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主! > 第卅五章道不同不相为谋
    静!

    死一样的安静。

    众目睽睽之下,南粤提督这位朝廷的从一品大员,被自己手下的士兵失手开枪打死,打成了一堆碎肉,死不瞑目。

    苏昭随手一挥,任由康安的尸体倒在地上,笑道:“好家伙,我还没来得及动手呢,你们就这么迫不及待要以下克上?本少爷得为你们点个赞!”

    他伸出大拇指,对着一众士兵夸奖不已。

    “我想,肯定是提督大人平时对你们太苛刻了,兵怨沸腾,所以,你们这才借机杀了他,对不对?”

    此言一出,一众端着洋枪的士兵都被吓了一跳,慌张不已,连忙辩解。

    “胡说八道,分明就是你行刺大人在前,我等救援在后,然后你将提督大人顶在前头,正好挡住了我等的枪子!”

    “你这贼子,快快束手就擒,跟我等回衙门听候发落!”

    “兄弟们,上,不要跟他废话,拿下他交给总督大人,洗刷我等的过错。”

    在“唰唰唰!”的上火药、上铅弹的声中,他们嘴里大声囔囔着,快速把苏昭包围了起来,以免他逃跑。

    要知道,提督身为南粤省的二把手,意外身死之事,可大可小。

    或许会引起整个南粤震动,或许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但是,跟随他出门,并保护他安全的一众士兵可就倒了大霉了。

    “行了,你们都出去!”

    这时,那侍卫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看着一众慌乱的士兵,脸色一沉,当即挥手驱赶。

    “是!”

    许是知道这侍卫的来历,一众士兵都不敢造次,纷纷收起长枪,往外走去,暗中,都松了一口气。

    “上次那人,也是你吧?”

    待众人都出去后,那侍卫阴沉着脸,一双虎目睁得老大,直瞪着苏昭,气势逼人,低声喝问道。

    “一个侍卫,竟然比主子都还要强势,你肯定不是一般的奴才!”

    苏昭坐着,安稳不动,视那气势如无物,拍着巴掌,玩味的说道:“啧啧,世上竟然还有这种事?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看你方才出手,有一丝形意拳的痕迹,你师父是谁?报上名来!”

    那侍卫不为所动,苏昭的言语对他并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你想见我师父?怎么,见本少爷长得帅,身手好,想要拜我师父为师?我说你这孩子缺心眼吧?要拜师的话,我这个大高手看不见吗?”

    苏昭摇着折扇,装傻充愣道。

    “苏昭,我和你说正经的,你少跟我胡扯!”

    那侍卫好似对他非常了解,听了他的胡搅蛮缠后,恼羞成怒的说道:“你苏家和提督的恩怨,我早已经了解过,现在他死于你手,完全是咎由自取,朝廷可以不追究你的责任!”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苏昭收敛了脸上的玩世不恭,沉声道:“康安勾结洋人,谋害我南粤士绅,别和我说是他自作主张,朝廷这是想逼我们造反吗?”

    如今,解决了康安这个仇人,斩断了原身留下的因果执念,苏昭只觉得枷锁尽去,脱离樊笼,全身轻松,如龙归大海,鸟兽入山林。

    心灵有如擦去了尘埃,大放光明。

    思维也变得更快了,双眼变得更明亮了。

    他记得原著中,康安走马上任,担任南粤提督时,是带有监视黑旗军刘永福的任务在身。

    自从刘永福前往越南抗击法兰西后,他在民间的名气就如日中天,但在朝廷的眼里,却是越来越刺眼。

    刘永福有大军在手,提督不敢招惹,但是和刘永福关系密切的人,就成了他的下手对象。

    因此,他才会一直和黄飞鸿过不去。

    不曾想,这狗官竟然拿鸡毛当令箭,勾结洋人,打压本地士绅。

    这一点,在原著中并没有出现。

    但苏昭认为,这狗官或许是想通过打压本地士绅,而激得黄飞鸿出手,好顺理成章抓他入狱。

    没想到,黄飞鸿没胆量反抗官府,做了个缩头乌龟。

    但本地士绅都怨声载道,康安无法,后面才停止打压。

    至于这其中冤死的苏父苏母等人,除了苏昭这个当事人之外,又有谁会在意呢?

    “胡说八道!苏昭,我知道你因父母之仇而怨恨康安,但此事与朝廷何干?”

    那侍卫试图缓和气氛,语气舒缓道:“我们不是仇人,甚至还有可能是朋友,不知尊师是哪位世外高人?”

    此前,苏昭刺杀康安失败,此人就曾飞鸽传书,将疑似形意拳传人的消息传回了京师。

    但各大宗师均否认有南粤籍弟子,也没有传授过南粤籍人功夫。

    后来,各大宗师认为,很大可能是这天下有一位野生大宗师,一直游离在世俗之外,并未与各大宗师有交集。

    而上次出手刺杀康安之人,很有可能是这位大宗师的弟子。

    因此,京师传回信给此人的意思,便是尽力找到,极力争取,再顺藤摸瓜,找到他师父,将他们拉入朝廷的阵营。

    如今苏昭一出手,就暴露了。

    “呵呵,你打听我师父想干嘛?我和你可没有亲戚关系,你千万别自作多情!”

    苏昭依旧装傻充愣,想继续套他的话。

    从之前的话中,苏昭已经了解到,这个看似混乱的世界,背后有着一群人在尽力维持着秩序。

    他们,应该就是黄飞鸿口中的大宗师了。

    而且,他们的权利比想象中要大的多。

    不过,对于这些人,苏昭就呵呵了。

    “你能不能正经点,我没和你开玩笑!”

    那侍卫闻言,有些哭笑不得。

    “我也不和陌生人开玩笑,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没有共同语言,你走吧!”

    苏昭脸色一沉,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起来。

    这是端茶送客的意思。

    既然对方不想多说,他也懒得多废口舌了。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马唯其,家师乃是八卦掌门人董师,讳名海涛!”

    那侍卫心知肚明苏昭的意思,但想及京城的情况,仍不死心,说道:“苏兄弟若是哪天想通了,随时可以到提督衙门来找我。”

    “今日多有打扰,告辞了!”

    他说完,提起地上康安的尸体,大步走出苏家客厅,汇合了一众士兵之后,离开了苏府。

    “慢走,不送!”

    苏昭冷笑了一声,坐着动都没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