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穿之纯妃躺赢日常 > 第四回 私会未婚夫
    跟苏鸣凤说话那会子,她特地将下人们支开,还避开假山和拐角处,选了个不可能藏人的水榭,以免旁人偷听,她自认为很谨慎,但四爷问这话,明显有目的。

    那可是她的大哥啊!若说什么都没提,似乎不太正常,为博取弘历的信任,苏玉珊决定跟他坦白,

    “大哥跟我说,我曾经有一个未婚夫,我是为了救他才阴差阳错的入了宫,可我对此人毫无印象。”

    说话间,苏玉珊暗暗观察着弘历的神色,发觉他很平静,那就代表他事先是知道内情的,此刻的弘历视线虚落在帐顶的流苏上,若有所思,她不确定他会不会乱想,事先申明,

    “大哥还跟我说,既然跟了四爷,便是我与四爷的缘分,让我忘却前尘,跟四爷您好好过日子。”

    弘历心道:这苏鸣凤倒是个识时务的人,不过他的观点不重要,弘历在意的是苏玉珊的想法。定睛凝视着她,弘历再次试探,

    “那你是怎么想的?”

    摇了摇头,苏玉珊甚感苦恼,一张玉容已被愁云惨雾笼罩,“我以为见到大哥之后能恢复一些记忆,然而我什么都没想起来,还变得更加凌乱,四爷,你说我该怎么办?”

    实则弘历并不希望她恢复记忆,他反倒觉得失去记忆的她更讨人喜欢,“想不起来那就别想了,顺其自然。”

    “可我脑海中总有些零碎的画面在闪现,我会忍不住想把那些画面拼接在一起,却又毫无头绪,那种感觉真的很折磨人。”苏玉珊佯装痛苦的表达着自己的焦虑,而后顺水推舟地道:

    “我这流年不利,总遭劫难,却不知该如何化解,我想去上香祈福,请求菩萨保佑。”

    道出这句时,苏玉珊心下忐忑,不确定弘历是否会同意,万一他拒绝,那她的计划就泡汤了。

    看了她一眼,弘历若有所思的沉吟道:“也好,也许菩萨可以为你指点迷津。”

    得他应允,苏玉珊暗自欢喜,面上镇定依旧,并未表现出任何波动,为免除他的戒心,她还故意询问他是否有空,邀他同行。

    弘历只道明儿个有事,不得空陪她,但会派侍卫保护她。

    不去最好,他若真的答应同去,她反倒该哭了。

    计划进行得很顺利,次日一早,苏玉珊早早起身用膳,乘坐马车去往智化寺祈福。

    到得寺中,侍卫和丫鬟一路跟随,未免旁人起疑,苏玉珊先去上香求签。

    解签人接过签子一看,说这是特殊的签,每日只有三根,抽到此签者可找了悟禅师去解。

    真有这么凑巧的事吗?苏玉珊只觉怪异,猜测这可能是大哥他们刻意安排的。

    既如此,她便顺水推舟,跟着一个小沙弥,去往后院。

    听禅师讲话需安静,苏玉珊独自进去即可,侍卫则在院中等候。

    待她进得禅房,却不见禅师的人影,苏玉珊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遂在此坐等郑临的出现。

    坐了会子,没见陌生人进来,只有一个年轻的和尚过来给她倒了杯竹叶茶,

    “施主请用茶。”

    她来此本就是冒险,见不着人,苏玉珊难免焦急,却又不确定小和尚是否知情,她不敢多言,只向他打探禅师何在。

    孰料他竟凝视着她,眸光有些复杂,“玉珊,你真的不认得我了吗?”

    见此状,苏玉珊已然猜出个大概,眼前这位穿着僧袍,戴着僧帽的俊秀小和尚,想必就是郑临吧?

    尽管已然猜出,她还是装作不知情的模样,站起身来,面露疑色,“敢问这位小师傅,我们有何渊源?”

