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主! > 第九章到宝芝林蹭吃蹭住
    “啥?这就拍完了?”

    拍完照片后,黄飞鸿仍是一脸懵逼。

    “是的,飞鸿,照片还要过段时间才能洗出来,到时候我拿给你看啊。”

    那边,收拾好了照相机之后,张少筠听到他的话,捂着嘴笑道。

    “噢噢,好吧!”

    黄飞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一番折腾后,众多吃瓜群众陆续散去,酒楼终于恢复了清静。

    这时,干舅公把黄飞鸿拉到一边,说道:“飞鸿,我最近要忙着做生意,没有时间在家,你十三姨刚从国外回来,对国内不熟,这段时间你帮我照顾一下她!”

    黄飞鸿虽然惊讶,但还是欣然答应了下来,心中甚是窃喜。

    干舅公走后,大家坐了下来,喝茶闲聊。

    黄飞鸿对洋人的东西很感兴趣,但碍于十三姨的身份,不好向她开口询问。

    虽然两人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但十三姨毕竟是他名义上的长辈。

    另一方面,处于某种心理,男人总是不愿在女人面前表现出无知。

    尤其是他还对这个女人有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此时,正好遇到苏昭,恰巧他又是出过国,喝过洋墨水的,正好可以向他问问洋人的情况。

    苏昭倒是无所谓,对于能和主角打好关系的事,他又哪会拒绝。

    当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一一回答了黄飞鸿的问题,还讲一些了不少他所知道的,这个时期的欧洲的情况。

    感谢网络,让前世的他能足不出户就对世界各国了如指掌。

    却说,如今东方帝国的京师正在进行洋务运动,第一批出洋学习,希冀于“师以长技以制夷”的留学潮才刚刚开始。

    原身的苏昭当然算不上是公派留学,他顶多是有些学识,却连秀才都没有考上,只是个童生而已。

    但架不住人苏家有钱啊!

    可以说,原身算得上是东方帝国五千年来的第一人,自费赴欧罗巴留学!

    而十三姨张少筠更是不堪,她只不过是跟着做生意的老爹,去英吉利玩了一趟,算不上真正的留学生。

    说起来,此时的东方帝国内,几乎很少有人了解欧罗巴的详细情况。

    他们不知道欧罗巴在哪里,也不知道欧罗巴的真实情况。

    一番闲聊之后,黄飞鸿顿时大开眼界,这才知道。

    原来,欧罗巴才仅有东方帝国几个行省那么大,一个国家的领土竟然还没有东方的一个行省大!

    东方帝国境内很少见到的洋枪洋炮,在欧罗巴,却是每个国家的基本装备。

    甚至,他们之间也不是铁板一块,而是混战不休,不是你打我,就是我打你。

    欧罗巴和东方帝国之间,隔着的大海竟然比整个东方帝国还要大得多。

    还有,整个世界竟然是一个橘子状的圆形等等。

    通过苏昭的述说,黄飞鸿对欧罗巴各国总算有了大概的了解,不再是一问三不知。

    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黄飞鸿看来,苏昭虽然去长辫,留短发,身着西洋装,但佛山境内的假洋鬼子众多,倒也不觉得稀奇。

    可是,从苏昭的谈吐间,足以证明他的见识不凡,对整个世界的格局都是了如指掌,对当今天下的局势也有着独特的见解。

    这种情况,却是黄飞鸿第一次遇到。

    黄飞鸿可以清楚感受到,苏昭不但没有大部分东方人独有的自卑感,对洋人更无别人身上的那种敬畏和恐惧。

    有学识,有胆识,有冲劲,有自尊!

    通过一番对话,黄飞鸿对他的好感大增,有了结交的心思。

    一旁充当隐形人的张少筠在听两人讲了一上午后,看向苏昭的目光更是充满了异样。

    一表人才,博学多才,武功高强,简直就是绝世男神好不。

    众人这一坐就是一个上午,但黄飞鸿毕竟是民团总教练,需要亲自坐镇,不便在外久留。

    临近午时,众人就在酒楼中用了午饭,商议了一阵,得知苏昭已经无家可归,黄飞鸿便出言邀请他前往宝芝林。

    “苏兄弟,如蒙不弃,可到寒舍小住几日。”

    是的,两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很快就以兄弟相称。

    “哈哈,谢过黄兄好意,那我就不客气了。”

    苏昭没有推辞,想了想便同意了下来。

    说定了之后,苏昭会过账,三人各自乘了一辆黄包车,前往宝芝林。

    ……

    年前,黄飞鸿还是黑旗水军总教头兼民团总教练,后来,朝廷调派黑旗军南下前往藩属国越南抗击法兰西大军。

    民团,便如没了家的孩子,无人照看。

    黄飞鸿出面收留了民团,将他们带来佛山,不仅教他们习武强身,还为他们找到安身立命之所。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还开设了一家医馆,名为宝芝林,为人看病解难,赚取医药费,补贴家用。

    毕竟,民团上上下下都指望着他吃饭。

    正是因为这种大公无私、任侠好义的精神,不过二十多岁的黄飞鸿才能得到佛山民众的爱戴和尊敬,乃至于成为佛山武林的代表性人物。

    提起黄飞鸿,谁不竖起大拇指夸奖。

    这些年来,黄飞鸿陆续收下了几个徒弟。

    大弟子林世荣,绰号猪肉荣,平日里以卖猪肉为生,兼任民团的教练。

    二弟子凌云楷和医学弟子林苏(牙擦苏)则是住在宝芝林,平日里在宝芝林替黄飞鸿打杂,兼学艺。

    在人力黄包车夫晃晃悠悠的拉动下,三人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宝芝林。

    这是一套三进的宅子,倒也算得上宽敞,前厅被改造成了医馆,后院才是住处。

    一下车,凌云凯和林苏立即迎了上来。

    “阿楷,阿苏,上午有病人上门吗?”

    下了黄包车,黄飞鸿随口问了一句后,便去帮张少筠拿东西。

    “师…师…师…师…”

    林苏又名牙擦苏,是一名南洋华侨,慕名前来跟黄飞鸿学习医术,鸟语说得挺溜,说起汉语就结结巴巴。

    “唉呀,假洋鬼子,你不要说了,真是急死个人了!我来说好了!”

    凌云楷低声打断了他,随后,扭头向黄飞鸿高声回遂:“回禀师父,今天上午一切安好,没有病人上门。”

    “阿楷,不许这样说你师弟,快向阿苏道歉。”

    教训了一句后,黄飞鸿看向后面的苏昭,解释道:“劣徒顽皮,苏兄弟见笑了!”

    “他们师兄弟情深,我羡慕还来不及呢!”

    苏昭付完车资,摇头失笑。

    “哈哈,苏兄弟快快请进,十三姨请!”

    客套了几句,三人踏过大门,走了进去。

    在内院,黄飞鸿安排了十三姨张少筠的房间,又给苏昭安排了一个客房住下。

    苏昭放下行李后,又出了门,来到了前厅,并没有看到十三姨。

    “苏兄弟,快请坐,尝尝我这里的碧螺春味道如何?”

    那边,远远就见到他的身影,黄飞鸿就高声招呼。

    “哈哈,正要品尝一二!”

    苏昭毫不犹豫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