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药香满园:神医娘亲不好惹 > 第九十一章 又一对来求孕的
    傍晚吴文瑞回村的时候,是率先来了沈木香这,告知沈木香铺子的情况。

    “沈大夫,虽然还没开张,但还是有人来问的,好像说之前颜丽跟陈颖给镇上人留下挺深刻的印象!”

    沈木香一听就知道吴文瑞说的是什么事了!

    “这也是好事,开张是在七天后,但是这几天,铺子就开着吧,进店的询问的人就给小样。”

    沈木香跟陈颖二人都交代过这事。

    “你不方便出面,我会让人顾着的,你放心吧!”

    吴文瑞对这铺子还挺上心的。

    “赚的每一分钱都能有你的份,你自然该如此!”

    沈木香很不客气说道。

    吴文瑞语塞,跟沈木香说话,他总有一种自己是小辈的感觉,明明沈木香比他还小一岁呢,难道是因为有了孩子?

    “行吧,那我走了,有事再来找你!”

    家里一下子少了两个人,沈木香不由觉得有些冷清,好在弟弟妹妹性子活泼了许多,给屋子添了不少人气。

    时日过的快,醉颜坊马上就到了开张的日子,沈木香如常般在屋里写她的病例,铺子那边,许荣跟吴文瑞都去了,她半点不担心。

    “滴滴滴,主人,恭喜铺子开张!”

    脑海中小可爱带着电子音上线了!

    “哦,你是来给我发放奖励的吗?”

    “主人,你这样是不对的,怎么只看重奖励,就不能跟小可爱聊聊天吗?”

    “呵!”沈木香乐了,一个电子音还带着情绪了!

    “你要跟我聊什么,铺子既然开了,该给的奖励不是应该给吗?”

    “主人,奖励已经发放了,不知道主人对十年魂游有什么感悟,这是主神要求的售后回访服务哦!”

    “不是说过了吗,暂且不考虑下一次,十年的经验,我需要好好整理!”

    沈木香说的直接,同时开始在系统界面点开了奖励栏。

    又是药种子?

    说起来,自己院前院后种的,都长势喜人,回头她采株下来看看药效!

    “主人,那不知道你对制作膏方有什么见解。”

    “膏方?”沈木香知道的,前世秋冬季节,各大中医院都会推出这个项目来。

    “小可爱,你想过没有,年底,是我快生的时候,你想要我在孕晚期,还劳心劳力,你跟我有仇吗?”

    “啊?这样啊,好吧,小可爱是给主人发家致富的好点子。”

    小可爱的话语有些失落,“主人,看你安然模样,小可爱深感痛心。最近都没看病的人!”

    “大家身体都好,不是好事吗?”

    “可是主人一身医术,无用武之地啊!”

    沈木香笑了,这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吗?

    “木香姐,外面有人来求医了!”

    门外,田草儿的声音传来。

    “看吧,不是有人来了吗?”沈木香起身跟小可爱道,

    “这种小毛病对主人来说,太没挑战力了!”

    “怎么,你想让我接受挑战?可是小可爱,不是所有的病情,都涉及生死啊!”

    沈木香来到客厅,看到一对年轻的夫妻,估摸年纪差不多三十来岁。

    “沈大夫,我们是来求子的!”

    男人看到沈木香,直接开口说道,还从怀里掏出一封信。“这是殷县令的信!”

    “你们是殷县令介绍来的?”沈木香从容接过信,展开一看,乐呵了。

    信里说殷乔氏有孕了,虽然月份很浅,但八九不离十!除了信,还有一张一百两的银票,作为感谢。

    “我跟相公成婚也有十年了,但一直没能怀有孩子,得知乔姐姐有喜后,我特地问了,沈大夫,你也帮我看看吧!”

    “怎么称呼?”沈木香看完殷航的信,能感受到那一份的喜悦般。

    “鄙人姓汪!”

    “你们谁先给我看看!”沈木香平静说道。

    “我先吧!”汪夫人率先伸出了手。

    沈木香看似轻巧般搭上汪夫人的脉搏,妇人的病她那十年也看得多了,看过汪夫人左手脉象后,她又让汪夫人伸出了右手。

    “你每次小日子来的时候,是不是都很痛苦?”

    “的确如此,只我年青时便如此,其他大夫说是气血不足,宫寒,药吃了不少,但不见效!”

    “女人大多气血不足,这个不碍事!”沈木香说道,“宫寒么,也算!”

    “好了,你也给我看看!”沈木香对汪飞云开口说道。

    从殷航那里过来的,汪飞云也有了事先准备,这生不了孩子,也有可能是男人的问题。

    他眉头皱着,心事重重模样,让沈木香诊脉之际,他忍不住问道:“大夫,是不是我有什么问题?”

    “你们的情况,并不严重,也不是说不能怀孕,只是几率小了些。”

    汪夫人的问题是多了点,最主要的就是输卵管堵塞,沈木香从脉象跟汪夫人的面相上,是看了出来,如同想要更确定,是用动用金针了!

    “沈大夫,是不是我身子问题,能治吗,要怎么治,不管花多少代价,我都愿意!”

    “这样吧,你先随我来,我用金针再帮你看看!”

    沈木香轻柔道,看女人急切神情,不留痕迹地扫了眼男人。

    “柔柔,你不要急,大夫不是说不严重吗,能治就好!”

    汪飞云看妻子的眼神有些复杂,但还是见他叹了口气道。

    “先随我来吧!”沈木香带着汪夫人进了客房。“你先在床上躺好!”

    “沈大夫,我是一定要替相公生下孩子的,不管代价是多大,沈大夫,求你帮帮我!”

    沈木香转身之际,汪夫人拉住沈木香的手臂,极为焦灼道。

    “放轻松,你不知道女人的情绪会影响身体吗?”

    沈木香安抚道,“你放心吧,我会治好你的!”

    在那十年,她一手金针已经用的出神入化,金针入体,是能根据人血流气脉感知病理。

    就算是隔着衣服,沈木香照样能准确找准穴位,金针刺入会阴穴,沈木香握着金针不动,凭着金针的微颤感知着汪夫人的病情。

    “一侧输卵管堵塞,怀孕的几率比正常的低了一半,加上你的确是有宫寒之症。”

    “你想怎么治?是只吃药,还是用金针渡穴?我建议是金针渡穴,疏通之后,再治宫寒,补气血,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