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鲤大佬穿越年代娇养成 > 第36章匆匆
    汪桂珍带着两个小儿子朝东山口的小黑屋奔去,隐约听到身后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回头望去,好家伙,山道上乌泱泱地跟来一大群人。

    刘大锤走在最前头,秦老太拄着拐棍紧随其后,钱红霞大声呼喝着,好像在给众人打气鼓劲。钱老二媳妇手里拿着麻绳和麻袋,钱老三媳妇手握锄头催促前面的人快走……

    除去在地里干活的壮劳力,几乎半个靠山村的媳妇婆娘们都跑来了。

    刚刚汪桂珍跑到地里拉着两个小儿子到一边悄悄说话,并不想惹人注意,没想到钱老二媳妇还是偷听到了,钱老二媳妇大喇叭的外号果然名不虚传,转眼之间老钱家的小娇娇被疯女人掠走的消息在靠山村炸开了锅。

    看到两个妯娌手里的家伙,汪桂珍哭笑不得,这是去抓疯女人抢回小娇娇,又不是去捉鬼,用不着这么兴师动众吧!

    “不用理他们,咱们动作快点。”

    两个小儿子年轻体健,汪桂珍有信心能速战速决,赶在来帮忙的人之前抢回小娇娇,也省得再给疯女人不幸的人生多添麻烦。

    十八年来,靠山村人对疯女人视同鬼魅,除了村干部偶尔去慰问一下,村里人吓唬孩子不要乱跑时会记起疯女人的存在,没人会靠近疯女人和她的房子一步。

    钱利安和钱利康抢先冲进小黑屋,很快又跑了出来。

    疯女人不在屋里。

    那疯女人能带小娇娇去哪儿?汪桂珍一下慌了神。

    “会不会跑去丁家的老房子了?”

    “有可能!”

    小儿子的提醒让汪桂珍觉得有道理。

    当年莲杏是在老屋生的女儿,然后被婆婆逼着和丈夫搬去了山坡上的石头屋。

    莲杏的婆婆在外乡求了一个可以生男孩的偏方,只要儿子媳妇能搬到山坡上的石头屋睡觉,保证能给她三年抱上两个大孙子……

    汪桂珍迎向跑来的村民,让大家都回去该干嘛干嘛。

    刘大锤关切地问:“小娇娇找到了?”

    秦老太也跟着问了一句。

    家丑不可外扬,自己把小外孙女给弄丢了,小娇娇又是村里人公认的小福宝,汪桂珍怕面子挂不住,心里暗怪钱老二媳妇大嘴巴多事,这会更不能让村里人看她笑话。

    “小娇娇跟她大舅去玩了。”

    汪桂珍勉强挤出一丝笑,飞快地跟两个小儿子穿过人群,径直朝丁永胜家的老房子走去。

    “小娇娇没事,大家都散了吧,感谢大家对小娇娇的关心啊。”

    别人分辨不出汪桂珍说话的真假,钱红霞多了解自己的兄弟媳妇啊,汪桂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性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她不能说破。

    等大家散去,钱红霞马上去追汪桂珍,这时听到身后有人喊她大姐,钱老三媳妇也追了上来。

    原来了解汪桂珍的不止大姑姐钱红霞,钱老三媳妇也看出了汪桂珍心里的为难纠结。必须依靠自家人寻找小娇娇才行,小娇娇被疯女人抢走失踪的事绝对不能扩大。

    钱利娟正在院子里跟请来的工匠测量建房的尺寸,扭头看见母亲和两个哥哥从院门前一闪而过,不一会又见姑姑和小婶子也经过院门前,赶紧喊住她们,问发生了什么事。

    “小娇娇被山上的疯女人给抢走了。”

    “姑,你说啥?”

    恐怕这时全村也只有钱利娟还不知道小娇娇被疯女人抢走了。

    “别问了,赶紧过去找,噢对了,小明,小明——”

    钱红霞对着院里喊,王小明两手泥巴从门里探出头,钱红霞哭笑不得,让王小明老实在屋里呆着,然后慌忙去追汪桂珍。

    钱利娟只觉得眼发晕,难怪刚才突然看见母亲空着手跟两个哥哥跑过去时就觉得奇怪,钱利娟去找工匠前,记得母亲是抱着小娇娇要去南山找大哥钱利国的……

    钱利娟让工匠先回去,着急忙慌锁上院门直奔丁家老宅。

    丁家老宅和钱家院子斜对角,十八年没住过人显得阴深深的。院里的野草有半人多高,长着荆棘的野藤爬满了屋墙和窗户。

    钱利安找来一根长棍在前面探路,钱利康拨开茅草让母亲和姑姑婶婶可以顺利进入房间。

    “哇嘎嘎……”

    突然有人进来打破了屋里的宁静,两只乌鸦惊叫着盘旋几下飞出了破洞的屋顶。

    疯女人也不在丁家老屋。

    “哎哟我的小娇娇哟!我可不能活了,我可有什么脸活哦……”

    汪桂珍瞬间绷不住了,一屁股坐在屋地上大哭起来。

    “妈,妈,娇娇不能丢啊,娇娇你在哪儿呢?娇娇,娇娇——”

    钱利娟的情绪也突然崩溃了,哭喊着冲出了丁家老宅,一条青皮白肚的小蛇从树枝上掉下来,瞬间钻进了钱利娟的衣领,钱红霞看到这一幕吓得说不出话,脸色惨白着不会动了。

    钱老三媳妇冲上去抱住钱利娟,伸手在她的衣襟里掏了一把,揪出小蛇。

    看见小青蛇,钱利娟顿时昏了过去。

    钱利安和钱利康扶着母亲从丁家老屋出来,看见昏倒在地的妹妹,赶忙让姑姑过来先扶住母亲,再奔过去背起钱利娟。

    大家手忙脚乱回到家,钱利娟躺在炕上不住地抽搐,汪桂珍一会哭一会笑好像疯了一样。

    “哎哟喂,这可怎么好呢!”

    “得去请大夫来看看。”

    钱老三媳妇的话让钱红霞恍然大悟,赶紧跑出去请村西头的土郎中老韩头过来瞧病。

    雨后的阳光和空气都格外清新明丽,就连怪石都显出几分俊美奇丽。

    钱利民无心欣赏沿途风景,很快跑到东山口过来的石道,看见村里修水库的队伍雄纠纠地走来,迎上前拉住了大哥钱利国。

    “大哥,小娇娇哭闹着要找你,咱妈抱着小娇娇来找你了,我看你在这里等等她们,我替你去修水库吧。”

    钱利国对弟弟的话半信半疑,几个兄弟都不想他去修水库,几次三番拉扯着要代替出工,这回三弟直接跑过来要顶替他,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式。

    “不用替我,等我修好水库回去就带小娇娇玩,你赶紧回家吧,家里的屋顶该翻修了,你得在家帮咱妈盯着。”

    听出大哥不相信他的话,钱利民急了,发誓没有说谎。钱利民举着右拳发誓,这时看见一个女人快步走近,女人的怀里抱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挥舞着小手朝路边张望。

    “那不是小娇娇么?”

    钱利泰的眼神好,一眼认出了小娇娇。

    “糟了,那个是疯女人!”

    钱利国、钱利泰和钱利民顿时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