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穿之纯妃躺赢日常 > 第十回 我又不是没女人
    芯儿遵从主子的意思,去往四爷的书房,向他禀报,说是金格格病了。

    弘历并未停笔,边写边道:“大夫怎么说?”

    “大夫说,格格可能是沐发之后没干透就睡了,着了凉,才导致头疼不适。已然吃了药,但还是没什么好转,格格她很难受,一直念着您,奴婢斗胆请四爷抽空去看看。”

    道出这番话后,芯儿忐忑不已,小心翼翼地抬眸瞄了一眼,却见四爷面色如常,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等了半晌,不听四爷吭声,芯儿又偷瞄一眼,发现四爷正在翻着书册,时不时的记录着什么,浑将她的话放在了脑后,芯儿等得着急,忍不住道:

    “四爷,您看……?”

    今日朝中出了事,弘历正为此而头疼,实在没工夫去管后院,“手头有事儿,忙完再说。”

    弘历抬指摆了摆手,芯儿见状,不敢再打搅,只得福身告退。

    且说金敏靖躺在帐中,满心期待的等了好半晌,却只见芯儿一个人回来,当即抬起身子询问,

    “四爷呢?没在府中吗?”

    迟疑片刻,芯儿勉笑道:“四爷在书房呢!他正在办公务,说是等忙完后就过来。”

    实则四爷并未答应过来,但芯儿担心主子会发火,这才自作主张的改了最后一句,好给主子留一丝希望。

    金敏靖登时沉下脸,不悦地撅起红唇,“到底是什么政事,比我还重要,他竟连一刻钟的空闲都抽不出来。”

    “奴婢不敢多问,不过四爷还是很关心您的,特地嘱咐奴婢,按时喂你服药呢!”芯儿是想着,善意的谎言并不妨碍什么,是以胡编乱造了几句,只要主子高兴就好。

    然而金敏靖根本高兴不起来,“喝什么药啊!我就想见见他而已,怎就这么难?”

    “谁让您嫁给了当朝四皇子呢?四阿哥他深受皇上器重,皇上要培养他,自然会给他指派许多政务,指不定将来这皇位也会传给四爷,到时格格您的身份可就更尊贵了。”

    眼下这情形,老大老二皆早殇,三阿哥弘时偏向八王爷胤禩,不得雍正之心,五阿哥弘昼纨绔桀骜,难当大任,若无意外,肯定是四阿哥继承大统,金敏靖也觉着自个儿运气好,居然能成为四阿哥的使女,真可谓前途无量!

    一想到将来的好日子,她便有了笑容,但还是得提醒芯儿,“这话藏心里即可,可不能乱说,以免给四爷招致祸端。”

    她信了芯儿的话,从上午等到下午,都没等到弘历的身影。焦虑的金敏靖再也等不及,又命芯儿再去一趟。

    芯儿甚感头疼,上午她已去过一回,若是这会子再去,只怕会惹恼四爷。但主子这边她也不敢得罪,这可如何是好?

    为难的她慢吞吞的向外走去,路上她一直在琢磨着如何跟四爷说,才不会挨训。

    赶巧行至半路,她瞧见了四爷的身影,看他要往西边走去,芯儿赶忙上前给他请安,

    “四爷,您忙完了?是准备来看望我家格格吧?”

    跟在身后的李玉心道:金格格住在东边,四爷朝南边拐,明显不是去那儿,这丫头是瞎吗?

    半路被人撞见,若是不去一趟似乎说不过去,犹豫片刻,弘历这才顺势应了声,而后去往金敏靖所居的院落。

    苦盼了许久,终于等到弘历,金敏靖心下暗喜,面上却装作极为不适的模样,艰难的抬起身子,

    “妾身给四爷请安。”

    芯儿将圆凳摆至帐边,弘历顺势坐下,温声嘱咐道:“身子不舒坦躺着休息便是,无需多礼。”

    “多谢四爷关心,只是寻常的头疼而已,没什么大碍,四爷您那么忙,其实不必亲自过来。”说着金敏靖还又嗔了芯儿一眼,有气无力地怪责道:

    “芯儿,我都说了,这点小事无需打搅四爷,你怎的还把四爷给请来了?”

    弘历心道:你若没让她去找我,她至于跑两趟吗?大家都心知肚明,又何必刻意否认,将责任推给丫鬟?

