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回四合院养崽崽 > 第二十八章 “三英战吕布”
    贾张氏索性耍起了无赖,这两袋粮食她可眼馋的紧,说什么也不能让陈燕带走。

    看着趴在两袋粮食上的贾张氏,陈燕可就不愿意了,眼看着粮食就要到手了,难道还能让它溜了不成?

    “老太太,你别在这耍横,快起来吧,这两袋粮食都是我家的,你在这拦着也没用。”

    贾张氏可不听她胡说,她可是亲眼看到这两袋粮食,是从秦淮茹屋子里搬出来的。

    “呸,你个小丫头片子,就你还想唬我?这就是我们老贾家的,谁都不能动。”

    陈燕有些不耐烦了,“你究竟让不让开?”

    贾张氏趴在自行车上,眼睛一闭,显然打定主意就是赖着不走。

    秦淮茹也是烦她,贾张氏真是像苍蝇一样,黏上就赶不走了。

    “陈燕,不用和她掰扯,咱们俩直接把她拉开。”说着秦淮茹就要上前动手。

    陈燕也是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这可是两袋细粮,可不能让贾张氏给她弄黄了。

    看着走上前的两人,贾张氏也有些慌了,她有些色厉内荏的说道:“我看你们谁敢?你们……”

    两人可不愿听她叫嚣,秦淮茹和陈燕两人快速上前,一人拉住一个肩膀,把贾张氏从自行车上拉了下来。

    “你们,你们敢动我?我跟你们没完。”

    贾张氏可就不愿意了,张牙舞爪的在那撒泼,被两个人拉着还不老实,一直往两人身上撕吧。

    “哎呦”,秦淮茹一不小心被贾张氏扯住了一缕头发。

    “你个老虔婆。”秦淮茹气的要死,这个老婆子打架就知道扯人头发,她这都快被她扯秃了。

    贾张氏在两人之间闹个不停,一直往两人身上撕扯。

    ……

    秦淮茹发了狠,用眼神示意了陈燕一下,俩人一使劲,直接把贾张氏扔了出去。

    “咚”

    “哎哟”,贾张氏惨叫一声。

    她啪叽一下屁股直接撞到了地上,然后又向前滑行了一小段距离,秦淮茹看着都替她疼得慌。

    “哎呦,我的屁股,疼死我了。”

    贾张氏使劲揉了揉,她看着两人眼里都冒着火,她真是好久没吃过这么大的亏了。

    她索性坐在地上不起来了,直接在院子里哭着嚎叫道:

    “杀人了,杀人了,大家伙快来看啊,秦淮茹和人合伙要杀她老婆婆了,这个天杀的也不怕遭雷劈。”

    “大家快来啊,快来看啊。”

    看到贾张氏完全不顾脸面,直接在院子里撒起了泼,陈燕有些慌张,“秦姐,这…”

    秦淮茹也是有些心乱,这要是被人举报了她买卖房子的事,可是不得了,不过她还是假装镇静道:

    “没事,粮食要紧,你让你对象赶紧推着粮食先走,咱们又没怎么着她,我看她能怎么样。”

    秦淮茹现在也是后悔的不行,她真是不应该把粮食带回来。

    这直接去城里找个没人的地方交易就行了,这粮食惹了多少麻烦呀。

    这贾老婆子也是,这粮食跟你有个屁关系,真是莫名其妙,秦淮茹越想越头疼,这原主也是瞎了眼,嫁了个这样的人家。

    陈燕一听也是,粮食要紧,她示意男人赶紧推着自行车快走,她在后边也帮忙用力推着。

    贾张氏一看不愿意了,她这就是为了粮食来的,怎么能让他走了。

    她顾不得屁股疼,赶紧爬起来就要拦着自行车,“天杀的,粮食给我留下,不能走,你们谁都不能走。”

    秦淮茹赶紧上前拦住她,这可不能让贾张氏给耽误了。

    她这一嚎,院子里的其他人都听到了,这人马上就要出来了,可不能让其他人看见。

    可是秦淮茹太瘦了,撕吧起来完全不是这胖老太太的对手。

    “嘶…”

    看到陈燕也随着自行车快要走出院子了,秦淮茹感觉不对,这人太没义气了,她赶紧喊住陈燕。

    “燕子,你别走啊,快过来帮我,这老虔婆下死手,我一个人干不过她。”

    陈燕讪讪停住脚步,她颇为懊恼,再走几步就要溜了,没想到临了被秦淮茹叫住了。

    她还是要点面皮的,示意男人先走,她转过身来就朝着秦淮茹和贾张氏走去。

    “秦姐,你别怕,我这就来帮你,这老婆子也太不讲理了,咱们今天就把她收拾了。”

    贾张氏听到她的话气的要死,这丫头片子真是好大的口气,随即更用力的撕吧起来。

    陈燕过来分担了一半火力,秦淮茹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俩人也没朝贾张氏下死手,还是以制住她为主。

    毕竟这老婆子年纪大了,万一真把她打死了,就惹麻烦了。

    两人没下死手,可贾张氏可就快气疯了,眼睁睁的看着两大袋子面粉从她眼前溜走,又被陈燕的话给气着了,她更加用力起来。

    “你们,你们,你们这些天杀的,我老婆子和你们拼了。”

    贾张氏双手不要命的往两人身上撕扯,秦淮茹和陈燕有着顾忌,一时间还真是被贾张氏打的“节节败退”。

    ……、

    院子里吵吵闹闹的,不时还传来几声女人的嚎叫。

    傻柱直接就被吵醒了,等他穿好衣服出门一看,直接就傻眼了,这三个女人一台戏,真是说的没错。

    “好家伙,真是好家伙,你们这是搞“三英战吕布”呢?贾老太太,没想到您还这么神勇,以一敌二完全不落下风啊。”

    说着他都觉得有意思,“嘿嘿”笑了两声。

    秦淮茹气的要死,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在这说风凉话呢。

    “傻柱,你看什么呢,还不赶紧去叫一大爷,这老婆子已经疯了。”

    贾张氏可不听她这话,“嗷,秦淮茹你才疯了,快让大家看看,这疯婆子要杀她婆婆,这天杀的,在早些年就应该浸猪笼。”

    傻柱在一边看的直乐,别看她们三个打的热闹,但都是女人间的手段。

    掐人撕头发没有啥危险,他也懒得插手,这女人间的事他个大男人也不好插手。

    “不用我叫,一大爷一会就出来了,这四合院子里,谁还听不见你们打架的声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