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主! > 第卅七章下一幕剧情拉开
    苏府。

    黄飞鸿听了苏昭的话后,很痛快就答应了下来,不仅如此,他连忙站起来,边走边和苏昭说道:“苏兄弟,我回宝芝林一趟,把我以前的医书都拿过来!”

    不待苏昭回话,他的人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苏昭张了张嘴,苦笑着摇了摇头。

    “黄飞鸿不愧是黄飞鸿,心胸宽广,慈悲为怀,我不如也!”

    他暗暗自感惭愧。

    很快,黄飞鸿就去而复返,带来了一大撂书籍。

    黄飞鸿自幼跟随他父亲黄麒英学医,从小就要背诵汤头歌诀,背诵人体经脉穴道,还要背诵几百味中医药材的名字与药效。

    此外,更是要学习揣摩医学经典,查看前人验方。

    通过多年的学习,觉得医学造诣达到了一定的程度,这才跟随黄麒英学习号脉诊病,一点点的积累经验。

    如今,黄飞鸿虽然才二十多岁,但是诊病问药的时间却是已经有七八年了。

    正是通过这么一步步的学习,他才能成为名传佛山的医术名家。

    其实,中医固然讲究经验,但最重要的还是天赋,古今名医在初学医术之时,已经是与众不同。

    一般到了二十来岁的时候就已经崭露头角,如果到了三十来岁的时候,还不能名动杏林的话,那基本上终生难成国手。

    三十年出来个好中医,六十年出来个糊涂虫,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黄飞鸿如今不到三十而成医术国手,自然是他在医术上天赋惊人之故,而他的高明医术反馈到武学之上,也令他的功夫不弱于那些四十多岁的暗劲大高手。

    以黄飞鸿的学医天赋,也得学二十来年才能够出师,而苏昭现在才想要学医,少不得要花费大量时间。

    将手中的书都递给苏昭之后,黄飞鸿说道:“苏兄弟,要想学医,这几本书上写的东西,都要全部背下来才行,背完人体穴位图后,再背针灸施针口诀。”

    “还有些药材名字以及疗效、汤头歌诀等书,这些东西必须得熟知才行,否则稍有不对,那就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情了。”

    苏昭接了过来,见书封上写着《本草纲目》、《黄帝内经》之类的书目,而且,都是砖头厚的一本,不由头都大了。

    想不到,时隔多年,又要开始背书了。

    “好吧,我尽力而为,尽快把这些医理的书背个滚瓜烂熟,然后再来找黄兄请教。”

    苏昭挠了挠头,咬牙答应了下来。

    他不求成为名医,也没有想去行医救人,他只是想通过学医,对人体构造多些了解,以便对日后的练武有所帮助,仅此而已。

    “哈哈,那你慢慢背吧,这是水磨功夫,可急不得。”

    似是想起当初自己埋头苦读时的经历,黄飞鸿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这些医书上的内容,他小时候可是背了三年的时间,方才全部背下来,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在他的预料中,苏昭要把这些医书熟读一遍,少说也得半年的时间,这还是往少的说,有的人一年都可能读不完。

    更不要说全部背下来,那可真是要花费老多的时间了。

    苏昭点了点头,低头随意翻开了一本医书,不由得眉头一皱。

    他前世在学校时,曾经练过毛笔字,当时临帖也是临的名家字帖,所以对繁体字倒是不生疏。

    认识繁体字对他来说,并不是大问题。

    可是,在古文的识文断句上,就有些困难了。

    这个时代的书籍都没有标点符号,想要阅读书籍文章,首先就得自己结合文章的上下意思来断句,这一点,极为考验人的文学功力。

    可惜,苏昭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在古文上的造诣都不高,自己断句还真未必能断的好。

    此时将这两本书拿在手中,苏昭一脸茫然:“咳咳,黄兄,断句是怎么断来着?”

    黄飞鸿一愣:“苏兄弟,你不会断句吗?”

    “还真不会,我以前也只考过了童生,不等学四书五经,就已经出国留学了。”

    苏昭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不懂就问。

    “好吧,我来教你!”

    黄飞鸿只好像教小学生一般,一切都从头教起。

    …………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很快就过去了一个多月,苏昭也已经背了一个多月的医书了。

    这一天,黄飞鸿来苏府找苏昭,见面之后,直截了当的说道:“苏兄弟,前几天我收到国际医学会的邀请,说是交流东西方医学、促进共同进步,保障世界人民的生命权益……地点就定在省城的羊城。”

    他叭叭叭一大堆,然后问道:“你见多识广,这个所谓的交流会怎么样,我要不要去?”

    “嗯?医学交流会?”

    苏昭闻言,心中一惊,这不是第二部,男儿当自强的序幕么?

    想了想,他说道:“这事啊,你自己拿主意就行,不过,去看看也好,开阔下眼界,反正省城也不远,来回顶多三五天就够了。”

    “好,那我准备准备,过两天就动身。”

    黄飞鸿闻言,有所意动,点了点头道:“如今康安已死,你要不要一起去散散心?回羊城看看!”

    尽管没有明说,认识苏昭的人却都知道,康安就是死在他的手上。

    但是朝廷为何没有追究,就比较耐人寻味了。

    “说起来,快端午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苏昭闻言,遥望着羊城的方向,叹息道:“之前我就有想法,过两天带少筠回老家一趟,让爹爹娘亲看看,好好看看我挑的媳妇,让他们在九天之下安息。”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一起去吧!”

    了此心愿,了结因果。

    苏家四代单传,总不能在他手中断了传承。

    东方人五千年的传承有言,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如今有了媳妇,怎么也得带回家让列祖列宗好好看看。

    亲手解决了康安、积善这两个大仇人,总得到父母的灵前祭奠一番,以慰他们的在天之灵。

    “嗯,不错,是这么个理!”

    听到苏昭的话,黄飞鸿的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随后很快又恢复正常,他点了点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过两天我们一起出发!”

    “好,一起出发!”

    苏昭应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