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她人间清贵 > 第六章你的脸铁皮做的?
    林萱就等着儿子回来过个安生的年,结果和司机去接人的时候,却撞上了江山望那对狗男女。

    “江山望带了保镖,非常强硬,他还说要马上送小舟去国外……呜呜,小雪,我们怎么办啊?”

    大舅母闻讯赶了过来,一听就来火了,“他江山望好大的本事,法院都把小舟判给大姐,还敢抢,还打你,等着,我叫家里的男人回来!”

    大舅母虽然眼皮子浅,却知恩图报,江雪救了林家,她帮忙义不容辞。

    江雪想了一阵,“先通知舅舅,大舅母,把家里的保镖叫上,我们马上赶过去。”

    江山望那是把小舟视为他的命根子,他的香火,既然说要送出国多半机票都买好了。

    一边说着,一边打开手机的定位软件。

    “小舟还在江家,我们走。”

    幸好在弟弟去住校前,江雪在他的手机里装了定位,就怕江山望一不做二不休。

    到了江家,门口意外地停了许多车辆,原来,今天江山望在举办年会,顺便介绍自己的新老婆给众人认识。

    保安认出江雪和林萱来,连忙为难地拦在门口。

    “这……大小姐,您不能进去。”

    今天的保镖数量,比平时多了两倍,把她们的车牢牢围住。

    看来江山望倒是心里有数,不过,他失算了一步——江雪根本不会让他拿捏!

    江雪淡然地挥了挥手,吩咐司机,“给我开进去。”

    黑色的奔驰就这样冲进了院子,直接撞开了大门,吓得里面的人差点扔了酒杯!

    此时江家的大厅里,人影憧憧,纷纷看着门口的车头,满脸震惊。

    林萱和大舅母心跳如雷,江雪却镇定地拉开车门,一眼就看见了江山望脸上的震惊愤怒,还有他身边的女人的得意。

    “姐!”

    臭着脸的江舟顿时欣喜若狂地跑过来,却被江山望一把拉住,“小舟不准过去!”

    江山望让保镖拉住江舟,几步走上来质问。

    “你来干什么?”

    江雪抱着胳膊笑了,“爸爸说的什么话,你和妈妈离婚了,你就不认我了?”

    江山望还记得这死丫头打了小雨,带着林萱躲到林家的事情,怒火上头吼道:

    “我没你这样的不肖女!”

    江雪眼里闪过精光,“好,诸位听着,从今往后,我和江家一刀两断,江家的一切都和我没关系!”

    她可就等这句话。

    就在这时,人群里忽然响起一声反驳,“喂喂,怎么就没关系了,你可是我的未婚妻。”

    赵翼!

    江雪磨了磨后槽牙,看向他摊开手,“欠你钱的是江山望,跟我可没啥关系,要女儿抵账啊,他还有一个啊。”

    哈哈哈,瞥见江山望已经绿了的脸,江雪要笑死了。

    偏偏江雨就想跟她争,还以为赵翼又有钱又英俊是个良人,连忙给自己妈使了个眼色。

    刘美莲生怕江山望说出拒绝的话,挽着江山望的胳膊,看向林萱三个,“你们都离婚了,来我家干什么?”

    这股子透着骚气儿的正宫范儿,看得在场不少女人翻了个白眼。

    江雪笑了笑,一个箭步蹿上来,一耳光砸她脸上!

    “你的脸是铁皮做的吗?前脚在学校打我妈,还好意思问?”

    江山望气得一把推开她,“江雪,你找死是不是?!”

    江雪丝毫不退,又一脚踹骂骂咧咧的刘美莲肚子上,退两步躲开江山望的巴掌,骂道:“呸,就冲江雨只比我小半岁,江山望你也不是什么好鸟,老子忍了你十五年了!”

    她指着对面忒恶心人的一家三口,冷笑道:

    “今儿我就把话撂这儿,婚离了就离了,你们仨贱人关上门过自己的日子,咱们谁也别挨谁,小舟是判给我妈的,要再作妖别怪我晚上一把火点了你们家!”

    众目睽睽之下,她狠,她恶,却看得人着实狠狠松了口气。

    没办法,刘美莲着实有点恶心人。

    大舅母和林萱两个面面相觑,她们出场了但似乎和没出场没啥区别。

    江山望气得浑身发抖,“信不信我报警把你抓起来!”

    “你去啊。”江雪不为所动,反而显得气势十足,“你敢报警我就让你全国出名,就跟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看你江氏的股份跌不跌!”

    她太了解这男人在乎的是什么,果然,江山望脸上明显出现了退缩。

    这还没完,江雪又拉上林萱,“今天来江家除了接小舟,也顺便把我和妈的东西搬走。”

    衣服什么的她不在意,但是她房间里有一架斯坦威,那是外公送给她的十八岁生日礼物,必须要带走。

    说着就要往楼上走,谁知道刘美莲立刻拦在楼梯口,“你不能上去,这是我家!”

    江山望气得面红脖子粗,有人看不下去了,劝告道:

    “江总,俗话说好聚好散,海夜城就这么点大,和林家抬头不见低头见。”

    说白了,你现在有点本事,但在林家面前还是不够看。

    江山望不耐烦的扯过刘美莲,朝江雪扔下一句,“赶紧收拾去!”

    谁知道刘美莲却压低声音凑在他耳边,慌忙地说道:“她们的衣服都让我给烧了,首饰钢琴什么的也都卖了。”开玩笑,那女人的东西她能还回去?

    她自以为小声,可这会儿正安静,谁都听得清清楚楚……

    一瞬间,所有人的眼神都微妙起来。

    这女人如此狭隘,上不得台面。

    江山望只觉得自己的脸皮火辣辣的烧,以往林萱再不讨喜,至少不会让他丢脸。

    这会儿年会是没脸开了,“诸位抱歉了,今天就先这样吧。”

    江雪却高声喊道:“什么叫就这样?做事儿缺德,想得倒美。”

    所有人都回过头来,却听她慢慢从楼梯上走下来,冰冷的抬了抬下巴,“说罢,怎么赔偿?”

    反正今天就是来找茬的,非得让把这帮人整个够呛!

    有人支持她,也有江山望的狐朋狗友指责她,一句道德绑架张口就来,“江雪你也够了,毕竟江总是你爸。”

    江雪瞥了眼这个胖男人,“刘叔叔啊,听说令千金都三年没回家了,外边儿女都有五六个了,难怪能和我爸共情。”

    顿时把男人气得鼻子都歪了,在噗嗤噗嗤的笑声中气急败坏的走了。

    江山望彻底原形毕露,阴恻恻地瞪着她,“江雪,你这样跟我对着干最好想清楚后果。”

    江雪挑衅地勾唇,“你能把我怎么样?嗯?”

    江山望气得抬手就冲过来,吓得众人纷纷变脸。江雪不仅不退,扯过不远处窃笑的江雨就是两耳光!

    她狠狠抓住江雨的头发,朝停下来的江山望冷笑,“还记得上次我说过什么?你怎么对我,我就双倍奉还给江雨就刘美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