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穿之纯妃躺赢日常 > 第二回 为弘历宽衣
    心念百转间,她已然想到说辞,“你这衣裳上有金丝银线,还挂着蜜蜡十八子,侍卫哪有资格穿这样的袍褂?我是失忆,却不是呆傻,你蒙我作甚?”

    苏玉珊下巴微扬,傲然轻哼,机灵中透着一丝娇憨的神态,与他先前所见完全不同,难不成她真的失忆了?

    弘历若有所思的望着她,此时的苏玉珊已彻底清醒,浑将自己当成失忆之人,淋漓尽致的发挥自己的演技,与他周旋着,

    “老实交代,你究竟是什么人?”

    弘历也不答话,撩袍在帐边坐下,声慢神闲,“你且猜一猜,猜对有赏。”

    实则她心中早有答案,却故作懵然的打量着他,若有所思地沉吟道:“你能自由出入我的房间,莫非你就是常月所说的四爷,我的夫婿?”

    弘历但笑不语,苏玉珊越发确定自己的猜测,弯眸欣笑道:“我猜对了,你方才的话可作数?”

    她这般迫不及待的讨赏,却不知求的是什么。手撑膝盖,弘历微侧眉,淡看她一眼,“你想要什么赏赐?绫罗还是珠宝?”

    摇了摇首,苏玉珊趁势道出心中的愿望,“我想要一碗热粥。”

    “热粥?”弘历眸闪诧色,“你没用晚膳?”

    说起这事儿她便心塞,“我这儿的饭菜都是凉的,我听人说,好像是因为我得罪了你。那我跟你道歉认错,你就别生气了,别再让人给我送冷饭了成吗?”

    后厨居然给她送冷饭?弘历并不知情,此事容后再议,现下他最在乎的是她的态度。那晚的她那么倔强,说尽了狠话,今日却为了一口吃的跟他低头,弘历忽觉好笑,顺口闲问,

    “你错在哪儿?”

    苏玉珊十分实诚的摇了摇头,“不记得了,我对那晚之事毫无印象,劳四爷您复述一遍。”

    她想借此探听两人的矛盾所在,怎料弘历不肯明言,对那晚之事讳莫如深,

    “既然想不起来,那道歉便不算诚心。”

    她自认态度良好,十分有诚意,“那要怎样你才能不生气,不给我送凉粥?”

    “想喝热粥?倒也不难。”微倾身,弘历凑近她身畔,幽深的墨瞳凝着她的水眸,好心提议,“只要圆了房,正式成为我的女人,他们便不敢再怠慢你。”

    这才刚见面就直接圆房,她有些难以接受,却又不敢明着拒绝,生怕又惹恼他,遂拿伤势做说辞,

    “可大夫说我伤到了额头,当需静养,切不可乱动,以免加重伤势。”

    听她这话音,似乎对这事儿并不排斥,“你的意思是,待伤好之后便可圆房?”

    说得好似她有别的选择似的,微低眉,苏玉珊掰着手指轻声道:“她们说我是你的侍妾,我没理由拒绝。”

    这话从她口中说出,着实令人意外,明明是同一个人,但弘历却觉这两次见她的感觉完全不同,

    “我发现你失忆之后变了,变得乖巧又温顺。”

    苏玉珊心道:还不是因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看他似乎心情不错,她趁机与他商议,

    “看在我这么乖的份儿上,你跟后厨交代一声,不要再给我送冷饭了吧?”

    眸眼微弯的她笑容甜美,眸光流转间尽显江南女子的娇韵,弘历恍了一瞬的神,而后才回过神来,抬指轻敲她的额,

    “你这脑瓜子里只想着吃食,就没想着讨些旁的好处?”

    失忆是假,但脑袋疼却是真的,她的额前还缠着纱布呢!苏玉珊轻嘶一声,娇呼道:“哎呀!我头部有伤,本就失忆了,你这一个脑瓜崩,再把我给弹傻了可怎么办?”

    笑嗤了声,弘历望了望窗外,意味深长地道:“天色不早,该歇了。”

    她还以为他要离开,孰料他竟吩咐常月备热水,所以他这是打算歇在她屋里?苏玉珊顿感不妙,下意识拉了拉锦被,

    “不是说好了不着急圆房吗?”

    目睹她那惶恐且防备的模样,弘历反噎道:“我就不能单纯的躺这儿睡个觉?”

    这孤男寡女躺在一起,他真会那么老实吗?苏玉珊狐疑的盯着他,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此时常月已将热水备好,伺候四爷洗漱之后,她准备给四爷宽衣,他却摆了摆手,让她退下,而后望向苏玉珊,示意她来解。

    解扣子这么简单的事居然还要让人伺候?这皇室子弟果然是矜贵呢!

    苏玉珊暗自腹诽着,不敢明着拒绝,为了一口热饭,她只好唯命是从,慢吞吞的挪至帐边,给他解盘扣。

    事实证明,她眼高手低,对于指甲略长的她来说,这盘扣还真不好解,加之这扣子是白玉打磨而成,如此贵重的扣子,她更得小心翼翼,拽坏她可赔不起啊!

