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炮灰女配大翻身 > 第028章 跟上她
    秦孟真才不管他脑补了什么,直截了当地说道:

    “我手上这纺车与织机,是我呕心沥血研究出来的。

    一开始,本来是想自己用。后来我觉得,我手持这样的利器,何必自己去亲自纺纱织布呢?倒不如卖给需要的人。

    咱们长安县虽然不大,老字号与新开业的绸缎庄,却有足足八家。我相信这么多生意人里面,必然有人懂得我这两样工具的价值。

    我多方打听,听说咱们锦园春,是最讲诚信、行事最为公道、商誉最优的一家。

    所以,我便来找顾掌柜寻求合作了。

    主要是我也懒得折腾。

    若是顾掌柜做得了这个主,我便直接将这纺车和织机的图纸卖与你们。若是顾掌柜做不得这个主,需要与东家商量,我也可以等你三天。

    两样图纸,我只收你一千两。

    这个价格很是实在,顾掌柜也不用考虑还价。”

    顾掌柜看着秦孟真优雅大方地侃侃而谈,目光灵活而清澈,心底已是信了八成。她谈起一千两银子,就仿佛一两银子一般泰然自若,更是让顾掌柜不敢小觑。

    一千两银子对于一般百姓人家,虽然是一笔想都不敢想的巨款,但凭顾掌柜的权限,他还真做得了这个主。

    锦园春每次大规模进货出货,不都得几千两银子打底?

    可是,没见到那纺车与织机的实物,也没见过那图纸,自己若是直接就这样答应下来,万一这事儿真的是个坑,那这一千两,可都得自己填上。

    亏钱固然恼火,更恼火的,怕是还会让东家质疑自己的本事。

    顾掌柜提出:

    “可否让我看看实物?”

    秦孟真笑道:

    “按说这个要求呢,我本不该拒绝。

    只是咱们在商言商。

    我这新工具,改进的部分非常巧妙,一般人绝对料想不到。

    但看过了实物,想要仿制,却也不是太难。

    万一我们最终没有合作成,我这新机子的奥秘却被你们看去了,我这损失谁来承担?

    虽然我信得过顾掌柜的人品,但万一,贵东家的想法跟您老不同呢?

    不过,若是不让顾掌柜你验货,就让你掏银子出来,还是一千两这样大的数目,也未免太不合情理。

    所以,我有个提议。

    我虽然不能让你直接看到图纸和实物,但我可以让你看到效果。

    顾掌柜可以从贵店带上一些随机选择的材料,跟我去验货。

    我就用您提供的材料,现场给您纺成纱、织成布,让您现场检验我用的时间和成品的质量,您看这个办法如何?”

    顾掌柜闻言沉思起来,秦孟真也不催他。

    这个法子确实不错。

    毕竟即便这秦娘子不是新手,她也不可能比锦园春的织工快出那么多。只是,如果这机器这样容易仿制,那一千两的价格,是不是有些高了?

    顾掌柜一下一下捋着自己的山羊胡子,没多大会儿功夫,就不小心扯落了几根下来,疼得他脸皮抽了抽,紧接着便迅速回过神来:

    “秦娘子,你的法子的确不错。只是这事儿事关重大,我还得再跟东家再商量一下。不知秦娘子家住何处?若是东家也觉得合适,明个儿老朽与东家一同上门拜访可好?”

    秦孟真笑了笑道:

    “好说,好说。我就住在长乐街后身的甜水巷第二个拐角那一片,漆黑木门,院门口儿有棵枝繁叶茂的大槐树的便是。”

    顾掌柜热情洋溢地亲自将秦孟真送到了锦园春的店铺外头,目送着秦孟真的背影走远了,脸上的笑意才落下。

    他转过身,招招手喊过来一个心腹伙计:

    “小三子,你去,跟上她!看看她住在哪儿就回来,注意别打草惊蛇。”

    小三子身材瘦瘦弱弱的,脸也挺嫩,看着至多十二三,其实已经十六了。

    他点点头,远远地缀着秦孟真,就跟了上去。

    装死了好久的系统,悄悄地发出一阵示警提示音:“滴滴、滴滴,宿主请注意,有人跟踪。”

    秦孟真好气又好笑:“二货,怎么不装死了?”

    系统:“请宿主端正态度。我是后悔药系统,编号BT2587,不是二货系统。”

    秦孟真忍不住偷笑。嘿嘿,BT2587!

    你说你这编号,还好意思说你不是二货系统?

    不过,系统这么久一直不出声儿,怎么叫它都不敢出来,秦孟真也是隐隐约约有几分惦念的,就没舍得继续跟它斗嘴。

    秦孟真既然得了提示,当然得有所表示。

    于是,她歪了歪嘴角、偷笑了下,走到最近的一家馄饨摊子边儿上,稳稳当当地坐了下来,要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拿着把小勺子,慢悠悠地吃上了。

    小伙计不远不近地跟着,望着秦孟真悠闲自在地坐在那儿,一小口一小口地吃馄饨的模样,明明动作毫不夸张,还莫名地好看……

    但却不知为什么,光看着她吃的样子,就让人觉得那一碗馄饨,特别的香。仿佛她不是在喝馄饨,而是在吃什么山珍海味。

    小伙计馋得嘴里的口水都快淌出来了。他狠狠地吸溜一下,极力忍住了坐下来也吃上一碗的冲动。

    他必须得优先完成任务,不然,回头没法子跟顾掌柜交差啊!

    小伙计不知道的是,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秦孟真一路走,一路吃,遇见什么好吃的,都停下来看一看,闻一闻,尝一尝。

    有些就在店里或者摊位上吃了,有些尝了两口,就买上一大包。一会儿走得不紧不慢,仿佛在自家花园子里散步;一会儿又仿佛一阵风似的,走得嗖嗖地快,错眼不见就没影儿了。

    小伙子使出浑身解数,一开始还躲躲藏藏地避让着行人,后来干脆连躲都不躲了,就紧紧地跟在秦孟真身后不远的地方,生怕一个不小心,再把这女子跟丢了。

    秦孟真饶了足足半座城,连吃带玩,欢快又尽兴,最终总算是到了家。

    她收获满满,手上拿了大大小小几十个扎着细麻绳的油纸包,背上还背了个细竹篾编的背篓,里面也装满了她买来的各色小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