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穿之纯妃躺赢日常 > 第九回  今晚一定陪你
    两人的唇瓣骤然相贴,奇异的感觉直冲天灵盖!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苏玉珊美眸圆睁,小手抵着他的肩膀惊慌推拒,弘历却不动如山,一手紧揽她后腰,另一只手则准确无误的扣住她后颈,不许她逃离乱动。

    她想发声求饶,却被他趁势撬开贝齿,勾住柔舌,缠绵深吻。

    她的心跳越来越快,那种奇异而陌生的感觉令她紧张又新奇,起初他的吻很强势,似激流勇进,澎湃而热情,直至感受到她的手渐渐松缓,不是那么排斥之后,他才逐渐温柔,给她细水长流的绵吻。

    不知不觉间,她竟被他压覆在身下,方才他只解了一颗扣子,此刻她的衣襟间剩余很多扣子,他已没有耐心去一颗颗的开解,干脆一把将她的氅衣扯开。

    苏玉珊见状,惊呼出声,“哎---你慢些,扣子都被你扯坏了。”

    弘历却是不以为意,咬着她的耳垂低笑道:“坏便坏了,再做新的便是。”

    他那修挺的鼻梁在她耳廓间轻轻摩挲着,苏玉珊心潮翻涌,缓缓的闭上了眸子,企图逃避那种令人羞耻的欢愉之感。

    侧着脸的她尽显修长而优雅的天鹅颈,那迷醉的情态格外惑人。

    感觉到她的耳珠和脖颈似乎格外敏感,弘历的唇舌故意在她颈间多停留了一会儿,唇瓣细细的描摹着她的香颈,苏玉珊只觉他的唇所到之处异常火热,惹得她紧咬榴齿,不自觉的轻嘤着。

    这种难耐却又刻意压制的声音尤为醉人,似一只无形的手,连二连三的撩拨着他的心弦,弘历再也忍耐不住,轻叩花门,不请自入,探访仙林幽境。

    感受到热烫的那一瞬间,苏玉珊黛眉紧蹙,轻嘶出声,那种疼痛远超于她的想象,疼得她冷汗直冒,双眸不自觉的泛出泪光。

    她的指节紧扣着他的肩,圆润修长的指甲已经陷进他那结实的肌理之中,弘历能感觉到她似乎很痛楚,遂缓进慢出,极尽温柔与怜爱,

    “疼就告诉我,莫强忍。”

    她却觉着没那个必要,翻涌着晶莹泪花的眸子盛满了委屈,哽咽呢喃,“说出来有何用,你又不可能停下来。”

    已然到了这一刻,他哪里刹得住车?“箭在弦上,停不得,但我可以想法子让你适应。”

    抬起泪眸,苏玉珊眨着湿漉漉的眸子低泣道:“什么法子?”

    弘历并未答话,而是俯首封住她的唇,大手扣住她那绵软的雪团,只因他很清楚,初回的疼痛无法避免,最好的办法便是分散她的注意力,寻找她的敏点,激发她的浴念,使得她动了情,痛苦自然就会削减。

    事实证明,这个法子还是有些效用的,被弘历拥吻的她逐渐放松下来,不再像先前那般紧绷着,疼痛并未消失,而是有所减缓,她才不至于那般难捱。

    昏黄的烛火映照在帐间,勾勒出旖旎的光影,引人无限遐思……

    怜她是初回,弘历十分克制,只要了她一回,便没再折腾她。

    激烈过后,一切归于平静,筋疲力尽的苏玉珊闭眸小憩,小手放于枕侧,螓首沁香汗,琼鼻溢娇喘。

    柔弱无力的模样惹得弘历低笑出声,“又没让你动,有那么累吗?”

    他想得未免太简单了些,他的确是主导者,但她也得配合啊!“你的力道那么强劲,我一直在发喘,口干舌燥的,能不累吗?”

    会意的弘历起身掀开帐帘,下了帐,为她斟了杯热茶,端至床畔。

    她想起身,却察觉自个儿赤着肩,未着寸缕,当即又将锦被往上拉了拉,正好裹住酥匈,而后半坐起身,倚在帐边,自他手中接过茶盏,红唇微启,小口轻呷着。

    那会子有帐帘做挡,帐中一片昏暗,看不真切,现下帐帘大敞,十分明亮,目睹她那香肩半露,沟壑尽显,面泛红晕的妩媚姿态,弘历喉结微动,声音明显沙哑,

    “你这是在故意勾人魂儿吗?”

    “啊?”放下茶盏的苏玉珊诧异抬眸,但见他的目光自她面上缓缓下移,移至她颈下,她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不妥之处,当即往下缩了缩,将锦被蒙过肩,努唇嗔怪,

    “我不过喝口茶而已,是你胡思乱想,没想到堂堂四阿哥,竟也如此的不正经。”

    “唔”了一声,弘历顺势啧叹道:“我本怜你疲累,打算放你一马,既然你认为我不正经,那我合该多做些坏事,省得白背了这罪名。”

    一听这话,苏玉珊顿感懊悔,立马求饶,“我开玩笑呢!四爷您其实特别正经,这已经开过荤了,没必要再用宵夜吧?”

