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穿之纯妃躺赢日常 > 第十四回 总是欺负我
    芯儿心下惶恐,却不肯认错,找借口推卸责任,“哎呀!这可不怪我,我已递给常月,是她没接好。”

    紧捂着手腕的常月不愿被诬陷,径直反驳,“明明是你拿针尖扎我!”

    翻了翻白眼,芯儿撇嘴否认,“谁扎你了?此乃你的过错,你不要诬陷我!”

    西岚瞧不惯金格格主仆的嘴脸,替苏玉珊抱不平,“今日可是高姐姐的生辰,金格格你这般故意捣乱,给苏格格难堪,可有顾忌高姐姐的感受?”

    金敏靖之所以敢这么做,自有她的理由,“若非苏玉珊不知规矩,越级佩戴碧玺,又怎会生出这些事端来?我好意提醒,她非但不感激,反倒成了我的错?”

    恶人先告状,不外如是,西岚毫不顾忌,扬声反嗤,“我们又不是聋子,玉珊妹妹可是道了谢的,你却咄咄逼人,指使丫鬟夺人簪子,着实过分!”

    目睹这场闹剧,高琇雯不由皱起了眉头,却又不能明着指责金敏靖,只能好言劝和,“咱们都是姐妹,平起平坐,有话好好说,万不可起争执。”

    西岚肯为她说话,苏玉珊感激不尽,金敏靖看不惯她,她早已知情,未料此人竟是鸡蛋里头挑骨头,借着此事当众闹腾,苏玉珊愤怒之余,又觉对不住高格格,随即起身向她致歉,

    “叨扰了高姐姐的生辰宴,实属不该,我这仪容不整,有失体面,得先行回去梳妆。”

    女人最在乎的便是仪容,高琇雯表示理解,并未相拦,还特地嘱咐她梳妆过后再过来。

    好好的宴会却因为金敏靖的捣乱而闹得不欢而散,苏玉珊心情不佳,回去的路上一言不发,暗叹金敏靖就是待在后院太闲了,才会没事找事。

    她本以为只要自己规规矩矩,不去惹是非,日子便能安稳,哪料防不胜防,一支碧玺珠钗竟会惹出祸端来。

    苏玉珊拉起常月的手仔细一瞧,才发现她那白皙的手腕上有道长长的红痕,正是被那尖锐的钗尖所划,顿生疼惜,

    “这个芯儿,当真是心狠!”

    “那都是她主子纵容的,寻常的丫鬟绝不敢做这样的事。”

    是啊!芯儿的行为,金敏靖是默许的,否则芯儿不会如此大胆。轻拍着她的手背,苏玉珊柔声安慰道:

    “放心,我不会白白让你受委屈的。”

    回房后,常月为她重新梳妆,换上新的发簪,请她再去赴宴,苏玉珊却不愿再折腾,

    “金格格摆明了针对我,若是我再去用宴,她又会想方设法的挑事。”

    “可咱不能因为这个就一直躲着她,不然她还以为您好欺负呢!”

    苏玉珊的脾气的确很好,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与人起挣扎,但这并不代表她好欺负,她深知一个道理,容忍换不来任何尊重,只会令对方变本加厉!

    常月的伤不会白受,她的珠钗不会白碎,这个仇,她一定会报!但如何报仇,还得从长计议,“硬碰硬并非明智之举,得请四爷帮忙才是。”

    “等今晚四爷过来,格格您就把此事告知四爷,请他为您做主。”最近四爷常来苏格格这儿,常月便想当然的认为今晚四爷也会过来,然而苏玉珊却觉得不太可能,

    “今儿个是高格格的生辰,晌午四爷不得空,晚上肯定会陪她,又怎会来听风阁呢?”

    “这可说不准,”欣赏着镜中佳人,常月嬉笑道:“兴许四爷只陪高格格用晚膳,而后还会过来陪您。”

    旁人不知情,苏玉珊却是了解后事的,弘历可是将来的乾隆帝啊!他的身份和他所处的时代都注定了他不可能专情于某一个女人。

    正因为清楚这一点,是以苏玉珊始终保持理智,不会天真的去奢望弘历专宠于她,

    “专宠只会遭人嫉恨,还会迷失自己,这并非什么好事。宠与不宠,皆是无常,不必太在意。”

    诚如苏玉珊所料,当天晚上,弘历的确没来,他陪高琇雯庆贺生辰之后便顺势歇在了揽月阁中。

    高琇雯知书达理,是他的第一个女人,最近他的目光被苏玉珊所吸引,已有许久没来揽月阁,今日高琇雯生辰,于情于理,他都得留下来陪陪她。

    男人的身和心是可以分离的,在弘历看来,这种事无可厚非,好在苏玉珊游离于使女身份之外,并不会傻傻的计较这些,不至于为此而难过,她反倒觉得很轻松,终于可以一个人睡大床,可以随心所欲的翻滚咯!

