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后有个学霸红包群 > 第41章 长得很有福气
    带着这些心事,乐薇回到了学校继续拼命学习刷题得以续命的日子。

    其实难题做多了,乐薇也就渐渐地做顺手了。

    主要是,原主初中的基础还是十分扎实的,虽然因为生活上的剧变导致了她高一一整个学年几乎都是处于梦游的状态没学到什么东西。

    现在的乐薇一边复习高一的内容一边学习高二的新知识,总体效果还是非常不错的,而且随着学习成绩的提高她的自信心也越来越多。

    做起题目来,反而是更加的得心应手了。

    其实乐薇本来就是一个聪明的人,好像她上辈子能够从一个小龙套混到最好的位置,不正是因为她的辛苦努力?

    只是以前,她没有在学习上多下苦功夫罢了。

    现在在这方面上心了走上正轨了,结果就是如鱼得水了。

    乐薇的聪明劲本来就不用提了,如今更是沉迷学习不可自拔。

    而且她有良师益友,在红包群里抢到的红包,像是习题集或者试卷之类的。

    做完了,还可以请群友帮她打分,讲评。

    这样学习起来就更加的方便了,如此的良性循环,虽然题海战术是简单粗暴了一点。

    但是不可否认的,这是华国孩子们最习以为常也确实是最行之有效的方法。

    每次做题都会有对有错,做错了也不见得是坏事,起码知道自己在哪方面学得不好还有缺漏。

    及时纠正了,以后再遇到相同类型的题目,就不会再犯错了。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看见同桌,不自觉的乐薇又想起了那个问题。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邹凯外婆出事,好像就是在这个月?

    结果越想乐薇心里越不是滋味,再如何邹凯也当了她五年的同学,而且对他身上发生的一些事情她是可以感同身受的。

    终于在星期六的时候,乐薇买了一点水果打算去邹凯家看看情况。

    上一次在周老师办公室的时候,乐薇已经打听到邹凯家的地址了,这一次是特意让司机送她过来的。

    反正周末的时候哪怕继母继姐都在家,可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碌,她们又不是亲母女。

    乐薇不习惯向别人寻求温情,而严艺清走得是女强人路线,严佩最近好像是在她签约的经纪公司上表演课?

    反正,大家都挺忙的,没必要为了凸显一家人的感情特意黏在一起的。

    所以乐薇只是说了一句要出去,乐立伟大方的给了她一笔钱,其余的也没有多过问。

    真正到了邹凯家附近的时候,乐薇反而是感触更深了。

    那一片都是出租房,有点类似于城中村的那种,从马路旁边的一条小路拐进去。

    里面有许多小单间,有些门窗坏了都没人修的,来来往往的人都行||色||匆匆。

    乐薇根本就没有敲门,因为无从下手,直接就这么的走了进去。

    所谓的住房,一个单间罢了,厨具对在外面中间用一条门帘隔开。

    里面是床,外面则是放着沙发电视餐桌之类的家具,看着也都是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旧的。

    看着,乐薇脸上倒是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曾经她也在这样的地方住过好一段时间呢。

    这会儿邹凯正拉扯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奶奶,皱着眉头说:“我会想办法挣钱养活你的,婆婆,不要出去做事了。”

    外婆都快七十岁了,还要经常出去做各种兼职,每每邹凯看到了都十分心痛。

    老太太身上的衣服都很旧了还都打着补丁,但是看着却是把自己收拾的干净齐整。

    她也对邹凯皱着眉头,祖孙俩的表情倒是十分的相似。

    “你还小,现在最要紧的是读书,我可以养得活你的。”

    祖孙俩僵持着,虽然邹凯一直都是极力反对的,可是他也知道反对无效。

    从某些方面来说,外婆是一个十分固执倔强的人,这些年街坊邻居倒都是好心会接济他们一二。

    但是外婆坚持着一定要送邹凯去读书,她就是靠着种菜卖菜以及出去打零工,将大外孙养到现在的。

    乐薇咳嗽了一声,邹凯这才看到站在门外的人。

    结果,脸上的表情更难看了:“你怎么来了?”

    又问:“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乐薇干笑,却只能凶巴巴的说道:“这里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地盘,我为什么不能来?”

    “你——”算了,邹凯转过头去,不想理会这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

    他和班上大部分同学不一样,因为认识乐薇已经有五年了,自然是对乐家的情况十分了解的。

    结果呢,乐薇根本就不理会看起来脾气很不好的同桌,反而是对邹凯的外婆笑道:“奶奶您好,我是邹凯的同学,我叫乐薇。”

    “乐薇?”老太太笑了,“小姑娘长得真好。”

    在老人家看来,乐薇那可不叫做胖或者是肥,长得丰满结实才是有福气呢。

    “谢谢奶奶夸奖。”乐薇笑道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奶奶,我和邹凯以前初中就是同学了,高中文理分科之后又在一个班,实在是太有缘分了。”

    “是孽缘。”邹凯不满的嘀咕,实在是不愿意看到外婆和乐薇有说有笑的模样,继续呛声道:“你到底来这个鬼地方干什么?”

    “什么鬼地方,”乐薇一惊一乍的:“这不是你家吗?我们都是几年的老同学了,我到你家来看看也不可以?”

    “当然可以了。”邹凯的外婆笑眯眯的看着面前十分有福气的小姑娘:“既然是小凯的同学,丫头,留下来吃饭吧。”

    乐薇本来准备摇头的,如果她留下来作客绝对会给人家家里添麻烦的。

    转念一想,却只是举了举手里袋子,“奶奶,东西满沉的,我先进屋好不?”

    老太太本来准备点头的,下意识地看了外孙一眼,却是顿住了。

    邹凯也不吭声,他不知道这个同桌今天在搞什么鬼,但是他也从来没有在自己一贫如洗的家里招待过外人。

    乐薇才不怕他的这个冷脸,说了之后就直接走进了屋子,“奶奶,是香蕉和哈密瓜,老人家牙口不好也可以吃的。”

    她将一大袋的水果放在了屋中唯一的一张小桌子上,邹凯虽然不满,却还是讲究着待客之道。

    从一旁的一个老旧暖水壶里倒了一杯热水在一个陶瓷杯子里,想了想,却是用热水将这个杯子清洗了一遍。

    然后将水倒掉了才又重新倒出一杯水来递给乐薇,“我家里没有茶叶,随便对付着喝两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