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靠山好几座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国与家无相残
    还好,没用他回答,乾守义已经冷冷开口:“我乾家家训,首防家族内斗争权,乾家子孙之间不可因家业问题发生兄弟相残之事,这是铁律。”

    这些是祖训,乾图自然明白,连连点头表示明白。

    “你明白个屁,嘭……”乾守义连脏话都出来了,直接拍案而起指着乾图道:“你是不是以为,我全力支持你,就是要你弄死乾城。但你却忘记了,从什么时候我说你要学会接管家业,是因为乾城纨绔不学无术那一刻起。是他父母去世,他却不知振作,不好好上进起。”

    “真要使用其他手段,还用得着你在这幸灾乐祸。这么多年,从他小时候到现在,真要让他消失或者杀了他,我不能做吗?乾家这么多年来都是我在管理,这点事情难道我会用你教么?”

    “我乾家关键时刻,主家要有将全部家产捐献给国家的觉悟。所以乾家从来不会亏待所有分支,从小家来说,咱们不继承乾家产业一样能在我这一代掌控数百年多种垄断产业。虽然大头交给家族,但咱们也一样能过得很好。我帮你争,是为了乾家,你虽然没什么天赋,不算特别聪明,但如果推上乾家家主之位,守城有余,这是我想要的。”

    “你可以跟他争,可以跟比,可以斗,他出大错误一直不行,我会全力让你替代他管好乾家产业。但你要敢动了杀死他的念头,那你就不是乾家子弟。”

    此时此刻的乾图脑子嗡嗡作响,思绪有些混乱,父亲这是怎么了?

    但仔细想想,这么多年来父亲虽然为难过乾城,也推着自己向上走,但总的来说还算公平。

    可…可乾城现在不是以前的乾城了,就算他不是次次如同管理赌场那般行事,做出那般贡献,只要他不再像以前那般纨绔、废物,自己作死,按照父亲的意思,自己也没机会替代他啊。

    “他…他现在这样,跟以前不同了,如果真这样下去的话,我还有什么机会吗?”乾图脑子有些乱,但这番话憋在心中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他要是一直这样下去,只要不是如同之前那般,那他就是金玉侯,乾家的新家主。你记住了,他自己出事是他的问题,但乾家人不能自相残杀,商场争斗、比拼损失钱财都可以,乾家人永远不能出现兄弟相残,争夺家产的情况,这是底线,这也是我的意思。”乾守义回答得很是干脆很是坚决。

    乾图如遭雷击,向后退了一下,一下子被椅子碰到,人坐在了椅子上。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父亲。

    “你回去好好想想我的话,再想想这么多年来我教你的事情,哪怕要推你上位,我何曾让你跟他兄弟相残。我乾家的传承跟秦国一样,乾家祖先见证了秦皇当年三子相残的一幕,也因为那个重新定了家规。秦国皇位传承也有了改变,现在是不允许出现兄弟相残那种事情,你要是想不明白,就好好在家读读史。明白了,我全力支持你做事,支持你跟他比上一比。”

    “比……怎么比,有意思吗?如果这样的话,那您还让我争什么争。”乾图失魂落魄,也不管父亲是否喜欢听了。

    “为什么不能争?为什么不能比,你要是真优秀,乾城自己不行或者他没有子嗣的情况下,支脉重新成为主脉也不是没有过。乾城之前是自己作死,我自然要让你去做好准备。只是不能相残,商业上的手段随便你使,怎么的,自家兄弟,你不杀他就不能争了吗?”此时此刻的乾守义,跟以往完全不同。

    这话让乾图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扪心自问,他期待过乾城永远回不来,死了才好。

    但真要说主动去杀乾城,至少目前他还未曾想过,只不过乾城自从加入剑宗回来之后,就不再像之前那般纨绔败家,这让乾图觉得自己离家主之位越来越远,希望越来越渺茫。

    乾城只要不出大错就能名正言顺继位,而他呢?

    他很想说不公,为何乾城就能理所应当继承一切……

    “别去想那些公不公平的问题,我乾家已经给了所有人足够的机会。用当初乾家祖先的话说,你要真有本领,在乾家这个基础上,你可以做得更好。你说不公,那你当上家主之后,你有很多儿女之后,又会如何?”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

    乾守义说到此时,突然停下,恍惚间似乎回到了很多年前,父亲让他担当族老时的那次谈话。

    这番话,当年也是父亲说给他听的。

    “秦国、乾家,经历过,却又想尽办法杜绝那种事情,所以秦国跟乾家跟以往朝代不同的是,国与家绝无相残。记住了,这不是愿望,是规矩。你回去好好想想吧,这不只是家族规矩,也不只是人性向好,等你想明白这个问题,想怎么做我都不会拦阻你了。”看乾图的反应,乾守义心中暗叹,最终决定还是将话给乾图说得更明白一些。