    然而他却道:“没吃饱。”

    未免自个儿再遭罪,苏玉珊苦口婆心地劝道:“实则五分饱就成,若是一次吃得太多,下回就没念想了不是?”

    她在费神的找借口开脱,哪料弘历咬文嚼字,关注点十分奇特,“你还期待着下回?倒不如我现在就给你。”

    话音落,他俯身凑近,苏玉珊惊慌闪躲,慌乱间锦被滑落,春景尽现,吓得她赶忙抬臂遮挡,背过身去,窘迫的侧着眸子,软声求饶,

    “可是我现在还觉着有点疼,你就莫再折腾我了,容我缓一缓吧!”

    她此刻的姿态使得流畅的肩颈线一览无余,垂散于身后的柔亮青丝遮住优雅的蝴蝶骨,弘历也没想为难她,可他毕竟是个正常男子,目睹如此惑人的场景,他难免心潮翻涌,浮想联翩。

    年轻气盛的他一向随心由己,不愿为了一个女人而委屈自己,他本可以遵循内心的意念,肆无忌惮的再次要了她,但一迎上苏玉珊那双水汪汪湿漉漉的星眸,他便不忍拒绝,以免她生出阴影,排斥与他亲近。

    最终他没再强求,起身到摆着水盆的橡木架旁洗了把脸,用凉水让自己冷静下来。

    见状,苏玉珊这才稍稍松了口气,感激颔首,“多谢四爷体谅。”

    她倒是轻松了,可怜他浴火翻腾,十分煎熬,只能尽力压制,“念在初次圆房的份儿上,姑且饶了你,下回我可不会再由着你。”

    下回指不定是什么时候呢!在苏玉珊看来,男人最在乎的便是如何得到一个女人,得不到时心心念念,一旦得到,他便会失去原有的浓厚兴致。

    今晚她已经与他圆房,她于弘历而言,大约没什么吸引力了,如此甚好,她并不在乎他的宠爱,只要下人们不再苛待她,她能吃饱穿暖即可。

    打从弘历与苏玉珊圆房之后,府中很多人都坐不住了,高格格府中的丫鬟翠凝主动提议,

    “格格,奴婢今儿个煲了老鸭汤,要不奴婢去请四爷过来用膳吧?”

    花窗边正坐着一位身着莲红氅衣的女子,正是高斌之女高琇雯,此女生得端庄秀丽,举手投足间尽显大家闺秀的风范。

    闲来无事的她正在做绣品,闻听此言,遂放下手中的针线,温声提醒道:

    “四爷没说要来,若无要事,不能去打搅他,你忘了规矩吗?”

    翠凝想当然地道:“偶尔一回,四爷应该不会计较吧?再说金格格她也经常差人去请四爷啊!”

    提及金敏靖,高琇雯不屑一顾,“她不顾规矩,我不能跟她一样任性。四爷才宠了苏格格,现下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他这新鲜劲儿还没过呢!想必今晚还会去她那儿,你这时候去请四爷,四爷会高兴吗?”

    “是奴婢疏忽了。”

    这丫头的情绪有些低落,大约还没琢磨透吧!于是高绣雯耐着性子与她解释道:

    “翠凝,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看四爷许久没过来,担心我会失宠。但你应该明白,四爷身边不止我一个女人,终究会又其他人,先前他不是常去金敏靖那儿吗?如今又来一个苏格格,早晚还会有旁人的,不必太放在心上。

    怨怼记恨最易招人厌,唯有宽容大度,让四爷觉得舒坦自在,他才会愿意过来。”

    翠凝仔细一想,似乎真是这么个理儿,当即展颜笑道:“奴婢明白了,她们只是一时得宠,待过段时日,四爷就会发现还是格格您最好。”

    高绣雯没有旁的本事,她最擅长的便是揣摩人心,“遇事莫慌,得自个儿先稳住,观察情势。那些个一惊一乍,嫉妒心强的,只会早早的断送自己的前程。”

    翠凝了悟点头,心道格格所谓的善妒者,大约就是说金格格吧?

    此刻的金敏靖的确很恼火,只因芯儿跟她说了,今早听风阁那边将褥子送去浣衣间,上头有落红。那就证明四爷真的要了苏玉珊!

    一想到昨夜他们缠绵悱恻,而她独守空房,金敏靖便心头窝火,“四爷已有好几日没来我房中,他现在是被苏玉珊那个小狐狸精给迷住了!”

    芯儿生怕主子不高兴,好言劝慰道:“格格勿恼,且等一等。四爷可能只是一时新鲜,过几日也就淡了。”

    “再等下去,只怕四爷会把我给忘了。”为博得弘历的关注,金敏靖心生一计,命芯儿去找四爷。

    芯儿顿感为难,“那得找什么理由啊?”

    “就说我病了,身子不舒坦,在帐中躺了一整日。”她倒要看看,在弘历心里,究竟谁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