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签到在神话明末 > 第一百三十章 朝堂沸腾
    凉亭中,四人不停地完善着这一份地税,毕竟张居正这种大才不可能留下一份破绽百出的计划。

    好在四人都是官场上的老油子,单纯的拾缺补漏还是没问题的,很快,一份完善的计划便出现在四人的手中。

    “接下来汪先生就先在韩府住下吧。”

    韩爌收起了书稿后,笑着朝汪文言说道。

    “在下多谢韩大人收留。”

    听到韩爌的话,汪文言笑着回答道,对于这种情况,他早就已经有所准备,这件事可以算是东林党的放手一博了,韩爌当然不可能放任他这个知情者离开。

    “管家,带汪先生去雅竹园安顿,接下来你负责留在汪先生身旁听命。”

    见汪文言应了下来,韩爌松了口气,这种大事,他不可能放任汪文言离开,但是杀了汪文言,他又不太想,除了汪文言有智计外,杀了汪文言也更引人关注。

    “是,老爷。”

    听到韩爌的话,站在一旁的管家连忙应道,能够作为韩爌的管家韩忠可不是傻子,韩爌让他留在汪文言身边,就是要他监视汪文言,要不然他堂堂韩府的管家又岂有伺候客人的道理,都说宰相门前七品官,他作为韩爌的管家,也有六品的修为在身的。

    “汪先生,这是参元丹,能增长修为,希望能对汪先生有所帮助。”

    韩爌取出了一瓶丹药递给了汪文言,笑着说道。

    “多谢韩大人。”

    接过韩爌递过来的丹药,汪文言心中一寒,他才刚刚晋升八品,韩爌却给他四品的丹药,这是想要软禁他啊,一颗丹药,他就要六七个月才能炼化完,这一瓶丹药,他估计要四五年才能炼化完。

    汪文言离开后,四人又商议了一会后,才各自散去,至于韩爌将汪文言软禁在韩府的事,没有人反对,因为一个汪文言在他们眼里并不算什么,要不是汪文言还有几分智计,连靠近他们的资格都没有,更别提成为他们的座上宾了。

    ………

    太和殿,早朝。

    看着下方和和气气的大臣,朱由校嘴角微微上扬,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快半年了。

    自从四月起来,开始忙碌他的大婚事宜,几乎所有的大臣都收敛了起来,哪怕有争端也是私底下解决,没有人将事情拿到朝堂上来吵,显得很是和睦。

    不过朱由校也知道,接下来要进入爆发期,毕竟忍了这么久,大家的耐心也耗光了,加上他的大婚都结束了这么久,给面子也是有程度的。

    就在百官们商议完了政事,当所有人都以为这次早朝又要和平结束的时候,一位户科的给事中站了出来。

    “启禀陛下,臣有事启奏!”

    “爱卿有何事要奏?”

    朱由校看了一眼开口的人,大概三十左右的相貌,长相俊逸,身材修长,加上那官场磨练出来的沉稳气质,朱由校觉得这货要是扔到上辈子的娱乐圈,估计能迷死一大群的小迷妹,他记得这个人好像叫何善翎。

    “陛下,臣在清查户部沉积公文时,发现了神宗陛下登基初期的内阁首辅张阁老所遗留下来的一封公文。”

    何善翎恭敬地说道。

    听到何善翎的话,朱由校也不意外,早在年初的时候,他就为张居正翻了案,还给上了谥号,复官复荫,而这件事也没有人反对,毕竟张居正已经死了那么久,和他有仇的也早就死了,没人会为这事惹他不高兴。

    “爱卿念来听听吧。”

    朱由校轻笑道,他也没想到张居正居然还有公文会遗留下来。

    另一边,户部尚书朱国祚则是眉头紧锁,他掌管户部这么久,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这封公文的存在。

    “是,陛下。”

    何善翎应了一声后,便翻开了手中的公文,开始念了起来。

    随着何善翎所念的公文越来越多,朝堂逐渐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能够站在朝堂上的,没有一个人是傻子,当何善翎念了一小小半后,所有人都知道。

    要出事了!

    要出大事了!

    龙椅上,当朱由校听到何善翎念到改革税制的时候,朱由校就知道,要出大事了,因为张居正不可能留下这一份公文,如果真有这份公文,那么当初朝堂就该炸了,张居正也不可能活到寿终正寝。

    不过朱由校也没有阻止何善翎继续念,因为已经念到了这里,再阻止就显得有点欲盖弥彰了。

    当何善翎念完的时候,整个朝堂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有佩服的,有惊恐的,有恨意的,各有不同,不过所有人都知道,何善翎已经站在悬崖上了,要么振翅高飞,要么粉身碎骨!

    韩爌看着何善翎,目光中充满了复杂,他和何善翎的关系并不简单,因为何善翎是他孙子。

    没有任何人知道何善翎是他的孙子,哪怕是孙慎行也不知道。

    当初他在进京赶考途中,看到一群劫匪拦路抢劫一支车队,因为少年意气,他挺身而出,杀退了劫匪,却也头部受到重伤,失去了记忆。

    于是一场老套剧情上演,英俊的少年侠客救了富家小姐,受伤失忆后,富家小姐亲手照顾,日夜不停,两人情愫暗生,富家小姐以身相许,珠胎暗结,不料少年却突然恢复了记忆,并且家中早有妻妾,富家小姐不愿为妾,独自生下孩子,一人抚养长大。

    不过孩子不愿随他姓,而是随了母姓,后来这个孩子也成家立业了,他也一直暗中照顾,直到何善翎考中举人后,他才彻底隐去了他存在的所有证据。

    因为他想将何家作为他隐藏下来的血脉,作为一条后路,毕竟混官场的,谁不是仇敌无数,说不定哪天就栽了。

    整个何家,只有何善翎和他父亲知道他的身份,除了充足的资源,何善翎的官路,他几乎没有插过手,哪怕是一些关键时刻的插手,也是绕了无数圈子才影响到的。

    这一次让何善翎出手,他也是想赌一把,赌皇帝对这份计划动不动心,如果皇帝动心了,那么何善翎将青云直上,如果皇帝不动心,那么以他的身份也足以保下何善翎。

    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哪怕他们东林党谋划暴露了,皇帝也会保住何善翎,毕竟当当皇帝不像刻薄寡恩的皇帝。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