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主! > 第廿九章你是不是应该拿钱财为自己赎身?
    狭小的房间中,一下涌入了四个人,挤得满满当当。

    苏昭掐着积善的脖子,把他从床上提溜了起来,好像根本就不是一个一百七十多斤的成年男子,而是拎着一只小奶狗般轻松。

    这时,黄飞鸿等人才看清积善的长相,一头黄色的卷发,络腮胡,身材高大,穿着一身睡衣。

    一张脸因被掐住了脖子而胀得通红,蓝眼睛中露出惊怒交加的神色。

    “这洋鬼子长得真难看,就跟头野兽似得!”

    梁宽心中生出这个念头。

    黄飞鸿和严振东两人守在门口,预防有人破门而入,同时注意着门外的动静,免得被人包了饺子。

    “积善先生,我知道你听得懂汉话,我可以放开你,但你不能大喊大叫,能不能做到?同意就眨眨眼睛。”

    将积善扔到地上,苏昭低下身,拿走了他手上的洋枪,沉声喝道:“要是你敢大喊大叫,我就杀了你!听到没有?”

    “嗬嗬……”

    积善睁大了眼睛,嘴巴里发出低沉的嘶吼声,听完苏昭的话后,疯狂的眨眼睛。

    “好,我放开了!”

    苏昭盯着他的眼睛,左手摸到腿上的匕首,右手缓缓松开积善,却不敢有丝毫放松,随时准备一击必杀。

    “呼……”

    被松开后,可以清晰的看见,积善的脖子紫青一片,他不停的大口喘着粗气,仰头望着苏昭等人,眼中有恐惧、有愤怒、有后怕。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绑架我想干什么?”

    积善低吼了一声,夹带着一丝恐惧的声音响起,说的却是汉话。

    眼下这四人都穿着一身黑衣,头上戴着头套,令人看不清长相,但积善可以清楚的分辨出来,这四人都是可恶的黄皮猴子。

    而且,光看这些人的打扮、站位,一看就知道是专业的。

    “绑架?不不不,我们都是文明人,怎么能说是绑架呢?我们想找你谈笔买卖,只是手段粗暴了一些,仅此而已。”

    苏昭伸出右手食指摇了摇,笑着说道。

    “天底下还有你们这么谈买卖的?真是太可恶了!”

    积善松了一口气,既然有得谈,那就没有生命危险,不就是钱嘛,跟命比起来,算不得什么。

    “说吧,你们想谈什么买卖?”

    吐槽了一阵之后,积善出声问道。

    至于喊人?

    他是不敢的。

    万一惹怒了这些人,岂不是要完蛋?

    积善可没有这么傻。

    呵呵!

    苏昭直接无视了他前面的叫嚣,说道:“积善先生,你现在落在我手里,按照江湖规矩,你是不是应该拿钱财为自己赎身?”

    “对对对,我要为自己赎身,你们开个价吧,我可以给你们钱,多少都行。”

    积善闻言,连忙点头赞同。

    说来说去,还不是绑架?真是说的好听!

    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他发誓,若是有机会脱困,一定要把这个耻辱给找回来。

    “嗯……这样吧,你身为高贵的花旗国大老板,怎么也得值个百万块龙洋吧!”

    “看在我们初次合作的份上,我给你打个九折,就只收你九十万龙洋好了!”

    “请问客人准备如何支付?米刀?黄金?还是龙洋?”

    苏昭闻言,仔细盘算了一阵,还真给他开出了一个看起来“合理”的价钱。

    “噢,买尬!不,打死我也拿不出这么多钱,你能不能少收一点?”

    积善听到九十万龙洋这个数字,吓得跳了起来,猛地摇头拒绝。

    九十万块龙洋或是等价的米刀,那是什么概念?

    四十多年后,北洋政府时期,一个北平的普通小学教师每月薪水是20-30大洋左右,一套北平的普通四合院价格是400大洋左右。

    尽管时间不同,物价有变化,但波动不会很明显,龙洋也好,银元也罢,都属于银本位制品货币。

    不管是在哪个年代,也不管什么地点,只要十块龙洋或大洋花出去,一定能买到一大堆好东西。

    所以,九十万龙洋,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

    “嗯?我是和你商量么?看来,你的小命不值钱?也罢,那我就杀了你,找别人做这笔生意!”

    苏昭眉头一竖,拔出腿上的匕首,顶在积善的心口处,逼问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这钱,你是拿,还是不拿?”

    “大…大爷…刀枪无眼,可小心点!”

    感受到胸前匕首传来的锋芒,积善都快要哭了,哀求道:“我拿不出这么多钱啊!九十万龙洋啊,你就是把我卖了也值不了这么多啊!”

    “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

    “果然没有?”

    “果然没有!”

    “那你总有固定资产吧,北米境内有没有什么别墅、农场之类,我不嫌弃的,把地契拿过来就行!”

    问了两遍之后,苏昭仍不死心,问道:“实在不行,就用你这艘大船来抵账好了!”

    “这……”

    积善目光一缩,这些人来者不善啊,居然图谋他的大游轮?

    在想屁吃!

    “大爷,不如这样好了,我一共有五万龙洋的积蓄,然后,我的船舱底下还有五百来个奴隶,就用他们来抵账!你看怎么样?”

    他想了想,咬了咬牙说道。

    他说这话,其实是不怀好意。

    若是真正的绑匪,带着那500个矿奴,又能跑多远?等积善脱困后一报官,还不是分分钟被抓!

    就算真的侥幸能跑掉,500人的吃穿用度,又得花多少钱?

    但是,积善却绝对不会想到,苏昭他们四人的目标,其实就是那几百名矿奴和无辜女子。

    苏昭听了,却是勃然大怒,手中匕首一闪而过,积善的一根手指瞬间被切断。

    就在他刚想大叫的时候,匕首又顶在胸口上,苏昭怒道:“只有五万?你特么打发叫花子呢?还有,那些奴隶大爷要来干嘛?大爷我只要钱!”

    “大…嘶…大爷…我真的没钱了啊,就五万龙洋,再多了真的没有啊!”

    积善瞳孔一缩,钻心的疼痛涌来,几乎要晕过去,俗话说十指连心,被切掉一根手指,可不是常人能忍受得了。

    “没钱?那你就去死吧!”

    苏昭闻言,毫不犹豫的举起了手中的匕首,就要往积善身上刺去。

    这时,守在门边的黄飞鸿按照之前演练好的剧本,出声说道:“大哥,我觉得那五百个奴隶可以留下!”

    “我们可以把他们发卖出去,就算一个只卖二十龙洋的话,也能弥补些损失了。”

    听了他的话,苏昭刺出的手停了下来,匕尖离积善的喉咙却正好只有一纸之隔。

    心指都快要跳到口里的积善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小命保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