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她人间清贵 > 第十四章夫妻搭配干活不累
    “我看江雪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原来是吸着父亲的血。”

    “人设这么快就崩塌了?前几天还看到粉丝吹呢。”

    “giao,前几天听了歌差点入了粉籍。”

    ……

    舆论在网络上迅速发酵,江雪的各路对家也开始纷纷买通告黑江雪,而舆论事件的当事人一直没出来发声更是助长了黑子。

    铃~铃~

    “哎呦,我的姑奶奶,你总算接电话了。”小周心里叫苦,要不是公司上层的人十分关注这件事,他也不至于在这几天内打了好几十个电话。“你急死人了,出了这事,你也不能把自己关起来呀。”

    江雪被他的话逗笑,懒洋洋地同一旁的服务生说到:“一杯冰美式,一份现烤的鲜奶舒芙蕾。”

    电话那天的声音沉默了好一会。

    “小周,要是没什么事就挂了哈。”

    “江雪。”小周听她要挂,着急地喊出声,“现在这事,你还挺淡定啊,姐,你这是有法子?”

    “放心,就和公司上头的人说,天塌不了。”没等小周回答,江雪就挂了电话。

    江雪翻开手机通讯录,找到一个备注为人渣的电话,打了过去。

    让她有些惊讶的是,不到两秒电话那头的人就接了起来,仿佛等待许久。

    “喂。”

    “小雪,你要是来求情的,那我跟你说,不必了,毕竟那些话已经发出去,要怪就怪你太恶毒。”江山望用着苦口婆心的语气却说出恶心人的话,“你老子终究是你老子,比你多活几十年不是白活的。”

    “江山望,等这一刻等了很久吧,以胜利者的姿态了劝说。”江雪并不像江望山想的那样着急失态,声音反倒是轻松地很。

    “你生气我理解,要是你和你弟回来,好好听刘阿姨的话,好好照顾小雨,这父女情也能续。”

    “爸。”江雪把玩着勺子,眼里的狠劲被上点心的服务生收在眼里,背上一阵发凉。

    “原本是想着让我妈和我弟,我们三离你和你两个小贱人远点就行,不过既然你主动招惹,就不要怪我日后狠心了。”

    江山望察觉到自己的害怕,提高了音量怒斥着:“我看你就是疯子,别妄想有的没的了。”

    江雪想象着他发怒的样子,满意地勾起了嘴角:“爸,我的点心要凉了,不和你说了。噢,对了爸,今天晚上有好戏,莫要错过。”

    江雪挂了电话,把手机丢到一旁的沙发,全身心的享受着口中的舒芙蕾。

    晚上,江雪窝在沙发上,在电脑上一阵敲打,发送键一按下,就如同按到的炸弹的快关,网上顿时炸开了锅。

    一篇文章在网站上的阅读量和点赞书迅速攀升,这篇文章了讲述了江山望年轻是如何靠着江雪母亲爬上高位,之后又是如何在外面沾花惹草,生下私生女,还纵容小三欺负自己的妻女,并以儿女要挟妻子。江雪还写了江山望为了钱救公司,将女儿“卖”给某大家。

    文里还陪有江山望和小三的亲密照片,更有江望山在家里威胁母亲的视频,和电话录音。

    江雪放出的料如同雷神之锤,把江山望是人渣锤得死死的。看了这篇文章的人无一不感到恼火。

    江雪的粉丝更是像被点燃的油桶,纷纷出动,到江山望的账号下大骂,而粉头更是直接把江望山在外边养的小三给人肉出来。

    “独钓这么美,她妈肯定也是大美人,这个三也就二三十线的网红脸吧。”

    “我呕了,果然在男人眼里,外面的屎最香。”

    屏幕前的龙千山看到这,敲下键盘:“江望山可不配代表男性,嘤嘤嘤我要是得到独钓,天天宠着。”

    “蓑笠翁,你是妹子我也忍不了,给你一拳,独钓是我的。【狗头】”

    龙千山放下电脑,惆怅地看着窗外,心里隐隐作痛,他从不知道那个用着纯净嗓音将自己从失眠的噩梦中拯救出来的女孩,前半生却好似生在泥潭里。

    这一刻就好像你发现自己呵护许久的宝贝,原来一直再被人伤害着。

    龙千山察觉到自己眼睛已经发酸,不敢再多想,这些伤害他偶像的人,他不会放过。

    江雪看着手机上无数个电话都是江山望打来的,便知道现在网上一定按照自己的想法发展着。

    叮~蓑笠翁发来一条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