    “我是郑临,是你的未婚夫婿啊!”两情相悦的那个人,突然不认得他,还用那种陌生的眼神看着他,这样的变故令郑临难以接受,

    “我为了方便见你,这才借了身僧袍。”

    说话间,郑临将帽子取了下来,苏玉珊这才发现他原来是有头发的,并非和尚。

    清俊的少年眉皱如峰峦,隐着浓郁忧色。

    念及此行的目的,苏玉珊一脸懵然的眨了眨眼,“我不记得我定过亲事,你莫不是蒙我吧?”

    “我怎么可能骗你?我真的是你的未婚夫婿!”为了能让她尽快恢复记忆,郑临耐心的与她讲述着两人的一些过往。

    苏玉珊这才晓得,原来郑临与原主是一个镇上的,两人自小相识,九岁便定下亲事,十三岁那年,郑临被父母接至京城,两人就此分开,最后一次见面是两年之前,郑临老家有事,回了一趟苏州,之后两人便没再见过。

    后来的两人甚少见面,只能通过书信保持联络。两人常年分住两地,郑临还待她如此真挚,实属难能可贵。

    如若没有这变故,兴许他们也会是一对眷侣,怎奈世事无常,两人为救彼此,生生错过。苏玉珊穿越而来,对郑临并无爱意,但她不忍见郑临自毁前程,遂打算做一次狠心人,望向他的眼神异常淡漠,

    “抱歉,你说的这些我毫无印象。”

    他说了那么多,她竟没有一丝触动,尽管情绪失落,但郑临并未气馁,仍旧怀揣着一丝希望,“记不起无妨,我可以慢慢替你回忆。”

    郑临如常般向她走去,她却往左侧后退几步,与他保持距离,戒备甚重,

    “我现在是四阿哥的侍妾,你说的是真是假并不重要。”

    她的防备与冷漠深深刺痛了他,郑临肃声申明,眸光无比坚毅,“这对我来说很重要!玉珊,我们有婚约在先,即便他是皇子,也不该破坏我们的婚约。”

    “你不要看我失忆就胡言乱语,你说有婚约便有吗?我凭什么相信你?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

    她居然不信他?他怎么可能骗她呢?郑临焦虑不已,一心想证明自己说的都是真的,遂将婚书拿了出来,

    “我有证据!”

    他担心父亲偷拿婚书,是以每日随身携带,这会子竟是派上了用场,有婚书在手,玉珊应该会信他了吧?

    郑临不假思索的将婚书递给她,苏玉珊接过,看着上头的红纸黑字,不由感慨丛生。

    多么美好的誓言啊!只可惜,如今这誓言成了枷锁,孤注一掷的婚约只会给两家人带去灾难,既然无法兑现,那就毁了吧!

    打定主意后,苏玉珊不再犹豫,双指交错,用力撕扯婚书,将两人的名字撕裂,一分为二!

    突如其来的举动震得郑临双目圆睁,难以置信,“玉珊!你这是做什么?为何撕毁我们的婚书?”

    冷冷的回望着他,苏玉珊佯装平静,眸中没有一丝波动,“因为我是四爷的人,我不想跟你有任何牵扯!”

    郑临俯身蹲下,颤抖着指节拾起地上碎裂的纸片,久久难回神,那可是他一心护着的婚书啊!他还指望着拿婚书去状告四阿哥,将玉珊带回来,而她居然毫不犹豫的将其撕掉!

