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主! > 第卅八章我骗谁也不会骗你啊
    羊城。

    其为南粤省首府,历史最悠久,也是东方帝国最大的对外通商口岸。

    古时候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之一,有千年商都之称。

    然而近年来,西学东渐,雄狮沉睡,千年东方大国的威风,早已随着洋枪大炮的横冲直撞而消失殆尽。

    世事变幻莫测,荀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只是隔了不到半年,从佛山到羊城的路上,开山凿石,修建了一条铁路。

    这一天,乘坐着摇摇晃晃、行动缓慢的火车,苏昭带着张少筠,随黄飞鸿、林苏(牙擦苏)一起,从佛山来到了羊城。

    行走在羊城的街道上,身下坐着人力黄包车,苏昭见到的是愚蠢和无知。

    人们灵智未开,不能理解西洋之物,他们极力排斥,视之为妖物。

    妖,异于常人也。

    对于不能理解、不愿理解、不敢理解的事物,统统称之为妖。

    可悲又可叹。

    “黄兄,到了羊城,咱们就先分别了!”

    苏昭转过头,不再去看那两旁的民众,对黄飞鸿说道:“到时候就按之前说好的,到你下榻的天然居汇合,咱们再一起回佛山!”

    在来羊城之前,黄飞鸿就已经托省城的朋友,在一家名为天然居的客栈定好了房间。

    “没问题,我参加完医学交流会,就在天然居等候苏兄和十三姨的大驾!”

    黄飞鸿闻言,连声应道。

    之前,他正头痛带哪个徒弟来省城,不止是凌云楷,便是猪肉荣也想跟来。

    最后,在苏昭的建议下,还是带上了牙擦苏。

    医学交流会,肯定有很多洋人参加,要是不随身带翻译,黄飞鸿连洋人说话都听不懂。

    “那就这样说定了!”

    苏昭笑着说道。

    正说话间,一行四人已经到了目的地,天然居。

    “苏兄,我们到了。”

    黄包车停了下来,黄飞鸿下了车,抱拳说道。

    身后的牙擦苏忙着拎行李,付车资。

    “好,我记住地方了,祭奠完先父先母后,就来这里找你。”

    苏昭侧过头,四处打量着周边,点头应下。

    告别之后,两辆黄包车继续前进,前往城外苏家的祖坟所在地。

    这时,街道上有人看到了苏昭和张少筠两人的打扮,纷纷围观,并议论纷纷。

    “快看啦,这里有个假洋鬼子,还有个假洋婆子,白莲教的人怎么没烧死了他们?”

    “看他们的打扮,应该是外地来的。”

    “快去禀报白莲教,说城里来了两个假洋鬼子,让人把他们抓去烧了。”

    尽管周围的人说话声音很轻,但苏昭耳聪目明,当即尽数听到了耳中。

    他稍微回想了一下第二部的剧情,心里一顿卧槽。

    这一部中,大反派有白莲教教主九宫真人,和新任提督纳兰元述。

    “希望你们不要自寻死路,来找我的麻烦…”

    苏昭心里默默想着,嘴里轻声念叨了一句。

    这时,一群人举着黑字白条幅从另一条街道游行而来,嘴里喊着:“反对马关条约!反对李红章向倭寇求和!反对割让琉球岛!”

    围观人群好似有了新欢,就把苏昭二人这对旧爱给忘了,纷纷看向那群游行的人。

    眼中透露出的,只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戏谑,和关我屁事的麻木。

    “我们走吧!”

    苏昭见状,摇了摇头,示意车夫拉车。

    不知道是不是世界不同之故,在苏昭的前世,马关条约签订于光绪二十一年,但这个世界却是光绪六年,相差了整整十五年。

    “那么,这或许是平行世界的缘故了,前世的一些常识只能作为参考,而不能全盘照搬。”

    苏昭心中暗自警惕不已,千万不要以为会两手武功,就可以目中无人,嚣张跋扈。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做人要低调,千万要低调。

    “各位街坊大家听着,白莲教在电报局门口开坛啦,快点过去参拜吧!”

    就在这时,街道旁有人从远处跑来,站高一呼,大声喊道。

    “轰!”

    人群轰动了。

    “快走,上柱香图个吉利啊!”

    “我要去求道神符贴在家门口,希望老母保佑我一家大小平安啊。”

    “一起啊!”

    听到消息的人们早茶也不吃了,蜂拥着往电报局的方向挤去。

    “苏大哥,我们也去看看吧,可以吗?”

    张少筠听了路人的话,连忙向苏昭说道。

    “装神弄鬼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还是不要多事了,听话啊!”

    苏昭摇了摇头,并不喜欢看热闹。

    “那……好吧!”

    张少筠不由得嘟了嘟嘴,有些闷闷不乐。

    侧目见着她的神情,苏昭满是不解,随后才恍然大悟。

    说到底,她也只是十七岁的花信少女而已,活泼开朗是天性使然。

    自己这样忽略了她的感受,确实有些太自私了一点。

    这样,不好。

    想了想,苏昭说道:“唔,这样吧少筠!等事情完了,我带你在羊城玩几天,你看怎么样?”

    就连苏昭自己也没有察觉,他的性子已经变了。

    变得没以前那么冷漠了,变得会在意身边人的感受了。

    “好啊,苏大哥你可不能骗我哦!”

    张少筠闻言,顿时嘴角上扬,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眯成了新月,透露出一丝俏皮和可爱。

    “我骗谁也不会骗你啊!”

    苏昭亲昵的说道。

    “少爷夫人的感情真好!”

    听到他们的谈话,车夫感叹了一句。

    “呵呵!”

    苏昭笑了笑,没有说话。

    车子缓缓行动,挤过人群,向祖宅的方向行去。

    既然来了城里,张少筠想去看看苏家祖宅,苏昭自然依着她。

    来到白云路,到了苏府老家的位置,苏昭牵着张少筠的手下了黄包车,另一只手付了车资后,提着行李箱。

    “苏大哥,哪栋宅子以前是苏府啊?”

    张少筠四处张望着,想要找到苏府的旧址。

    “这……”

    苏昭举目望去,不由得傻眼了。

    只见到,一大群人身穿白袍,举着哭丧棒,整齐划一的在街道上走着,两旁全是围观的人。

    领头之人一手三清铃,一手黄符,上蹿下跳,活像只耍把戏的猴子,嘴里大声念着口号:

    “天风地火一齐来,杀尽洋人正气在!”

    “今有白莲来救世,驱尽邪魔传万代!”

    “扶青灭洋,天下太平!”

    架势有模有样,耍得气势非凡,周围众人都看直了眼睛。

    以上这些,并不是引起苏昭傻眼的原因。

    他看着原苏府门前的匾额,之前挂的是“苏府”二字,如今却换成了一块中鹰双语齐全的木牌。

    上面是一排鹰语,下方的中文是:澳大利西亚东方支线(中华)电报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