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她人间清贵 > 第三章昨天怎么打你,今天依旧
    她能肯定鸽子站会帮她参加音乐大赏,所以把自己这些年来的原创谱子都拿了出来,挑选了三首不同风格的,开始作词、设计编曲。

    早七点,她接到了编辑的电话。

    “江雪,老板决定亲自跟你面谈,同时还有他老人家在娱乐圈的一位好友,九点钟,在新世纪的一号咖啡厅。”

    江雪搁下笔来到窗边,迎着初升的寒冬朝阳,明媚,刺得她微微眯起眼,“好。”

    快速洗漱,换了身白色高领毛衣配牛仔裤,裹上大衣,还没到楼下就听见争吵声。

    江舟一大早就拎了箱子去学校,补完课才回来。

    于是江山望一口咬定是林萱挑拨他和儿子,吵个不停。

    打定主意离婚,林萱也硬气起来了,跟他硬刚。

    江雪觉得自己忙活一通也不算亏了。

    看时间差不多了,她就跟她妈打了声招呼出门了,拦了辆出租车直奔一号咖啡厅。

    到的时候刚好提前十分钟,谁知到了包厢才知道对方竟然还比她早五分钟。

    “江雪?”

    编辑大姐在门口等着,是全公司唯一见过她证件照的人,一见到她真人,顿时满脸惊叹,“看到你我就知道,今天的事情成定了!可是你的嘴角是怎么回事?”

    这张脸,这身材,在娱乐圈足以横着走!但那团淤青太碍眼了。

    江雪摆了摆手,“小问题。”

    包厢里的两个男人也这样想,在她进门的瞬间,眼睛不约而同地闪了一下。

    鸽子站老板大约四十六七的样子,为人虽精明却乐呵呵的好相处,但另外一个男人却刚好相反。

    定制的浅灰色西服,里边儿搭了件宝蓝色里衬,竖着整齐的大背头,胸口挂着墨镜。

    长眉凤眼,高鼻薄唇,面部线条硬朗而清晰,往那儿一坐就像是杂志模特,看起来非常矜贵高冷。

    鸽子站的老板程锐笑眯眯地介绍道:

    “江雪啊,这位是星荣娱乐公司的总裁,龙千山,是我的忘年交。说起来你俩的名字还出自同一首诗呢。”

    星……星荣?!

    那个号称独占影视圈半壁江山的大佬,影帝影后扎堆的公司!

    江雪心中讶然表面上却越发淡定,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坐在他们对面,“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我知道鸽子站最近打算进军娱乐圈,星荣公司也有意涉足乐坛,但缺点噱头,正好,我需要二位的帮助,二位看我满足条件吗?”

    坐在她旁边的编辑大姐忍不住为她的淡定点赞,天,她的腿都要都抽筋了!

    她的直白,让鸽子站老板和龙千山忍不住对视一眼,后者神色不动,搅着咖啡,“外形堪称顶尖,但,我绝不捧没有实力的人。”

    江雪反而对她刮目相看,扫了眼发现包厢里就有架钢琴,脸上就扬起了自信的笑。

    流畅的音符从她指尖流出来……

    十分钟后,满屋的安静。

    “怎么样?”

    没什么艺术细胞的程锐薅了薅地中海,“曲子挺长的,好听。”

    龙千山却半眯着眼,打量坐在钢琴边的女孩儿,“三首不同风格的曲子,江小姐打算包揽前三?”

    江雪歪了歪头,“不可以吗?”

    龙千山忽然笑了,房间里的高气压顿时消失,“当然可以,你有这个实力。”

    商定好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江雪就准备回去了。

    在门口等车的时候,一辆特拉斯停在面前,摇下去的车窗露出龙千山的俊脸,“我送你。”

    说实话,龙千山说这话的表情,给江雪的感觉很像高中班主任。

    虽然不太愿意,但还是硬着头皮上了副驾驶。

    离开正事她完全找不到话题,沉默中,龙千山忽然说道:

    “你每一个视频我都看过,我是你的粉丝。”

    江雪:“……”

    大佬,您刚刚挑剔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我的粉丝!

    她以为对方只是客套话,也没有放在心上。

    到了江家大门外,按理江雪该请龙千山进门喝个茶,保安却跑到她耳边低语几句,江雪眸色微沉,转身对龙千山说道:

    “龙总抱歉了,家里有点事儿不能请您进去坐了。”

    龙千山微微颔首,“以后还有机会,我先走了。”

    说着启动绞车,转过街角的时候他微微皱起眉头,停在了路边抄上手机,点开鸽子站,发了条动态。

    “上独钓家蹭茶失败,嘤嘤嘤~”

    他的粉丝牌上,分明写着:蓑笠翁【寒江雪lv30】。

    下边儿跟着一群柠檬精酸。

    “小样儿,有本事你喝口茶再来秀!”

    “独钓真人长啥样?好看吗?”

    “蓑笠翁小姐姐和独钓是闺蜜吧。”

    龙千山瞥着屏幕像是面对亿万合同一般严肃,“正在努力拉近关系【叉腰】”

    作为独钓者的粉头,他不仅开着女号,而且卖得一手好萌。

    在龙千山回信息的时候,江雪已经跨进了大门,看见了一地的碎瓷小蛋糕,还有咆哮发疯的女孩儿。

    “江雪凭什么打我妈?让她出来,我要她给我妈道歉!”

    小三儿的女儿,江雨,作为一个私生子完全没有私生子的自觉。

    林萱显然已经应付她很久了,显得焦头烂额,“那是你妈该挨打,给我滚出去!”

    “这是我爸的家,凭什么我要滚!我不仅不会走,我以后还会住进来!”江雨在江山望面前乖乖巧巧,此时却狂得像是个婚生子。

    就在这时,一声轻笑响起,不管是佣人还是林萱,顿时见了救星似的眼前一亮。

    “小雪!”

    “大小姐!”

    江雪轻轻卷起毛衣袖子,全然不把江雨的憎恶放在眼里,对一干佣人保安说道:

    “给你们发工资的是我江家,这种应付上门闹事的人都处理不了,想被辞退了吗?”

    江雨几步冲上去大叫,“我也是江家人,是爸爸的女儿!”

    江雪给她一个怜悯的眼神,“你不过是江山望一颗精子变的,流着肮脏的血……”

    “你闭嘴!”

    江雨想起她妈脸上的伤,还有这女人高高在上的姿态,顿时被怒火迷了眼,张牙舞爪的扑上去。

    啪!

    江雪甩了甩手,扯过她反手又一巴掌扇回去,“昨天我就是这么打你妈的,你想怎么样?”

    两声清脆的耳光,光是听都觉得痛。

    林萱不禁咋舌,这暴脾气,还是她那冰冰冷冷啥都不上心的女儿吗?

    她不知道,以前的江雪只是被伤透了心,失望了而已。

    江雨被打得脑袋里嗡嗡叫,尖叫起来,“你敢打我,我要告诉爸爸,让他打死你!”

    江雪侧头勾了勾嘴角,一把扯过她的头发,不容抗拒的往门外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