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主! > 第卌三章我是做买卖的,实在不敢得罪人啊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橘黄色的太阳悬挂在天边,尤不肯落下去,散发出阵阵余热,好似这垂死挣扎的神州朝廷。

    鸟鸣山幽,暮雾初生。

    苏昭和张少筠二人肩并肩,从山上下来,行走在山间小道上,为她讲述苏家的过往。

    “三百多年前,我苏家先祖从江右迁来南粤,初始以种田为生,后耕读传家,直到如今。”

    “这么多年来,祖上曾出过进士、出过举人,最高曾位居三品大员,乃是前明时的户部侍郎。”

    “可惜,后来天地反复,先祖性子刚烈,举家随同前明皇帝殉国,几近灭族。”

    “有一稚子侥幸存活,重建了苏家,临终前留下祖训有言,苏家子弟不准出仕做本朝的官,传承至今日,也不曾破例。”

    “这二百多年,苏家子弟虽不曾参加科举出仕做官,但却诗书传家之余,致力于经商,生意好生兴旺,有苏半城之说。”

    “只可惜,近年来人丁稀少,已有四代单传,再加上人祸,几有族灭之危。”

    接收了原身的记忆后,苏昭对苏家的来历如数家珍。

    他有些理解当初原身的做法。

    虽然从小读书,考了县试中了童生,但却碍于祖训,不得参加府试成为秀才。

    正值这西学东渐之时,想着去西洋留学,学习新知识,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或许,原身若是不出国,也已经死在了当初那场阴谋中,被康安算计得死死的。

    但也正是因为他的出国躲过了一劫之后,回国途中,偶感风寒而死,才有了苏昭的穿越。

    一饮一啄,莫过于此。

    听了苏昭的话语,张少筠感叹连连:“真是想不到,原来苏家先祖还是忠臣之后,难怪苏大哥你不去考科举呢!”

    “呵呵,让我跪在地上向世仇磕头称臣,我可做不到!”

    想到之前那马姓侍卫的隐晦拉扰之言,苏昭又岂会听不出其话中的意思。

    莫说苏家祖训不得出仕为青廷官员,就说苏昭自己,也断然没有打断腿骨、卑躬屈膝,给人做奴才的习惯。

    “不说这些了,马上天黑了,咱们加快点脚步,回城里找黄兄汇合吧。”

    眼看天色已暗,苏昭招呼了一声,带着张少筠快步向羊城赶去。

    …………

    天然居。

    此时正值伴晚,一楼几乎座无虚席,满满当当都是工坊散工的汉子,三人一伙,五人一桌坐在一起喝酒吃饭吹牛。

    划拳声、喊叫声、吵闹声,震耳欲聋。

    二楼,黄飞鸿在客房外的走廊上走来走去,心急如焚。

    一旁的牙擦苏急切的问道:“师…师父,苏…苏公子和十三姨不会出事了吧?”

    回过了一段时间,他的汉语已经熟练了许多,结结巴巴的情况大为减少。

    “真是乌鸦嘴,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黄飞鸿脸色一沉,怒喝道:“你不会说话就给我闭嘴!”

    自从听到外界的传言之后,他就着急上火。

    眼下牙擦苏这么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是,师父。”

    牙擦苏脖子一缩,连忙闭嘴。

    “唉!”

    黄飞鸿神色复杂的叹了一口气,看着客栈大门出神。

    今天上午到羊城,在天然居和苏昭二人分别,黄飞鸿和牙擦苏刚安顿下来,就听到楼下有人在议论租界发生了惨案。

    有人与白莲教发生了冲突,击杀了一个卦长、击伤了无数教徒后,扬长而去。

    从租界回来的吃瓜群众议论纷纷,把事情的经过讲了八百回,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黄飞鸿初时没有在意,白莲教,邪教也,有仇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不过,后来听了路人的描述,黄飞鸿心里越来越觉得奇怪。

    待他细细打听了一遍,才知道,那与白莲教发生冲突之人,可不就是苏昭和张少筠二人么。

    “苏兄弟真是…胆大包天都不足以形容了…”

    黄飞鸿简直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白莲邪教有那么好得罪么?

    他们人多势众、眦睚必报、行事不守规矩,惹上了他们,可就惹下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不仅如此,他还当街杀人犯法,朝廷又岂会视若无睹?这下真是麻烦大了……”

    黄飞鸿急得团团转,着急上火。

    就在这时,楼下突然一静,原本热火朝天的说话声停了下来,好似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

    如此反常的情况,引起了黄飞鸿的注意,他走到栏杆边,向下方看了过去。

    一男一女携手走了进来,但掌柜的好似不肯接待这二位客人,正拦在门口,低声下气的解释着什么。

    嘿,那可不就是苏昭和十三姨么!

    黄飞鸿当即眉开眼笑,回来了就好啊,省得总操心他们遇上白莲邪教的报复,担心遭遇了什么不测。

    “苏兄弟,十三姨,你们回来了!”

    他站在楼上大声喊道。

    …………

    却说,苏昭带着张少筠紧赶慢赶,终于赶在日落关城门之前,赶回了城内。

    随后,便来到了之前与黄飞鸿约好的天然居。

    他刚踏步进了客栈,却见满屋子人都停了下来,看向了自己。

    苏昭的感应何等敏锐,他从这些人的目光中看出了好奇、恐惧之色,唯独没有恶意。

    就在这时,却见到柜台后的一名身墨绿色绸缎的中年快步走了过来。

    “小的天然居掌柜吴世豪,见过这位爷!”

    苏昭看了他一眼,有些不明所以,问道:“吴掌柜,有什么指教?”

    “您二位可是杀白莲教徒的壮士?”

    “想不到本少爷的威名已经流传得这么广了么?不错,正是本少爷!”

    “您二位是想打尖还是住店啊?”

    “住店!”

    “爷,您行行好吧,我这小店可容不下您这尊大佛啊,请您去别家问问吧!”

    “噢?打开门做生意的,岂有将客人往外赶的道理?”

    “不瞒爷您说,您得罪了白莲教,我们可得罪不起啊!您住上一宿拍屁股走了,我这店还要开下去呢,万一让白莲教的人知道了,我们这店可就开不成了啊!”

    “噢?天底下竟然还有这样的事?”

    “爷您见多识广,我是做买卖的,实在是不敢得罪了人啊,还请爷您多多包涵体谅体谅!”

    听了掌柜的话,苏昭怔住了。

    想不到白莲教的威势,竟然影响到了羊城各行各业的方方面面。

    苏昭摇了摇头,说道:“也罢,我就不为难你了!”

    正这时,黄飞鸿的声音传来,苏昭不由得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