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穿之纯妃躺赢日常 > 第二十一回  质问金敏靖
    这话她可不认同,“不是我不愿低头,我若错了,自会向你道歉,但这次不是我的错啊!”

    “是我的错,希望你能原谅我。”

    他的态度如此诚恳,苏玉珊也就不好意思再去揪扯什么,毕竟谁都不能保证自己不犯错,端看他以后的表现吧!

    “那好吧!每个人都该有一次被原谅的机会,我不生你的气了,希望你能说到做到。若有下次,我再不会信你。”

    抬指轻刮她的唇,弘历笑应道:“同样的错误,我可不会犯第二回。”

    说话间,弘历瞄见了她身后的那盘红彤彤的菜,是他从未见过的,不由好奇询问,“这是什么名堂?”

    “凉拌番茄,很好吃的,你尝尝。”当她把菜端过来时,他却皱起了眉头,目露诧色,

    “番茄?此乃观赏之物,怎能用来果腹?”

    “只有你们看它,我们那边都是直接吃的,难道你也怕有毒啊?”为了让他安心,苏玉珊率先夹了一块番茄吃下去。

    看她眸眼微眯,十分享受的模样,弘历禁不住诱惑,接过筷子尝了一口。

    这番茄入口酸中带甜,水嫩多汁,别有一番滋味,弘历忍不住又尝了一口,看他连尝三口,苏玉珊忙将盘子拉了过来,

    “还没开饭呢!你别给吃完了。”

    难得有他喜欢吃的菜,她居然还限制,“瞧你小气的,没了再做便是。”

    若搁现代,番茄遍地都是,随他怎么吃都无妨,可这是古代啊!番茄的种植技术尚未成熟,未曾引起人们的重视,

    “你家统共也就种了三棵番茄,每一个都不大,吃不了几回的。”

    这么少的番茄,吃一颗少一颗,她自是珍惜得很。

    实则弘历不晓得此物能食,如若晓得番茄如此美味,他实该多种些才是。

    这四爷一来,后厨又加紧添了几道菜给送来,然而晌午用膳时,弘历夹的最多的还是苏玉珊做的番茄,开胃解腻,十分爽口,

    当他问起这道菜的名字时,苏玉珊笑道:“就叫糖拌番茄,没什么复杂的。”

    白糖和红番茄,色泽对比十分明显,沉吟半晌,弘历才道:“不如叫雪中傲梅?”

    古人就是麻烦,吃道菜还要起个文雅的名字,苏玉珊心下嘀咕着,面上微微一笑,“你开心就好,叫什么无所谓,只要好吃就成。”

    摇了摇头,弘历道:“这个还不算最好吃的。”

    “哦?”苏玉珊甚感好奇,“那你最喜欢吃的是什么?”

    放下筷子,弘历抬起挑起她的下巴轻笑道:“自然是你。”

    就不能安静的吃个饭吗?非得扯到羞羞的事,苏玉珊防不胜防,当即红了脸,窘得埋下了头,

    “天还没黑呢!你又开始胡思乱想。”

    算来他已有几日没品尝过她的滋味,这会子佳人在前,秀色可餐,他怎么可能不动任何念想?

    “白日不准乱来,还不准乱想?”

    行吧!他乐意想,那就随他,她无甚所谓,“你也就是想想。”

    这话成功激起了弘历的斗志,“你以为爷不敢吗?”

    担心他真的乱来,苏玉珊义正言辞的提醒道:“哎---青天白日的,有伤风化。”

    “那些个礼教可以暂抛一旁,正所谓酒足思什么?”弘历一再暗示,她却装傻充楞,

    “我读书少,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不是有现成的师傅在这儿吗?我可以教你。”弘历笑得意味深长,于是乎,当天午后,他便身体力行的教她,那句话的后半句究竟是什么……

    把话说开后,两人之间再无隔阂,不只身相嵌,就连心的距离似乎也拉近了一些。

    感受过攀云的美妙滋味之后,苏玉珊再不排斥,任他予取予求。

    情到深处,她忍不住轻咛出声,弘历立时捂住了她的唇,附耳低笑,“叫这么大声,我看你根本不怕人知晓。”

    她是怕的,但方才的确太过忘情,才没克制自个儿,经他一提醒,她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羞得埋在他肩头,娇声抱怨,

    “谁让你那么坏,让你慢一些,你偏是不听。”

    事实证明,女人在帐中的话不能信啊!“我一慢,你又让我快一些。”

    “我的意思是让你快些结束,不是让你那么用力。”

    “你的话有歧义,这能怪我?”说话间,他又狠狠的撞了她一下,惹得苏玉珊不满嗔怪,

    “你明明懂得,却假装不懂,总是欺负我。”

    “我就是喜欢欺负你,谁让你那么娇嫩美味,尝过一次后便浴罢不能。”他的声音低哑惑人,像是有魔力一般,令她心神俱颤,缓缓闭眸,细细感受那如临仙境的奇妙滋味,再无力抱怨。

    事后歇息时,苏玉珊疲惫的趴在帐中,红唇微撅,活像一只娇憨的小猫儿,弘历心生怜惜,抬指将那缕贴在她面颊的凌乱青丝捋至她耳后,那种感觉酥酥的,她不自觉的缩了缩脖颈,握住了他的手,不许他闹腾。

    于是他就这般与她十指紧扣,心满意足的入了梦。

    当天夜里,弘历没再去揽月阁,高琇雯只当他去了金敏靖那儿,当她得知弘历去了听风阁时,高琇雯百思不解。

    她还以为弘历对苏玉珊只是一时新鲜,如今新鲜劲儿过了,他就将其抛诸脑后,未料这才没几日,他竟又往回拐。

    目睹眼下的情状,翠凝不免忧心,“一个苏州来的小户人家的民女,真有这么大的魅力吗?看来高格格说得很对,这位苏格格果然不简单啊!”

