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主! > 第十二章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苏昭坐了起来,就在客房中间站定。

    摆出一个三体式。

    双手虚抱,好似抱着一个大圆球。

    双脚不丁不八站立,如千年老松般,好似落地生根,与地面浑然一体,给人一种他就是大地的感觉。

    脊椎在夜风中微微起伏摇摆,好似蛰伏的神龙,正是一朝风云变,九霄神龙吟。

    他整个人好似与这片天地合二为一,完全融入了进去,显得和谐而又自然。

    若是让同样修炼形意拳的人看到,怕不得惊到眼珠子都爆出来。

    这是已将形意拳母功,三体式修炼到极为高深境界的外在表现。

    站了一会儿桩之后,他收起桩功,双手成拳,收之腰侧,如悬崖之苍松,如堤岸之磐石。

    蓦然,他动若脱兔,爆若雷霆,开始打起了形意拳十二式。

    平地一声雷霆起,劲风扑面如刀割。

    他的每一拳每一脚好似轻描淡写,有如舞术动作,美感十足,但实则势大力沉。

    只听那破空的呼呼声,就可见一斑。

    哪怕苏昭只是随意而为,没有用出太大的力气,拳劲也绝对非凡,劲气如飓风起,飞沙走石。

    他的脚下踏着韵含某种神秘规律的步子,似慢实快,有如瞬移,前一刻还在这边,下一秒就到了那处。

    所谓教拳不教步,教了饿死老师傅。

    步法,乃是一门拳法的核心之秘。

    非真传弟子不授。

    却说,苏昭在打了几趟拳法之后,缓缓停了下来,收起架势,调整呼吸,气沉丹田。

    “呼……”

    一口浊气如箭矢般,喷出三寸之远才缓缓消散。

    站了一会儿桩,又打了几趟拳,苏昭已经将浑身暴涨的力量都化为己用,做到如臂使指,没有滞碍。

    “我如今的武功哪怕是不如黄飞鸿,也不会相差太远吧?”

    苏昭心生无限欢喜,脑海中暗自思索。

    “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去报仇了?”

    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估算了一下时辰。

    如今大概是深夜两三点,阳春三月天,日短夜长,离天亮还有三个多小时。

    走一趟提督府,足够了!

    想到就做,苏昭不是那种拖泥带水的人,他打定了主意之后,立即开始动身。

    先是悄悄地出了客房,而后翻墙出了宝芝林,瞅准了方向之后,向着提督府的方向奔去。

    苏昭却是不知道,就在他离开宝芝林的时候,不远处,黄飞鸿披着一件长褂走出了房门,看着他远去的身影,若有所思。

    ……

    南粤水师提督,从一品大员,职掌整个南粤省的军政,统辖一方,乃是南粤省内的最高武官,位高权重,算得上是封疆大吏之一。

    羊城港,作为东方帝国首批对外开放的口岸之一,其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

    南粤水师提督的作用,除了总领一省军务之外,便是负责与洋人打交道。

    其府邸,就建在羊城与佛山两地之间的口岸码头不远处。

    离佛山,仅有五十多里。

    出了佛山城,苏昭大步流星往提督府赶去,一步迈出就是几米远,比起猎豹还要快。

    五十多里的路程很快就赶到了,十来分钟过去,苏昭已经看到了提督府。

    黑暗中,高大的府邸有如一头吞天噬地的怪物般,阴森得可怕。

    没有急着闯进去,苏昭围绕着提督府转悠了一圈,发现了很多暗哨的存在。

    此时正值午夜,正是人最困的时候。

    那些暗哨也是人,自然不例外。

    一个个低着头,打着瞌睡。

    军纪之腐败,可见一斑。

    想及记忆中的严父慈母,苏昭双眼微眯,表情变得异常冰冷,杀气止不住地溢出来。

    来到一个暗哨的身后,一只手悄悄地摸到他的脖子下,五指一屈,捏住他的脖子用力。

    “咔嚓!”一声。

    那暗哨的喉咙瞬间断裂,不知不觉中身死当场,毫无痛苦。

    脚步不停,苏昭悄无声息地来到下一个暗哨的身后,故技重施,捏断他的喉咙。

    这一刻,苏昭化身暗夜杀神,大开杀戒。

    十分钟后,整个提督府外安置的二十名暗哨被苏昭悄无声息的扼杀一空。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苏昭扶住墙壁,大口喘着气,额头上满是汗珠。

    “我杀人了……”

    他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脸色狰狞可怕,嘴里喃喃自语。

    这双手依旧白皙,并未沾上半点鲜血。

    首次杀人,苏昭只觉得一阵反胃。

    “呼…呼…呼…”

    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阵之后,苏昭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浊气,也吐出了心里的不适。

    凝神境的心灵境界,让苏昭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睁开眼来,他的眼中精光一闪,不再有迷茫,取而代之的是平静如水。

    恢复了镇定的苏昭不再停留,整个人化作一道幽灵般,往提督府飘去。

    如飞鸟般一跃而起,飞过高高的围墙,瞬间就进入了提督府内。

    他贴墙而行,飞速游走在长廊里,哪怕是有护卫看到,也根本就发现不了。

    苏昭在搜寻着提督康安的住处。

    这是一栋江南园林式的建筑,占地面积足有数亩,内里假山流水,廊台亭阁,极尽奢华。

    搜寻了一阵,终于来到了一处小院外。

    贴着墙壁站立,苏昭将耳朵竖起,仔细聆听着房间里的动静。

    慢慢的,自动排除其他声音,只听到房间里有两个心跳声,想来其中有一人是康安。

    不再犹豫,苏昭一掌击在窗子上,只听得“咔嚓”一声,窗锁被强力震断,窗子被打开。

    苏昭一跃而入,进了房内,向床上躺着的人影扑了过去。

    在房间外时,他就已经感应到那两道心跳声所在的方位,此时仇人当面,哪还按捺得住。

    全力一掌击出,向床上躺着的人影拍去。

    “砰!”

    如中败絮般,响起一声闷响。

    “什么人?来人啊,抓刺客!”

    黑暗中,一道男声暴喝出声,紧接着,一道火光闪过,只听得一道“砰!”地声响。

    是火铳。

    猝不及防之下,苏昭只来得及偏过脑袋,就被铅弹打中手臂,顿时一股钻心的疼痛袭来。

    想不到,康安这狗贼竟然连睡觉都随身带了一把火铳,还上好了火药,只要一瞬间,就可以击发。

    好在苏昭如今已达炼肉之境,那铅弹只是破了皮,入肉仅三分,便被肌肉夹住,没有伤及筋骨。

    “死!”

    左臂受伤,更是激起了苏昭的凶性,他脚步一跺,右手捏成拳印,向康安击去。

    方才全力一击没有杀死康安,在火光闪过时,苏昭已经瞥见,死的是一个年轻女子,此时含恨出手,自是不容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