    芯儿心里苦,但只要主子高兴,她还是愿意担责的,“奴婢担心格格的病况,这才斗胆去请四爷,还请四爷和格格见谅。”

    懒听这些虚辞,弘历抬起手臂,用手背触了触她的额,问她感觉如何,“只头疼?可有发热?吃了药是否好转?”

    点了点头,金敏靖柳眉紧蹙,嘤声轻哼道:“没发热,头还有些疼呢!喝了两回药也不管用。”

    “头疼就该睡会子,我也曾头疼过,睡一觉醒来便会好些。”

    “可是我睡不着,心里又堵又慌,不安生。不过瞧见四爷之后就好多了,只要一看见您,我便莫名心安。”说到后来,金敏靖鼓起勇气,试探着握住了他的手,目光极尽温柔。

    然而弘历并未回握,而是将手抽回,顺道儿拍了拍她的手背,

    “真是不凑巧,我还有要事需处理,只能抽空过来瞧瞧,无法久留。你若实在睡不着,就闭上眼睛,让芯儿给你讲个故事,打发光阴,待我得空再来看你。”

    道罢不等金敏靖回应,他便收了手,起身离开。

    “哎---四爷!”

    这才说了几句话,连一刻钟都不到,便要走了吗?昨晚他有空陪苏玉珊,今日竟没空陪她吗?

    金敏靖越想越委屈,一把抓起帐中的枕头,狠狠的甩至地面,一张小脸儿被妒火涨得通红,既恼又慌,“你说四爷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四爷这态度的确让人很失望,但芯儿不敢说实话,只劝她往好处去想,

    “格格多虑了,四爷走得那么匆忙,想必是宫中有要务得处理,男人当以事业为重,不能拘泥于儿女私情,格格实该体谅四爷才是,如此方能得四爷欢心不是?”

    有芯儿安慰,金敏靖才稍稍好受些,“好吧!那我就大度些,男人可不喜欢斤斤计较的女人。”

    弘历一直忙到晚上才回来,回府后,行至分岔口时,一想到金敏靖还在装病中,若去她屋里,她定然又会装腔作势的说自个儿不舒坦,他忙了一整日,心烦意乱,实在没精力再去费心安慰她。

    迟疑片刻,弘历终是转了方向,去往听风阁中。

    彼时苏玉珊已然洗漱入帐,正趴在帐中,翘着小脚丫,优哉游哉的看着《东京梦华录》。

    有人进来她没太在意,只当是常月。

    人进来后却没吭声,苏玉珊抬眸一看,这才发现来人竟是弘历!

    面色微怔的她当即将脚丫放下,缩进了被窝中,“四爷?您怎的来了?”

    近前后,弘历撩袍坐下,“听你这语气,似乎不太欢迎?”

    她还真不想让他过来,一来她就得伺候他,难睡安稳觉啊!弯唇勉笑,苏玉珊违心地道:“那倒不是,只是天色已晚,我以为你早已就寝。”

    “今儿个诸事繁忙,才回府。”捏了捏眉心,弘历轻叹了一声,神色晦暗不明。

    杵着小下巴,苏玉珊眨着羽睫玩笑道:“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

    有她这么安慰人的吗?以手支额的弘历诧异抬眸,哑然失笑,“跟谁学的,这么皮?”

    说到底还是她心态好,此时的她并未将弘历当成自己的男人,而是当成朋友来相处,

    “生而为人,多多少少都会有烦恼,能解决最好,暂时解决不了的,那就得乐观些,不能让心弦一直紧绷着。”

    迎上她那温柔清浅的笑容,弘历那颗焦躁的心逐渐平和下来,朝中的那些个政事,他本不该跟后院的女人们讲,怎奈心底的苦闷堆积在一处,搅得他不得安宁。

    他也是人,也渴望倾诉,但事关朝中机密,他的枕边人那么多,却不能随意说出来,以免被人泄露出去,又惹祸端。

    然而苏玉珊不同,她来自苏州,朝中并无做官的亲人,且她失了忆,整个人像是一张白纸,不牵扯任何利益纠纷,是以弘历在她面前愿意放下戒心,向她讲述自己真实的内心想法,

    “去年有一件案子,举人汪景祺在《历代年号论》中说:正这个字有一止之象,如金哀宗年号正大、元顺帝年号至正、明武宗年号正德,凡是年号中带有正字的这几位皇帝,皆未延续社稷,到此便止,是以汪景祺认为此字非吉兆。”

    苏玉珊听罢,不由替这人捏了一把汗,“这位举人是不是有点儿虎?江山是否长久,关键在于帝王是否有作为,与年号有什么关系?这不迷信吗?再者说,当今圣上的年号亦有正字,他这么说,岂不是要招致杀身之祸?”