    他的心也似那婚书一般,碎落一地,被痛楚撕扯的他依旧不忍责怪她,还在为她找借口,

    “我知道,你失去了记忆,暂时将我忘却,所以才会对我如此狠心,等你恢复记忆便会想起我们的约定。”

    面对他的执着,苏玉珊愧疚丛生,怎奈她不是原主,无法共情,且她太过理智,不愿为了所谓的爱情置两家人的安危于不顾,与其伤害两家人,倒不如只伤他一人,至少能保住郑临的前程。

    思及此,苏玉珊再撂狠话,将他最后一丝希望也掐灭,

    “你还不明白吗?所谓的失忆只是幌子,我只是想哄你交出婚书,斩断我们之间的关系而已,我根本没有失忆,我什么都记得,只是不愿再跟你在一起。”

    这番话对郑临而言无疑是最大的打击,心窒了一瞬,郑临紧盯着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这当中一定有蹊跷,

    “玉珊,我们相识十几年,你怎么可能对我如此绝情?这肯定不是你真实的想法,你是有苦衷的对吗?是不是四阿哥逼你跟我了断,你才违心的跟我说这些狠话?”

    迎上他那绝望中卑微的寻找希望的眼神,苏玉珊只恨自己太残忍,可除此之外,她实在想不到其他的好办法,唯有绝情到底,方能令他真正死心,

    “没有人逼我做什么,这是我自己的意愿,四爷待我很好,我也慢慢的喜欢上了他,我愿意留在他身边,做他的女人。”

    即使她态度冷硬,异常严肃,郑临仍旧生疑,只因他太了解她的性子,这不像是她能做出来的事,

    “可你明明对我情深义重,你若不喜欢我,又怎会为了救我而答应顺天府尹的要求?我们情深似海,这才半个月而已,你怎么可能轻易变心?”

    他还在努力的寻找着她爱他的蛛丝马迹,而她早已换了灵魂,变成了另一个人,

    “人都是会变的,我也不例外。变心往往只在一瞬间,从前的我没见过什么世面,认为你就是最好的归宿,自从入了宫,见识过皇室的奢华,我便不愿再做平民。你认为我虚荣也好,势利也罢,总之我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瓜葛,郑临,放过我吧!别再纠缠我了!”

    说出这话时,连她都感觉自己很可恶,郑临大概也会对她很失望吧?一旦失望,他就会选择放弃,不会再坚持。

    诚如苏玉珊所料,她的话的确令他很难堪,彻底撕碎了他的颜面。她想要柔情或是财富,他都可以给她,独独权势,是他给不了的,她的话已经说得那么明白,他还能如何?

    婚书被她撕了,就连他奉之为宝的她的真心也变了,再纠缠下去,只会给她带去苦恼,心如刀割的他苦笑连连,眼眶逐渐泛红,

    “老天这是在故意耍弄我吗?我们那么辛苦的营救彼此,到了竟是有缘无分,生生错过。”

    听出他的声音有些哽咽,苏玉珊也跟着伤感起来,心虚的她不敢再与他对视,侧过眸子轻声道:

    “天意如此,我们回不去了,只能向前走。”

    道罢,她不再多言,转身欲离。

    即便她毅然决然的抛下了他,郑临依旧忍不住为她考量,“玉珊,四阿哥他侍妾众多,他可能宠你一时,却不可能宠你一世,这真的是你想要的生活吗?”

    脚步微顿,苏玉珊心梗至极,郑临说的很对,那不是她想要的,可她没有别的选择。身在异世,若想保命,就只能依靠原主的身份,今后会如何,她不愿多想,

    “人生哪有回头路?既然踏出这一步,我就没资格说后悔。”

    话音落,苏玉珊毅然向前,打开了房门,强迫自己不要回头去看郑临的反应。

    也许他这会子会痛苦,过段时日大约也就想通了吧!尽管她不了解郑临,却能感觉到他是个好人,她只盼着他能看开些,能有一个好前程。

    前尘已了,从此以后,她也要开始新的人生。

    苏玉珊自认这是最好的解决之法,殊不知,她的一言一行都在旁人的监视之中。

    书房之内,弘历正在写奏折,侍卫进来禀道:“四爷,苏格格在寺中见了一个人,名唤郑临。”

    闻言,弘历眸光一凛,握笔的指节逐渐绷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