    旭日东升,鸟雀脆鸣,这一夜,苏玉珊睡得很安稳,待醒来后,用罢朝食,她正准备看会子书,却听下人来报,说是岚格格来了。

    西岚一到场便开始数落金敏靖的罪状,与她倾倒苦水,

    “那个金敏靖一向嚣张跋扈,先前四爷去她那儿,她来了月事,却不上报。府中有规定,使女来月事,主子不能留宿,此乃老祖宗定下的规矩,是以当晚四爷又拐了弯,来了我这儿。

    就为这事儿,金敏靖便嫉恨于我,总爱找我的茬儿。四爷赏我一匹绸缎,我用来做了新衣,她便故意放她养的那条狮子狗来抓我的新衣裳,那锋利的爪子一勾,便扯破了我的新裳,偏她还把责任推给小狗,那小狗是四爷送给她的,我无可奈何,只能吃个哑巴亏。”

    提及往事,西岚仍觉气愤,苏玉珊恍然大悟,怪不得西岚这般厌恶金敏靖,原来两人一早就有过节,“你可曾将此事告知四爷?”

    摇了摇头,西岚轻叹道:“先前就数她最得四爷宠爱,我说出来有何用?她肯定会狡辩,四爷定会偏向于她,我岂不是自找没趣?”

    提及此事,西岚顺水推舟地道:“现下四爷很宠你,你大可将昨日被金敏靖欺负一事告知四爷,四爷定会帮你出气。”

    乍闻此言,苏玉珊不禁心生警惕,毕竟她与西岚尚不相熟,却不知西岚这主意是真的为她着想,还是想借她的手,为自个儿报仇?

    人心隔肚皮,在未能确定对方目的的情况下,苏玉珊并未应允什么,故作愁苦的怅然而叹,

    “我家中无权无势,无人可倚仗,我哪敢跟金格格斗?到了吃亏的还是我。”

    西岚不屑哼笑,一双月牙似的眸子难掩讥诮,“娘家算什么?到了这儿,四爷的宠爱才是真。”

    然而这世上最不长久的便是弘历的宠爱,“四爷对我只是一时的兴致罢了!昨晚就没过来了。”

    “昨晚是特殊情况,但看今晚。只要今晚他来你这儿,你就跟他诉苦,梨花带雨的那么一哭,四爷定会心软。”

    西岚一再为她出主意,苏玉珊哭笑不得,怎的所有人都认为今晚弘历会来呢?她们也太高看她了吧?

    无奈的苏玉珊苦笑道:“到时再说吧!”

    西岚只盼着四爷今晚一定要去听风阁,金敏靖却在想着,昨晚四爷终于没去找苏玉珊,而是去了高琇雯那儿,那么今晚四爷应该会来她这儿了吧?

    为此她还特地沐浴熏香,就等着四爷过来,可惜直等到戌时将过,也没等到弘历的人影。

    金敏靖百思不解,到底她哪里得罪了四爷,为何四爷迟迟不愿来见她?

    焦灼的她命芯儿出去打探,四爷究竟在何处。

    芯儿踏着凉凉月色而去,没多会子便回来了。金敏靖忙问她,“找到了吗?四爷可是在书房?”

    眼看她面露难色,迟迟不吭声,金敏靖顿生不祥预感,“他不会又去了听风阁吧?”

    “呃……”芯儿正在犹疑着该如何作答,金敏靖柳眉深蹙,花容变色,怒拍桌案,扬声恼嗤,“支支吾吾的作甚?你是聋了还是哑了?我要听实话,不许扯谎!”

    芯儿被主子这阵仗震得心肝儿直颤,再不敢拖延,惶恐点头,“四爷他……他去了苏格格房中。”

    果如她所料,又是苏玉珊!可怜她精心装扮,等了那么久,到了就是一场空。四散的恨意呛得金敏靖呼吸不畅,心口起伏不定,咬牙低嗤道:

    “这个苏玉珊,必定是狐狸精转世,居然霸着四爷那么久,四爷也不腻歪,这不正常!”

    芯儿不在乎苏玉珊是不是狐狸精,她在乎的是自个儿的境况,“格格,您说她会不会跟四爷告状啊?”

    一旦苏格格主仆告状,芯儿担心自己会遭殃,金敏靖却是一派无谓,

    “她敢!即便说出来又如何?她有错在先,我按规矩办事,四爷肯定不会责备我,天大的事由本格格顶着,你只管把心揣肚子里。”

    主子已然发话,芯儿暂时安心,金敏靖却是窝了满腹的火,辗转难眠,恨透了苏玉珊。

    此时的苏玉珊尚不确定今晚弘历是否会过来,但她的内心是有一丝期许的,倒不是想他,而是另有打算。

    常月的手腕划破了皮,又红又肿,苏玉珊亲自为她上药,药膏难免有些气味,使得屋子里沾染了一丝药味,常月便打算拿熏香来掩盖这不太好闻的气息,然而苏玉珊却道不必,

    “留着正好,不必费事。”

    常月不明其意,直至四爷披着月色过来,察觉到怪味,特地问起时,她才终于明白主子的用意。

    “你这屋子里的怎的有药味?你哪里不舒服?可有请大夫?”

    苏玉珊等的就是他这句话,但她并未明言,“我没事,四爷多虑了。”

    “没事怎会有药味?到底是怎么了?”弘历不信,随即质问丫鬟,常月看了主子一眼,收到主子那暗示的眼神,她立时会意,跪下道:

    “回四爷的话,格格她无碍,是奴婢受了伤,格格好心帮奴婢上药,这才会有药味,都怪奴婢大意,我这就去换香。”

    弘历洒了一眼,但见常月的手腕处有道长长的红痕,似是被尖锐之物所划伤,不由纳罕,问她何故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