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主! > 第卅三章我只是想过普通人的生活啊!
    清晨,初阳洒满人间,四月的天,晨雾弥漫,阳光照射而来,折射出美仑美奂之光。

    鸟儿吱吱叫,倒夜香的吆喝声此起彼伏,唤醒了沉睡中的佛山城。

    原本仿佛静止的画面瞬间就生动了起来,人们好似约定好了一般,走出家门,开始了一天的劳作。

    开了铺之后,米铺的掌柜从店里走了出来,正好见到隔壁药铺掌柜也出来了,不由得打了个招呼,问道:“李掌柜,早安!昨天晚上的爆炸声你听到了吗?好家伙,当时吓了我一哆嗦,现在还没回过神来呢!”

    药铺掌柜打了个哈欠,摆摆手,一脸懵逼:“哈哈,老张,你婆娘就没把你踹下床去?什么爆炸?我睡的比较死,什么也没有听到。”

    “李掌柜,我跟你说啊,昨天晚上大概是五更时分,码头那边突然一声轰隆巨响,房屋都颤了颤!”

    米铺掌柜拉着他,一脸后怕的说道:“我当时还以为是洋人又打过来了,不瞒你说,吓得我躲在被子里,都不敢露出头来!”

    药铺掌柜怔了怔,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说道:“真的假的啊?”

    米铺掌柜点了点头,指着不远处说道:“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吹过牛批?哎,你看,摆督衙门的人往码头去了,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顺着他的手指,药铺掌柜看了过去,果然见到一队兵丁快步走过,身后背着洋枪,神气十足。

    领头的那人骑着高头大马,可不正是南粤水师提督康安么。

    两人不约而同闭嘴,看了过去,待一行人远去看不到身影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肯定是出大事了,否则不会惊动提督大人。”

    “是啊,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了。”

    两人忧心忡忡的说了几句,就没了谈兴,各自回了铺子里。

    不止是他们两人,昨晚的大爆炸惊动了方圆百里,整片地区的人都在议论着这件事。

    ……

    呼!

    一口浊气吐出后,苏昭从深层次的入定中缓缓醒来。

    他起身之后,对着不远处的窗户猛然一口气喷出,“噗”的一声轻响,糊在窗户上的白纸已然多出了一个小洞。

    起床后,顶着晨露初曦,他来到院子里打拳。

    一拳一脚,力莫沛焉。

    打出一拳,空气炸响,几有音爆。

    跺出一脚,地面震烈,尘土飞扬。

    好似一头山中霸主猛虎一般,身上散发出一阵阵可怖的气息。

    院子里,大树上的鸟儿不叫了,草丛中的虫儿也停声了,好似受到了惊吓般。

    一趟拳打完,院子里以青石铺就的地面已经变得坑坑洼洼,好似有大象践踏过一般。

    “呼……”

    “这一夜之间,我的力气增加的太多了!”

    缓缓收起架势,苏昭徐徐吐出一口浊气,脸上有欣喜,也有苦恼。

    活动了一番拳脚,他已经将这次加点的收获了如指掌,初步掌握了暴涨的力量。

    一拳下去,三千斤!

    也就是1.5吨,几乎可以和成年东北虎相比。

    他的体重也翻了三倍,达到了468斤。

    欣喜的是,实力变强了,头没秃。

    三千斤巨力,哪怕是打不过那些所谓的化劲宗师,也不会差上太多吧?

    苦恼的是,体重变重了,若是到时候娶了张少筠,两人睡在一张床上,睡梦中一个翻身岂不是会把她压死?

    “淦!真是变强的烦恼!”

    他挠了挠头,嘟囔了一句。

    心念一动,眼前立时跳出一道透明方框。

    姓名:苏昭

    技能:十二形意古拳谱(2/4)+

    武道:炼肉(圆满)

    神道:入定

    源力:45点

    商城:未开放

    随身空间:未开放

    “果然,每次加点花费的源力点数,是以倍数递增,那下次再加点岂不是得要80点源力值?”

    此前苏昭仔细盘算过,此时见到这种情况,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

    这倍数递增和10点递增的区别可大了,简直是天差地别之远。

    若是10点递增,倒是无妨,每次比前一次多出10点而已,承受得住。

    但现在不好的预感终于还是来了。

    5,10,20,40,80,160,320,640……

    每一次加点所需的源力值都是前一次的两倍,到了后期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

    “可怕,实在太可怕了!”

    苏昭几乎都要绝望了。

    这一瞬间,他好似变得生无可恋,对往后的人生都失去了希望。

    拳也不打了,三体式也不练了。

    走了两步,来到凉亭坐下,有气无力的瘫靠在石桌上,活像一条咸鱼。

    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却是护院首领严振东听到动静,带着梁宽前来查看。

    看到如同遭了洗劫般的院子,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痕迹,严振东大吃了一惊,被吓了一跳。

    要是府里真的进了歹人或者蟊贼,导致有什么损失,那他这个护院首领可就无颜见江东父老了。

    堂堂铁布衫严振东,当年名振山东的大高手,如今却连小蟊贼闯进府中都没有发现。

    那他就名声扫地了。

    好在这时,眼尖的严振东看见了瘫坐在亭中的苏昭,连忙走上前去,躬身问道:“少…少爷,这是怎么回事?”

    梁宽也恭恭敬敬的问候道:“见过少爷!”

    经过昨晚的营救行动,梁宽对待苏昭这位主家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仿佛见到了崇拜的偶像般,目光中饱含炙热的尊崇。

    “是你们啊!”

    苏昭抬起头来,见到他们师徒俩,有气无力的抬起头来。

    “本少爷正烦恼呢!这睡了一觉醒来,武功又有了进步,刚刚打了一趟拳法,没有收住力气,把院子弄得乱七八糟!”

    “唉,为什么要给我增加实力啊,我只是想过普通人的生活啊!”

    “为什么就不能让本少爷如愿呢!”

    严振东、梁宽师徒俩闻言,彻底傻眼了。

    尽管他们不知道什么叫凡尔赛,但却不妨他们心里生出浓浓的卧槽之情。

    说这话,就不怕天打雷劈么?

    浑身都是卧槽,却发泄不出来。

    这给人憋的。

    两人都快憋出内伤了。

    “对了,老严,把院子整理一下,免得待会儿少夫人起床后看到了,担惊受怕!”

    苏昭的声音传来,让两人回过神来,连忙应了一声退下。

    “呼!”

    待离开后,严振东师徒俩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