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主! > 第卌八章当时年少轻狂
    第二天一早,整个羊城都轰动了。

    雄踞羊城的白莲教南方分坛昨天被人剿灭了。

    上至坛主九宫,左右护法、四大金刚、八大卦长,下至中坚教众,被人屠戮一空,死伤无数。

    就连普通教众都逃跑了,树倒猢狲散。

    白莲教灰飞烟灭,彻底成为历史。

    据说,新任南粤提督纳兰元述高兴得连吃了三大碗饭。

    白莲教的覆灭,造成的影响远不止于此,但苏昭却没有再去关注。

    清早起了床,黄飞鸿带着牙擦苏去法租界参加国际医学交流会。

    苏昭则带着张少筠在羊城逛了起来,算是实现他之前的承诺,祭奠完苏父苏母后,好好玩上两天。

    逛了半天,苏昭手上提着大包小包,跟在张少筠的身后,心里暗暗叫苦,这个时候,他总算是知道陪女人逛街的苦难。

    果然,不管是在哪个时代,陪女人逛街都是一件恐怖的事。

    古人诚不欺我!

    这时,一阵香味传来,苏昭耸了耸鼻子,寻味望了过来,却见得路边有一家三层的酒楼,香味正是从那里边传出来的。

    “嘿嘿,救星啊!”

    苏昭只觉得这酒楼出现的太及时了,给它点个赞。

    他连忙拉住兴致勃勃的张少筠,说道:“少筠,快到中午了,我们先歇一会吧,吃个午饭再说,你看怎么样?”

    “好吧!”

    张少筠抬头看了看天色,见果然日上中天,只得讪笑一声,应了下来。

    尽管还没有尽兴,但她不是那种耍小性子的人,自然会为对方考虑。

    “那我们走吧!”

    苏昭带着张少筠,向那座酒楼走去,在店小二的带领下来到二楼的一个雅间,随意叫了几个招牌菜,便边吃边聊了起来。

    “少筠,等黄兄参加完那个医术交流会,咱们就回佛山去吧!”

    苏昭是真的怕了,哪怕是他体质惊人,但在逛街这件事上,消耗的却是精神和意志。

    “唔…好吧!”

    张少筠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情,仍然心有余悸,便点点头同意了下来。

    “回了佛山,我正式教你习武!”

    苏昭想了想,补充了一句。

    “嗯嗯!”

    张少筠双眼一亮,满是期待。

    这时,一名身穿长袍的男子走了过来,拱手一揖笑道:“冒昧打扰一下,在下能否向二位请教一些问题?”

    苏昭闻言,看向此人。

    只见此人一脸正气,身体消瘦,书生意气十足,但眉宇之间显露出的英气,可见此人并非是弱书生那么简单。

    皱了皱眉,苏昭不置可否点了点头,道:“你有什么想知道的就问吧,我不保证知道答案。”

    对面之人被苏昭冷冷的目光扫视时,整个人微微颤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的目光犹如实质一般,仿佛要将自己里里外外看个通透,这种感觉还从未经历过。

    那人大吃一惊,勉强笑了笑,坐了下来,说道:“在下陆皓东,慕名而来,见过二位侠侣!”

    “两位昨天大展神威,白莲教灰飞烟灭,令人好生佩服!”

    眼见苏昭面无表情,他又低声说道:“不过,你们怎么还在省城逗留?再不走,衙门怕是不会轻易放过二位啊!”

    苏昭盯着他的眼睛,足足看了一阵,这才笑道:“阁下此来,就是为了特意提醒我们?”

    陆皓东,原著中出场过,进步人士,悲天悯人,只可惜最后惨死当场。

    方才苏昭看着他的眼睛,他并没有躲闪,能看出眼中的真挚,足可见他很有诚意。

    陆皓东笑道:“其实我是听说这里的美食可口,才特意来尝鲜,提醒阁下只是顺便为之。”

    “哈哈……”

    苏昭哈哈大笑道:“你这人很有意思,别人都如避瘟神般避我不及,你明知道我的手段,却还主动凑上来,真是很有意思!”

    话锋一转,他冷着脸道:“我这人不喜欢绕弯子,说吧,你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非亲非故献殷勤,不是大善就是大奸。

    陆皓东拱手答道:“白莲教肆虐一方,天下无人可制,不仅是洋人,便是朝廷也肃手无策。”

    “阁下一来,便将其老巢连锅端掉,彻底剿灭这一大恶瘤,还南粤一片万里晴空,可谓是功德无量!”

    “百姓愚昧,不知阁下的良苦用心,在下却是心向往之,因此特意来面见阁下,顺便提醒一句,衙门,可不好惹!”

    “言尽于此,告辞!”

    他说完,站了起来,转身便走。

    “慢着!”

    苏昭喊了一声,招手喊店小二过来:“小二,给我这桌添一副碗筷,再来一壶好酒!”

    店小二应了一声,自去准备。

    苏昭才对陆皓东说道:“别急着走,冲你特意过来提醒我,怎么着也得请你喝上一杯!来来来,快点坐下!”

    他觉得陆皓东此人是欲擒故纵,既然如此,干脆就遂了此人的愿,看他想耍什么花招。

    看过电影原著,苏昭知道此人的来历,深知这种人虽然伟大,但绝不会无缘无故为了一个陌生人,而特意前来提醒。

    定然是有利可图。

    “谢阁下,还未请教二位尊姓大名!”

    陆皓东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顺势坐了下来,拱手问道。

    苏昭眨了眨眼,似笑非笑道:“我叫苏昭,这位是我未婚妻张少筠,说起来,羊城才是我的家,如今在你的嘴里,却好似羊城容不下我二人了一般!”

    “苏昭……苏兄可是当年半城苏家少爷?原来如此……难怪苏兄昨日会在电报局门口了,想必是凭吊先人!”

    听了苏昭的自我介绍,陆皓东很快就想起了他的身份,当年苏家少爷苏昭独身前往欧罗巴留学一事,在羊城可是闹得沸沸扬扬。

    也就是有了他的榜样,后面才有一系列的出国留学热潮。

    只是想不到,这位苏家少爷一现身,就做下了诺大的事情。

    不仅拥有超强的身手,身边跟了一个绝色的未婚妻,还铲除了横行霸道羊城的白莲教。

    “当时年少轻狂,如今回来,已物非人非了!”

    苏昭摇了摇头,道:“不说这些,陆兄可是也曾留学归来?如今在哪里高就?”

    “先前是我孟浪了,如有冒昧,还请苏兄见谅。”

    陆皓东歉意的笑了笑,回道:“比不得苏兄,我回来后,开设了一个西式学堂,教授些学生西方文化,希望给后人留下些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