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曲离骚 > 第11章 南佳的南墙(下)
    “今天我心情不好,这个牛奶给你喝。”回到教室,下了早读课,南佳忽然递给慕容挽秋一瓶牛奶。

    “哦,谢谢。”慕容挽秋放下假装学习的书,笑嘻嘻的就要收下。

    “喂,慕容小秋。”远处的慕华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么一幕。

    “啊?小花大人,有什么什么指示?”慕容挽秋给南佳一个歉意的眼神,就要离开座位。

    “没事了,没事喊喊看你在不在。”慕华有点生气,居然有人对自己男朋友那么殷勤。

    “额,哦。”慕容挽秋感觉有点慌。看了看慕华,又看看南佳,然后看看手里的牛奶。

    “嘿,南佳啊,你这个牛奶好像过期了也。你看现在是十一月了,这写的十月到期,我帮你扔了哦。”慕容挽秋觉得牛奶身上的铅码好像不对,情急之下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啊?哦。”南佳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看着慕容挽秋拿着牛奶朝教室前的垃圾桶走去,不由得坐下来直生闷气。

    “2007年11月25日,凌晨五点半表白被拒,七点零八分,慕容挽秋扔掉了我送给他的牛奶,这是我喜欢上他的第一千零一日。”南佳在自己的日记本上记录下了这么一段话,也将开始更为漫长的追男之路。

    一千零一日前,2005年2月24日,正月十六。

    “你在这里干嘛?”慕容挽秋带着令狐国光正在学校的石制乒乓球桌上跳来跳去。无意间看到南佳坐在尽头的乒乓球桌上,似乎哭过,这女孩他认识,是他们班的一个文静的女孩。

    “要你管。”南佳丝毫不客气,从乒乓球台上跳下来,拍拍屁股就要走。

    “哎,别走啊。咱们打乒乓球吧!你肯定不够我打。我表弟都不是我的对手。”慕容挽秋看着朝他一脸鄙视的表弟,直接屏蔽。

    “我不会打乒乓球,我只会打羽毛球。”南佳假装镇定,让人看不出她哭过。这个男生她认识,是班上的一个捣蛋鬼,但是却又让人讨厌不起来的那种。感觉他很有人缘,谁都给他面子。

    “那就打乒乓球,国光回去操家伙。”慕容挽秋对表弟吩咐道。

    “我不去,那么远,还要爬五楼。”令狐国光抗议,心里默念着这表哥真是好色,看见个女生就不知道自己该干嘛了。

    “嘿,我说话不好使了是不?玩半条命多让你一局。”慕容挽秋就要生气,想想还是连哄带骗效果好点,这个表弟是吃软不吃硬的。

    “好,等着。”令狐国光闲着也是闲着,跟表哥个二愣子确实没啥好玩的。

    “你在这干嘛?你家又不住这里。”慕容挽秋想安慰她,南佳感觉的到那种善意。

    “没事,就是爸妈吵架了,我不喜欢他们吵架。”南佳低声的陈述着似乎与己无关的事情。

    “那有啥,我姑和我姑爷不是也常常吵架。”慕容挽秋混不在意,却未曾想过他姑姑和姑爷吵架大部分时候都是因为他。

    “你不懂,他们可能会离婚。”女生都早熟,总是比同龄的男生要想的多一些。

    “为什么啊?有坏女人吗?”那个懵懂的少年,丝毫无法理解为什么电视机上的东西会有可能发生在现实世界。

    “不一定是坏女人啊!也可能是坏男人,谁知道呢。”南佳幼稚的小脸上只有哀怨,却又惊讶于为什么自己会告诉这个男孩这么隐秘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