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主! > 第卅六章黄兄,我想求你个事!
    花旗商船被人给炸了,满船上下无一活口,朝廷该如何向花旗国解释,百姓们不知道,也没闲心关注。

    他们只知道一件事情。

    或者羊城、或佛山、或珠海,定然有一位隐姓埋名、不贪慕虚荣的侠客。

    他看不惯洋人坑蒙拐骗、嚣张跋扈的行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将花旗船给炸了。

    各地百姓都放起了鞭炮庆祝,好不热闹。

    各种小道消息乱飞,以羊城码头为中心疯狂蔓延,越传越离谱。

    据那些被救出来的人说,那位大侠身高八尺,腰围四尺,双臂能站马,威猛不凡云云。

    还有人说,大侠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他们合力营救了一众百姓,然后炸了花旗船以泄愤云云。

    反正挺离谱的。

    至于南粤提督康安因查案劳累过度而偶感风寒,最终以身殉职的事,反倒没什么人关注了。

    这是对外的说法,也是朝廷上下衮衮诸公、满朝朱紫都能接受的说法。

    嗯,这个死因挺好的,既掩盖了事实真相,又顾全了朝廷的面子。

    不愧是两张嘴吃公家饭的人想出来的。

    不过,苏昭这个名字,却进入了上层大人物的眼中。

    富家子弟,留学西洋,武功高强…

    值此西学东渐之时,若是此人能为朝廷所用…

    不少人心里打起了小算盘。

    ……

    外界的纷纷扰扰,没有影响到苏府的清静。

    有了四万多近五万龙洋的意外之财,苏昭彻底息了赚钱养家的心思。

    不仅如此,他仿佛推开了一扇赚大钱的大门。

    同样是赚钱的门路。

    门与门是不一样的,区别在于能不能找得到,推不推得开。

    有些人推开那扇门,后面是十八层地狱。

    有些人推开的却是通天之门,直通九天仙阙。

    巧了,苏昭推开的就是一扇通天之门。

    来钱快、低风险、高回报……

    这么好的买卖,上哪找去?

    有了这笔意外之财,起码在三五年内是没有后顾之忧了。

    苏昭时常琢磨着哪天再去干上一票!

    自上次一起行动之后,黄飞鸿好似放下了芥蒂,时常往来于宝芝林和苏府之间,或是找苏昭切磋武艺,或是讨论时事。

    或许,这就是人生四大铁吧。

    “砰砰砰……”

    激烈的对打声,在苏府内院响起,寻常人根本分不清谁是谁,只能看到两道人影交战在一起。

    “不打了不打了,我认输啦!”

    俄而,人影分开,黄飞鸿揉了揉拳头,摆手认输。

    “哈哈,黄兄的身手又进步了,我也是堪堪抵挡一二,想来过不了多久,你就能暗劲贯通全身,尝试突破化劲宗师了吧?”

    对面的苏昭闻言,收起架势,爽朗的笑道。

    “黄师傅的无影腿堪称佛山一绝,今日得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旁边观战的严振东双手抱拳,一脸敬佩道。

    “过奖了,过奖了!”

    黄飞鸿脸带喜色,尽管败于苏昭之手,也没有丝毫沮丧。

    “同层次的切磋,果然有助于武功进步,我早该想到这一点了!”

    他感叹着说道。

    “你以为暗劲武者是大白菜啊?哪个不是在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谁会放下面子,与人切磋而不计较输赢得失?”

    苏昭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尽管三人中,苏昭的年纪最小,但却属他武功最高,是以,其他二人都隐隐以他为首。

    不仅是武功,便是计谋也是不缺。

    上次的营救行动可见一斑。

    “少爷说的是,俺在山东时,十里八乡也没有几个明劲武者,更别说是暗劲大高手了。”

    严振东点了点头,赞同道:“也就是在武风鼎盛的南粤,连那些开武馆的拳师都是明劲武者,更别说还有你们二位暗劲大高手了。”

    “行了,少拍马屁!坐下来喝口茶吧!”

    苏昭摆了摆手,来到一旁的凉亭坐下,提起茶壶,倒了三杯茶,示意二人过来喝茶。

    今天一早,洋婆子乔安娜过来找张少筠,两人逛街去了,只有三个大老爷们在家。

    所以,苏昭不得不亲力亲为。

    至于下人,在苏昭练武时,是不允许到院子里来的。

    倒不是苏昭敝帚自珍,舍不得传授武功,而是学武不比学文,最忌讳瞎几巴乱练。

    万一那些下人学了两招,又不经指点就自己偷偷练习,那就完蛋了。

    轻则筋骨受损,重则身体残废。

    “黄兄,我有个事想求你,希望你能答应!”

    茶过三巡,苏昭沉默了片刻,抬头看向黄飞鸿,诚恳的说道。

    “苏兄弟这是说的什么话,你有什么事不妨直说就是,没必要说个求字。”

    黄飞鸿闻言,摆了摆手,有些不悦。

    “哈哈,黄兄所言甚是,是我见外了。”

    苏昭哈哈一笑,说道:“我对人体经脉了解得不太清楚,还有医术中的辨证施治的法也不太懂,所以,我想向你学习医术。”

    这是他闲极无聊时的想法。

    常言道,医武不分家。

    练武之人,若是身上有个伤痛,总不能找大夫开药吧。

    而且,中医里的经脉、五行等知识,对修炼也能起到相辅相成的作用。

    但是苏昭知道,自古中医难学,光是里面的阴阳理论,寒凉温热燥等药物的认识分类,都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而且,学医要对易经阴阳有所研究才行,换句话说,首先要有学问,才好学医。

    有句话叫做:秀才学医,窝里抓鸡,意思是只要能考到秀才,再去学医的话,简直是易如反掌。

    只有经过神州传统文化的熏陶,懂得四书五经,知道天地五行等阴阳理论,才能真正理解中医的治病理念。

    所以,但凡是那些好中医,一定是学识渊博之人,并不输于一般的鸿儒大家。

    但是,苏昭对经典文化的了解,仅限于皮毛,原身也仅考了童生,对很多经典都是一知半解。

    因此,苏昭想要学医,只好求助于他人了。

    而眼下,还有谁比黄飞鸿更合适吗?

    “你想学医?没问题,我一定倾囊相授!”

    黄飞鸿闻言,只是想了想,就很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他不是那种迂腐之人,认为教会了徒弟会饿死师傅。

    他更不怕苏昭学会了医术之后,会开医馆和他抢生意。

    事实上,倘若苏昭真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只会更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