    点了点头,弘历应道:“汉世·祖以建武纪元,明太·祖以洪武纪元,武字亦有‘止’字,江山照样稳固,汪景祺的说法实属谬论,皇阿玛认为他在诅咒清廷,是以下旨将汪景祺斩首示众。

    此乃前车之鉴,后人当需警醒。偏偏还有人不以为意,今年六月间,礼部侍郎查嗣庭主考江西,试题中有这几句: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见矣,百室盈止,妇子宁止。

    好巧不巧,既有正字,亦有止字,便被有心人告发。皇阿玛本就对这两个字十分忌讳,一听说此事,大发雷霆,随即下令将查嗣庭押入牢中。”

    既然弘历将这些都告诉了她,那苏玉珊也愿意发表自己的观点,“汪景祺的说法的确是胡言乱语,他被惩治是活该,但查嗣庭的试题没什么问题啊!恕我直言,皇上未免有些小题大做。”

    苏玉珊的看法正是弘历的心思,“我也明白查嗣庭是无心的,但谁让他犯了皇阿玛的忌讳呢?”

    “就因为这几个不相干的字,便要给人安上莫须有的罪名,皇上就不怕天下悠悠众口吗?”

    深叹一声,弘历只道此事没那么简单,“若他只是个普通官员,兴许皇阿玛不会如此兴师动众,偏偏他是隆科多的人,牵扯到了朋党之争。”

    以往苏玉珊也曾看过一些清朝的影视剧,大概了解过皇帝和臣子之间的恩怨,年羹尧和隆科多皆深受雍正帝重用,但随着权势的增长,后来的两人拉帮结派,野心勃勃,以致于雍正对他们生了猜忌。

    年羹尧已在去年被处死,下一个便是隆科多了吧?偏偏查嗣庭是隆科多的人,那这件事也就明朗了,

    “皇上这是打算杀鸡儆猴,趁机铲除隆科多的党羽,而查嗣庭就成了那个倒霉之人。”

    一想到那些纷乱的关系,弘历便觉头疼,“即便明知他是冤枉的,我也无能为力,今日我曾尝试为他说情,却被皇阿玛给训责了,他说身为帝王,不该有妇人之仁,当断则断,得为大局考量。”

    听他这惋惜的语态,苏玉珊已然明白弘历的想法。此时的他尚未登基,还是一个心怀仁慈的皇子,

    “站在你的立场,你认为查嗣庭没罪,但站在皇室的立场,你不能否定你皇阿玛的看法,两种观点在你内心挣扎,这样的矛盾令你很痛苦吧?”

    “我对皇阿玛一向很敬仰,但自皇阿玛登基之后,他就变得格外严苛,”书中所学的,与现实中的情形完全不同,弘历不禁心生茫然,

    “难道为君之道就只在乎利益,不论是非吗?我明知查嗣庭是无辜的,却不能为他伸冤,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很让人挫败。”

    他的为难她能理解,遂好言劝道:“你已尽力,问心无愧。皇上执意如此,你还是不要忤逆圣意,但可以此为戒,将来你若登基为帝,定要以民为本,不可因为所谓的大局而牺牲无辜之人。”

    提及皇位,弘历终是有所顾忌,未敢多言,“皇阿玛正值壮年,皇位之事尚未做打算,讨论这些为时尚早。”

    道罢他才意识到自己说了很久,似乎没有顾虑她的感受,“跟你说朝政你一定觉得很枯燥吧?”

    “不会啊!”苏玉珊清浅一笑,“我的日子本就没什么波澜,听你讲一些时事,增长见闻,挺好的。你有什么不开心的大可与我倾诉,我只进不出,放心吧!”

    弘历当然明白她的意思,也相信她会守口如瓶,否则他就不会将这些心里话告知于她。

    心知肚明的他却故意曲解,压低了声打趣道:“有时候,进进出出才有乐趣……”

    愣怔了一瞬,她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回想起昨晚的那些羞人的画面,她面泛潮红,声如蚊蝇,难为情的趴在枕边,嗡声道:

    “你在说什么?我可听不懂。”

    她若不懂,又岂会脸红似霞?看破不说破,弘历行至帐边,捏了捏她的耳珠,顺着她的话音哑声道:

    “不懂无妨,我可以身体力行的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