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下堂医妃要休夫 > 第一百六十七章 百般阻挠
    见此情形,百里崇一把将人大横抱起,抬脚就要往外走。

    宵月急忙从地上爬起来,匆忙跑到他面前,伸手拦住他的去路:“太子殿下,请你放开我家主子。”

    “不知死活的东西,滚~!”百里崇抬脚就踹,宵月在一起被踹飞。

    不能暴露实力的她,只能从地上爬行,牢牢地抱住百里崇的脚,不让他就这么将人带走。

    她家主子本就与王爷产生了隔阂,要是在被太子殿下带走,两人之间的隔阂只会越来越深,最后变成一道如同天堑一般的鸿沟,永远也无法跨越。

    更何况,她知道楚钰心中对百里崇的厌恶,要是等她醒来以后,发现是百里崇将她带走了,那……

    百里崇看着脚边的宵月,露出了阴狠的光芒:“该死的,要不是看在你是她丫鬟的份儿上,本殿下怎会对你一再手下留情。既然你不知死活,那本殿下就成全你,让你到地府去做她的衷鬼。”

    说完,百里崇抬起脚,对着楚钰的头就要踩下去。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醉仙楼的掌柜急忙上前阻止:“殿下,求您高抬贵脚,小店可担不起人命官司。”

    说话的同时,他将手反剪到身后,对着暗处打了一个旁人看不懂的手势。

    隐藏在后面的店小二,接到指令后,趁所有人都没有注意的时候,闪身走进了后厨,并从不起眼儿的后门离开。

    “陈掌柜,出了事自然有本殿下当着,你怕什么?”

    “殿下,小的知道您的身份,但还是不想自己的地盘儿招惹血腥之气,要是被我家主子知道此事的话,那……”

    醉仙楼的背后,有一个强大到不惧怕朝廷的BOSS,这事是百里王朝众所皆知的事情。

    而那个人,恰好是百里彰,陈掌柜又怎么可能会让百里崇,将自家主母带走呢?

    果然,听完陈掌柜威胁味很浓的话后,百里崇迟疑了一瞬间后,最终还是将准备碾碎宵月头颅的脚收了回来。

    不过,他还是重重的给了宵月一脚,将人踹到一边,然后才抬脚准备离开。

    而宵月已经彻底晕死了过去,不能在起来阻止百里崇了。

    百里崇的脚跨出去一步后,陈掌柜急忙上前阻拦:“殿下,且慢。”

    “陈掌柜,本殿下已经给足你面子了,你可别蹬鼻子上脸,自找难堪!”

    “殿下,实不相瞒,你怀中的人儿,是小的主子的朋友,还请你掂量掂量,有没有本事将人带走。”

    陈掌柜的话,说的十分硬气,可他心里的胆怯,只有他自己知道。

    主子一再交代,不能用他的身份来压制朝中人士,而他现在却在狐假虎威,可他又不得不如此。

    只希望,主子在得知此事后,不要怪罪他才好,要不然……

    而听完他的话后,百里崇皱起了眉头,满脸都是不悦之色,显然是在心里权衡此事的利弊。

    要是换做是别人,他大可不必如此,可他怀中抱着的是他心心念念的人儿,理智不允许他做出丝毫的让步。

    就在他陷入两难的时候,与他一同前来醉仙楼的青年男子走了下来,阴阳怪气的声音也随之而来:“我当殿下遇到谁了呢,居然将我们一众好友凉在一边。原来,是遇到美人儿了啊,您这是打算重色轻友吗?”

    听到此言,百里崇的理智占了上风:“李兄,不好意思,今日我恐怕不能陪你畅饮了,改日定重开筵席赔罪。”

    说完,他抱着怀中醉话连篇的楚玉,大步流星的走出了醉仙楼。

    威胁的话已经说尽了,百里崇还是不为所动,陈掌柜也不好在上前阻拦了。

    毕竟,百里崇的身份摆在那儿,他是不可能与其正面钢的,唯希望主子能尽快赶过来,否则……

    哎……

    思绪复杂万千的陈掌柜,走到宵月的跟前,伸手探了一下她的鼻息后,发现还有微弱的呼吸后,急忙将人抱起朝醉仙楼的后院走去。

    就在他准备替宵月疗伤的时候,房门被人重重踹开,百里彰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浑身都是消杀之气的百里彰,让陈掌柜有些后怕的缩了缩脖子:“主子,属……”

    “你家主母呢?”

    “被……被……”

    “放~!”

    “被太子殿下带走了,看方向应该是回东宫去了。”

    “该死~!”百里彰低咒一声,抬脚就要飞走。

    陈掌柜急忙询问:“主子,这丫头受了极严重的内伤,要如何处理啊?”

    闻言,百里彰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脸色苍白躺在床上的宵月。

    她是她最在意的丫鬟,她一定不舍得让她因为她而受伤,甚至命丧黄泉。

    思及此,百里彰沉声开口:“嵇绰,留下,帮助宵月疗伤。”

    “主子,可是……”

    “东宫本王亲自去,你无需跟来。”

    “就是因为您决定自己去,属下才更应该跟在你身边,要是……”

    您一时冲动,东宫铁定会血流成河,按照您的计划,现在还不动百里崇的时候。

    当然,这一番话,嵇绰只敢在心里碎碎念,并不敢明目张胆的说出来。

    开玩笑,他又不是活的不耐烦了,敢在气急的老虎身上薅毛儿。

    “本王自有分寸,你做好你自己的事,即可~!”

    撂下一句冷冷的话后,百里彰头也不回的飞走了。

    留在原地的嵇绰有些无语的摸了摸鼻子,认命的走到房间中替宵月疗伤,无事可做的陈掌柜只能默默回归前台,继续扒拉着他的算盘,守好他的一亩三分地儿。

    百里崇抱着醉猫楚钰,并没有回东宫,而是朝城中的一处别院走去。

    不为别的,只为楚钰和他的身份,不允许他将楚钰带回东宫,要是被他父皇或者是皇祖母知晓的话,他可就什么都捞不着了。

    就算他与楚钰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传出来的流言蜚语也会让楚钰有嘴说不清,到时候他定能抱得美人归。

    思绪复杂间,他已经走进了名为‘落霞居’的院落里。

    院中因为主子长时间不在,而正在四处偷懒的仆人,听见大门被人踹开的声音,急忙纷纷上前:“奴才(奴婢)参见主人。”

    “守好院门,不许任何人闯入。”

    “是,奴才(奴婢)遵命。”

    等仆从们四散开去后,百里崇抱着楚钰大步流星的走进了一间寝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