    弘历的心思,高琇雯琢磨不透,也懒得去琢磨,“接下来这一年我都不能伺候四爷,四爷势必会去旁处,这无可厚非,我们不必为此而怨恨于谁,只要我能顺利为四爷诞下一子,便不怕失宠。”

    那倒也是,翠凝暗叹自个儿糊涂了,还是主子想得更长远,“格格说得极是,以色侍人,不如有儿傍身。”

    眼瞧着主子晃了晃肩,似是有些不舒坦,翠凝赶紧行至她身后为她揉捏着。

    旁人对此议论纷纷,重得弘历的欢心本是件好事,但苏玉珊并不开心,在她看来,凡事有一就有二,指不定他哪天恼了又会冷落她,所以她得时刻保持清醒,失宠时不失意,得宠时不骄傲,始终游离之外,方得自在。

    平日里都是西岚来找她,今儿个她打算主动去找西岚,才用罢朝食,她正准备出发,却见弘历回来了,

    “四爷今儿个不忙?”

    “忙,可是再忙也要兑现对你的承诺。”着急赶回来的他走得很快,额前有些细汗,苏玉珊将手中的巾帕递给他,弘历接过,擦了擦额头,巾帕上那似有若无的香气瞬时传来,轻轻一嗅,便觉心旷神怡。

    打量着她身上的月色便服,弘历撩袍坐下,让她去换身常服,说是要带她出去。

    苏玉珊不由纳罕,“去哪儿?”

    “去西郊,上回答应过你,拖到今日才兑现。”

    原来他还记得这事儿啊!自从他失约之后,她就没敢再奢望,未料他今日竟会突然提及,这令她颇为惊喜,

    “你为何不早告诉我?我也好早些更衣准备。”

    “我若提前承诺,万一又有事耽搁,你岂不是得恨透了我?”

    他若昨日告知她,她肯定一整夜都在盼着,那种时刻惦念着一件事的滋味并不好受,“那倒也是,惊喜总比失望好。”

    难为他想那么周到,苏玉珊心生感激,小山眉下的水眸盈满了浅笑的波光,“你好像越来越了解我了。”

    上回吵架,他记忆犹新,“我可不想得罪你,省得你又给我摆脸子。”

    努了努唇,苏玉珊轻哼道:“说的好似我多凶悍,胡搅蛮缠似的。”

    干咳一声,弘历义正言辞的改口道:“你一点儿都不凶,娇娇软软的,不会大声说话,也不会发脾气。”

    今日的他格外会哄人,她听着都觉得好虚假,“睁眼说瞎话,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我所言皆是事实,像你这么乖巧的人,若是冲我发火,那肯定是我做错了事。”

    咦?他这是怎么了?苏玉珊狐疑的盯着他,“今儿个嘴怎么那么甜?尽说些好听话。”

    “是很甜,你要不要尝一尝?”说话间,弘历倾身俯首凑近她唇畔,吓得她扭头闪躲,羞怯推拒,

    “莫闹,常月还在这儿呢!”

    常月本打算留在这儿给主子更衣,四爷突然闹这么一出,她竟不知是该走该是该留,尴尬的转过身去,

    “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奴婢先出去了。”

    她正待离开,却被主子给叫住,“无需避嫌,快快更衣吧!我等着出去玩儿呢!”

    苏玉珊迫不及待的想出府,弘历知她游玩心切,也就没再逗她,在外间等着她更衣,而后带着她一同出府。

    行至府门口,她发现外头停着两辆马车,后面那辆红盖朱轮车的棉帘被人掀开,露出一张雅痞俊美的容颜,那少年约摸十六七岁的模样,一见他们出来便扬声唤道:

    “四哥!”

    瞄见苏玉珊时,他眸光微亮,随即颔首致意,客气的唤了声“小嫂嫂”。

    在此之前,他一直在想,板正如四哥,怎会带着女人出去游玩?这位江南来的使女究竟有着怎样的风采,竟能令四哥不务正业?直至见到苏玉珊本人,亲眼见识过她的玉姿花容,他才终于明白,老四为何会对她如此上心。

    能将七分清雅和三分娇媚糅合在一起的女子,确实少见,但若只是外貌出众,只怕难以抓住老四的心,许是性子特别,得他欢心,才被他格外重视吧?

    苏玉珊并不晓得那人的心思百转,她只在想着:她又不是弘历的妻子,算哪门子的嫂嫂?这少年肯定知情,所以才会多加一个“小”字,既给足了她颜面,又不失规矩。

    她不由好奇,偏头问弘历,“这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