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初唐从造反开始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分出胜负
    府邸中。

    李承乾与程咬金对视良久,长叹道:“程叔说得不错,做事该以结果为主,手段还是次要的。”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刚好我也有一个小小的目的,就是不知程叔能否赏脸了。”

    “不过这些钱财可不能少,我拿着有大用。”

    程咬金:???

    听见李承乾前面两句话他还很是高兴,不怕殿下有所求,就怕殿下油盐不进。

    可最后一句话,又让他心中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

    “不知殿下有何目的?”程咬金低声道。

    “哦,很简单,我就是想让程叔以后来帮我练兵。”说到这李承乾拱了拱手,赞叹道:“毕竟程叔实力这么强,可不能浪费了。”

    “帮殿下练兵?”

    程咬金诧异问道:“以后俺直接放水让殿下获胜不是更简单吗?”

    李承乾摇头道:“军事演习很重要,作假不可取。”

    程咬金又道:“可如果俺帮殿下练兵,陛下肯定不会再让俺与殿下比试,下一次军……军事演习可就说不准了。”

    “这倒无所谓了,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尽力做好自己的事情,剩下的交给天意。”李承乾很是豁达。

    这番话让程咬金沉默下来,心中十分感慨。

    一没想到殿下有这样的魄力,二没想到殿下竟然把目光放在了自己身上。

    但还是那句话,有能力的人多少有些洁癖,程咬金不是不愿为李承乾练兵,是不能接受把自己的兵法加入到李承乾的想法中。

    “殿下,俺……”

    程咬金下意识摇头拒绝,又被李承乾出声打断道:“程叔不着急拒绝,我有几个小问题想问问你。”

    程咬金瞪着眼点头,静心细听。

    李承乾道:“从刚才的手谈中我也看出了程叔的实力,若是程叔认真起来,刘仁轨不可能赢的。”

    程咬金自信点头:“当然,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不然殿下也没法收到两百万贯的彩头。”

    “对啊,可为什么这一次输了呢?”

    李承乾叹息道:“如果他们只当是程叔你大意了还好,就怕他们听到什么风声,说程叔与我配合打假赛,故意坑他们的棺材本啊!”

    我凑,殿下这是什么话?

    程咬金两眼浑圆,一时间人都傻了。

    他原本就是大意了啊,哪里来的打假赛的风声?

    哪里来的?

    哪里?

    “殿下啊……”

    程咬金悲呼道:“您这是把俺往死里坑呐。”

    李承乾诧异道:“程叔何出此言,我这也是刚从你身上学到的啊,做事就得以目的为主。”

    程咬金呼吸一滞,疯狂摇头,道:“也许风声他们不会信的,再说俺也压了注,俺也赔钱了。”

    “哦,没关系。”李承乾摆手,随意道:“我已经把程叔签字画押的地方给糊了,届时收了群臣和阿耶的彩头,再分程叔一点就好了。”

    程咬金神色凝重,连连摇头:“殿下,俺不会收的。”

    李承乾又道:“不收钱也没事,那我就没事送些好酒字画等等,回头再帮处默说说话,看看能不能在东宫谋个一官半职的。”

    绑死了,绝对绑死了。

    程咬金这算是看出来了,殿下哪是问自己问题,明明每句话都在威胁自己。

    不同意,那就霸王硬上弓!

    真要像这般发展下去,朝堂上还有自己的立足之地吗?

    这一瞬间,程咬金想了许多。

    比如蔽扫自珍不可取,有交流才有进步。

    比如殿下也是半个君,臣为君办事乃天经地义。

    比如殿下的练兵之法其实还是有可取之处,否则这次冯副将也不会遭此大败。

    还比如……

    一刻钟后,程咬金欣然点头,道:“俺愿意为殿下练兵,风声什么的还是不要有的好啊。”

    “那当然,自己人何苦为难自己人。”李承乾大笑道。

    原本只是想比试胜利,没想到不仅赚了彩头,还把程咬金给忽悠了过来,这一波可就真的是赚大了。

    先前自己与程咬金口头比试时可是用尽了全力,但每次刚说完兵力调动,程咬金立马就能猜到自己的具体想法。

    然后他在不动声色间,就围绕着自己的想法开始挖坑,每次都是自己以为获胜时,才发现刀已经架在了脖子上。

    就tm离谱。

    只能说这些沙场老将,真就没一个是好相与的。

    是以李承乾当即就起了邪念,必须要把程咬金抓在手里,否则下次比试还真不一定能赢他。

    “那殿下,这彩头一事,您可不能看俺被他们打死啊。”决定为李承乾做事成为自己人后,程咬金求救的话都硬气了不少。

    对比,李承乾反倒是纠结了起来。

    钱,我所欲也;

    人,亦我所欲也。

    二者该如何兼得呢?

    别说不收钱,就是少收了李承乾也不乐意,毕竟两百万贯看起来不少,但这三日已经被他分配干净。

    比试胜利后可再添五百人,这战马军备就是好几十万贯。

    想要把所有酒做起来,不仅要买无数原材料,大头还是在商路上面,全国各地都得买上店铺,铺起商队。

    而且在棉花那边,也是一个不见底的深坑。

    想要大规模制作棉衣,肯定需要不少棉花才行,而前期自己可没有那么多地来种植棉花。

    至于说把棉花上交给李世民,用整个大唐的力量来普及棉衣,李承乾也不愿意。

    这可是他衣食住行中的第一步……

    若是第一步都做不成,那后面的还怎么搞?

    做不成这几点,还怎么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所以,钱还真不能少。

    思索良久后,李承乾还真想到了一个两全之策,出声道:“程叔尽管放心,虽然这彩头少不了,不过我肯定会给他们其余补偿,只多不少的那种。”

    程咬金脸色先是一苦,听见后面又是一喜,连忙问道:“不知殿下有何补偿,可能让他们满意,不要找俺的麻烦?”

    “当然能。”李承乾自信笑道。

    ……

    就在李承乾与程咬金俩人商讨之时,矮山中的比试也适时结束。

    大唐第一次军事演习,分出了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