏掉的皮肉要重新长出来,能有那么容易吗?”

    “你是大夫,你该想办法让萱萱好起来!”

    赵旭说的特别的颐指气使!

    沈木香直接白了一眼赵旭,所以,这男人到底哪里让卓萱萱爱恨纠缠呢,这把年纪了还如此专横,年少时怕更是无理吧!

    “赵大人无需提醒我,我是大夫,我自然会对自己的病人尽心!”

    吴文瑞有些头大,他也不知道一贯和和气气的沈木香为什么跟自己姨丈,这么犯冲!

    大抵上,应该就是姨丈的暴脾气吧!

    “沈大夫,我送你回去吧!”

    “那就有劳吴公子了!”

    被沈木香如此对待的赵旭心中气的很,他又往卓萱萱院子张望,紧闭的房门让他更为的烦躁了!

    而沈木香又被吴文瑞护着走开了!赵旭只觉心头火大,偏偏无处可发泄!

    “沈大夫,我姨丈那人并无坏心,还请你多多担待!”

    路上,吴文瑞像沈木香赔罪道。

    “有没有坏心我并不在意,赵夫人是我的病人,赵大人与我也不过是病人家属的关系!”

    沈木香平静说道,“他这是要在你们家长住吗?”

    “怎么可能,姨丈是抚州大都督,掌管抚州数千驻军,断不可能长久离开的!”

    吴文瑞直接道,“而且,萱姨死活不见他,说要是他敢走进院子,直接和离!”

    “我萱姨,那可是说得出做得到的,姨丈他不敢的!”

    所以,卓萱萱说赵旭就是嘴上说说,还真说对了吧!

    “那便再好不过,我跟你萱姨也说了,帮我画几个小样的事情,若是事成了,你萱姨就是我最好的代言人,她回抚州后,我的面脂绝对能卖断货!”

    沈木香颇有信心般说道。

    “也是,娘也在说,用着你的面脂,第二天就感觉脸摸着顺滑些!”

    吴文瑞很有兴趣模样,“沈大夫,若是我也想分一杯羹,不知道沈大夫可许?”

    “吴公子很有兴趣?”

    沈木香饶有兴致打量着吴文瑞。

    “是相信沈大夫的手段!”

    “吴家定是人力财力都富足的吧!这样吧,等你萱姨的字画定了,我这边再将想要的包装样式定好,到时候就由你这边做如何?”

    “就不知道是吴公子跟我合作,还是吴家合作?”

    吴文瑞看沈木香说的狡黠,不由问道:“是我如何,是吴家又如何?”

    “若是吴家,自然是要找吴老爷谈的!”沈木香回道。

    “吴家的事情其实我也能做主,爹年事高了,不过问这些事情!”

    吴文瑞说道:“而且,爹的志向并不在此,比起田庄粮食这些,他更想要的是问鼎朝堂!”

    沈木香对此倒也理解,吴举人自己不能上,不照样教出那么多学生来吗?

    “那吴公子对我的提议怎么说?”

    “我很看好沈大夫,所以,这个事情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

    吴文瑞眼神闪着精明的光,不愧是吴家人啊!

    “行啊,那就坐下来谈吧!”

    沈木香喜欢跟聪明的人打交道,她孕期近五月了,在她行动还没受限之前,希望能把一切都搞定。

    关于脂粉铺,店名是醉颜坊,胭脂水粉那是日常货,特色自然就是个中面脂了。

    “吴公子,你也看到了,目前的品类就是这些,不过最大的特点就是面脂可以定制。”

    “此话何解?”

    “其实每个人的肤质都是不一样的,普通的面脂能解决普通的肌肤问题,但诸如你萱姨那般,又诸如之前颜丽那般,我的面脂,是药,也是妆!一些严重的脸部问题,可以找到我做出专门的治疗及相应的面脂!这,就叫做私人定制!”

    “那么,沈大夫,如果我这边帮你想要的都配齐了,你会给予我什么样的分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