    弘历一低眉,便见她小山眉紧蹙,密长的扇睫半垂着,左眼眼尾处那颗小小的泪痣平添一丝妩媚,樱红薄润的唇微微努起,仔细而谨慎的为他解着扣子,她的脸容似鹅蛋般莹润娇巧,一颦一笑,格外惹人怜爱。

    他看着倒是养眼,可怜苏玉珊费了好一会儿工夫才终于解开全部的扣子。

    “解好了。”苏玉珊长舒一口气,而后殷勤的从床尾搬来新的锦被,在帐边铺开,“四爷可以安歇了。”

    见状,弘历峰眉缓骤,“为何分被而眠?”

    “若盖一张被,难免会挨着,你若心猿意马,我又受伤不能服侍你,岂不遭罪?”

    苏玉珊自认十分体贴的为他着想,一双水眸写满了诚恳,弘历年轻气盛,他自然晓得那滋味是怎样的煎熬。

    权衡之下,他没再坚持,顺势拉开新的鸳鸯被,在她身畔躺下。

    说好的只单纯的睡个觉,可是佳人在侧,他怎么可能心如止水?纷乱的意念不停的上涌,搅得他久久不得安宁。

    实则府中使女众多,他完全没必要待在她这儿压抑自己,但下人们怠慢她,此事必须得解决。

    只要他在听风阁待一夜,到了次日,府中人皆会知晓,不仅后厨,就连其他下人们亦会一改懒散,对听风阁的事格外上心。

    苏玉珊并不晓得他的心思,躺下没多会子便睡着了,待次日醒来时,已不见弘历的人影,常月说他入宫上朝去了。

    收拾床铺之际,常月没瞧见落红,也就是说,昨夜两人并未圆房,四爷居然规规矩矩的在这儿躺了一夜,着实稀奇,不过这也算是一个好的开端

    今日的早膳令她颇为惊喜,后厨不仅给她送了热粥,还放了虾仁,原本只有四个小菜,今日却送了六道:栗子炖豆腐、糟笋片、炒鸡蛋、卤猪肝等等,面食则送了澄沙饽饽和葱油饼,比之以往精致许多。

    只要饭菜合口味,苏玉珊便心情大好,她想要的就是这种安安稳稳的小日子,并不奢求其他。

    此事很快就在府中传开,不仅下人知晓,就连那几位使女亦得了消息。

    府中的这些个使女中,弘历常去的便是高格格和金格格那儿。

    高格格出身内务府包衣,其父高斌现任内务府郎中,管苏州织造一应事务。她知书达理,性子温婉,弘历日常去了哪个院子,她从不多管。

    在她看来,府中使女众多,大家都平起平坐,谁能得宠,各凭本事罢了!

    金格格却不这么认为,她对弘历十分上心,不是侍妾对主子的那种关怀,而是女人对男人的爱慕,一旦动了感情,只要弘历去了旁处,她这心里就不舒坦。

    前几日她听说弘历去了苏格格那儿,却并未留宿,还与之起了争执。她还以为自个儿少了个对手,孰料这才过了三四日,竟有了转机,金格格不由起疑,

    “人怎么可能失忆呢?如此玄乎的借口,八成是编的,我还以为那苏格格来自苏州民间,上不得台面,孰料也不是省油的灯。”

    丫鬟芯儿跟着附和道:“她既不是满汉八旗,也不是官家之女,毫无家世可言,除了脸蛋儿漂亮些,一无是处,格格无需将她放在心上。”

    柳眉微拧,金格格瞥了芯儿一眼,“她有多漂亮?比我还好看?”

    自知失言,芯儿忙改口道:“一个乡野村姑,岂能跟格格您相提并论?四爷就是一时新鲜,待相处之后,发现她腹中无诗书,聊得不投机,便会将她抛诸脑后。”

    芯儿这般一说,金格格这心里才好受了些,抿了口花茶,她眸光一凛,低声交代道:“给我盯紧听风阁,一有动静,立马上报!”

    芯儿脆声称是,私下里一直在暗中观察着听风阁的动静。

    苏玉珊并不晓得自己已成为旁人的眼中钉,她只觉这府中的日子有些无趣,合该做些什么打发光阴才是。

    今儿个天暖,她正准备去后花园转悠一圈,忽闻下人来报,说是她的家人来看望她。

    大夫说失忆这症状无药可治,只能让家人多陪伴,给她讲述过往之事,帮助她恢复记忆。

    可她根本就没有过往的记忆,旁人便是讲再多她也不可能想起什么,不过大夫都这么说了,她自当配合。

    她一直以为原主是孤身一人来到苏州,今日方知,原来她还有一个哥哥,两个弟弟。

    今日过来看望她的便是大哥苏鸣凤。左右她从未见过苏鸣凤,在他面前装失忆游刃有余。

    苏鸣凤说了几个人名,她都说没印象,急得苏鸣凤直叹气,“那郑临呢?他可是你的未婚夫婿,你也不记得吗?”

    乍闻此言,苏玉珊愣怔当场,她不是弘历的侍妾吗?怎的还有个未婚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