    如果这样都不能懂,那他再说什么都没用了。

    当然,乾家这几千年来数十代的影响会有很大作用,乾守义通过自己的心路历程的转变,知道儿子会想明白的。

    乾图有些恍恍惚惚的离开乾守义的书房,来的时候兴奋、激动,走的时候落寞、迷茫。

    他脑子现在乱得犹如一团浆糊,有些想不通,有些愤怒,更有不甘。

    父亲以前对乾城从来没有一个好态度,可现在想想,的确并没实际做过什么伤害他的事情,最有机会的那段时间,也不过是乾城自己作死,自己放弃了一切。

    现在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之前看到的一切都只是表象。

    京城,精品神域阁。

    “小姐,据门中汇报,在东北边境府城中发现同样残破布卷,不过那人乃府主岳丈。本身家族在本地也有千年底蕴,属于土财主类型,平时以土地为主。他收藏的东西基本不怎么交易,我们也派人跟其接触过,但此人根本不卖东西。我们目前又不敢出太高价格,怕让此人察觉那东西有可能是宝贝,万一因此惊动了府主跟官府的人就不好办了。”

    “不过请小姐放心,我已经准备调人过去,将东西暗中弄到手。”明叔说到此,并没去说困难问题。

    因为那人非常谨慎,又是本帝千年土豪家族,其实还是很难缠的。

    家族中本身有高品不说,还跟官府有牵连,关键是东西藏在哪不好弄清楚,这才是最麻烦的。但这些困难他不能跟小姐说,只能想尽办法去解决。

    “你确定?你的办法你真的能迅速解决拿到东西吗?”此时正在摆弄一个圆盘的秦晓雪随口说着,她手中的圆盘之上有天干地支,有一百零八块可以移动的木块,随着她的手不断迅速变换方位。

    很平淡的一句询问,却让明叔的心一颤。

    “我以进货名义,亲自去。”明叔已经下定决心。

    “明叔,你恐怕弄错了一件事情,我在京城实行的策略,不代表在那种边境府城也会那般去做。”

    “……”

    看到明叔有些莫名所以,秦晓雪缓缓道:“记不记得为什么让我来京城负责这边事务,那是因为我仅用一年就在两个府城做出了堪比其他两个郡的业绩。可在那边,你知道我杀过多少人么?我灭掉的小家族就有十七个,我控制了一个府主,一个郡城将军,数十个县城成了我神门传教的道场。”

    “跟那种乡下土豪有何可谈,直接想办法让北域战乱的一群人杀过去,将那个家族都灭了就是了。趁机还可以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借此掌控那个府主,如果不行,让那个府主也出意外,最次也要将他拿下。然后给我们在那边有发展的人往上走一走的机会。”

    “不过就是杀几百个人而已,只要别像以前一样傻乎乎的用我神门名义去杀就可以的事情,何必费那么多事情。你要明白,京城是京城,我们在京城需要慢慢发展信徒,以赚钱跟发展人脉、探听情报为主,但在下边,我们想要什么东西,还需要买么?”

    明叔像是第一次认识这位小姐一般,她来到京城奉行的策略,让明叔一度以为她不喜欢以杀戮手段解决问题,却没想到,这才是最狠辣的人。

    听着她平淡的语气,明叔都感觉有些发寒。

    “是。”明叔答应一声后,小心道:“这么大的动作,用不用通知那边负责人?”

    “明叔,你要明白一件事,你现在是为我做事。而其他神门门徒,都是我竞争神女的敌人。”

    “明白。”明叔算是彻底明白了这位的意图,他甚至能想到,如果需要的话,就算是神门自己人这位也绝对不会下手留情。

    “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小姐定夺,人皇圣宴试炼正在展开,试炼结束之后,上边需要咱们尽快弄到名单?以便在圣宴之前行动,这也是上边重点关注事情,人皇圣宴前,我们京城这边也要有所行动。”这方面明叔倒不太担心什么,毕竟每次人皇圣宴前都要有这么一遭。

    “名单你按照正常流程去弄,但我不希望因为弄这个名单,将我们辛苦埋下的人员暴露。哪怕这个名单有些出入也无所谓。至于特别明显的一些人,肯定是被重点保护,有机会就让一些亡命徒下手。没机会,稍微意思一下就行,上边做了这么多年,难道不知道这种方式已经不能阻止秦国跟大元皇朝了么。”秦晓雪说的平淡,但对于上边某些策略,她显然不算太满意。

    这一点明叔就当没听到。

    “再用对付那些小国的方式对待秦国跟大元皇朝,咱们吃的亏会越来越多。神门看着无数皇朝兴衰起落,却一直不能真正掌控一切,就是某些规定太过死板僵化。否则以神门的根基,扶植的那些小国为何没有能争霸天下,如同秦国这般崛起的。”

    “你们既然决定跟我,就要明白我的理念跟想法,这样以后才懂得如何为我做事。我跟说这么多,就是让你跟其他人知会一声。好了,你下去办事吧,我要尽快见到那块碎片。另外也让安西郡那边随时将圣宴试炼情报与咱们共享,如果对方不配合,你直接找六长老,就说他们阻碍咱们做事。当然,如果名单弄得不顺利,就可以等名单上交之后将问题归咎在他们不配合工作上。”秦晓雪看似随意说着,看似年纪不大,但她走过的几个地方,都能牢牢控制住。

    除了身份地位之外,就是其手段跟方法,她要培养一批跟自己志同道合的人跟手下,一起去做她要做的事情。

    “是。”明叔原本早已经沉寂的心思,在多次行动之后,也已经有了很大改变。

    着笔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