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冷宫娘娘完美逆袭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两败俱伤,自损取胜
    思绪来不及收场,温苒带着杀气已到面前。

    不留余力的一掌拍在盛泽胸口,将这个男人的狂傲一同击落。

    盛泽重重的摔在地上,不怒反笑。

    “有趣有趣啊,你越扎手我就越上瘾,再来!”

    盛泽兴致盎然的爬了起来,目光灼热的盯着温苒。

    温苒也不和他多言,奔着他冲去,招招致命,掌风带了刺一般,割得人皮肤生疼。

    一个不查,盛泽一掌打在温苒胸口,她连退数步,摇晃着身子,踉跄着稳住身形。

    “别打了,我受罚,你们别打了!”林夙言着急得大喊。

    温苒阴沉着脸,恶狠狠的瞪着盛泽,咬牙道:“林夙言,你给我闭嘴,你最好完好无损的,不然以后你找我泄恨,我会毫不犹豫的骂到你怀疑人生。”

    林夙言红了眼眶,摇着头。

    “你还要打吗?”盛泽微笑着问道。

    他也好不到哪里去,嘴角的红,滴落在了衣服上,开出朵朵红梅。

    “打。”温苒狠声道。

    撕开外袍,拔掉头上的首饰,脖子上蓝色的吊坠,在阳光下散发出神秘的蓝色光晕。

    抬手间,落地许久的铁鞭回到手中,一端还缠绕着寒剑。

    温苒取下寒剑,扔下铁鞭。

    她此刻需要近攻的武器。

    盛泽也取了暗卫手中的长剑。

    温苒拿着剑直奔盛泽,视死如归,浑身带着令人生惧的杀气。

    “有趣有趣。”盛泽笑道,提剑迎了上去。

    他以为温苒会反击,可接下来一幕,惊得他屏住呼吸。

    温苒看到盛泽手中的长剑丝毫不惧,眼中更加坚定,突然手中的剑往旁边移动分毫,直指盛泽的心脏。

    如果是这种情况下把他杀了,是不是就不用受制于他了?

    温苒撞上了寒剑,长剑划破衣服,刺入血肉中。

    她特意避开了心脏,这一剑虽然也是贯穿性的伤害,却只能让她受个轻伤。

    而他手中的剑,在她早有准备之下,刺穿了盛泽的胸膛。

    温苒眼中闪过一丝不甘心,紧要关头,盛泽竟然察觉到了她的用意,躲开了致命一击,偏离了原本计划刺中的地方。

    这一幕,把众人吓呆了。

    盛泽难以置信的看着温苒,嘴角的笑容越发癫狂。

    所有人都没想到,温苒会选择伤了自己,也要发财盛泽。

    温苒用力拔出长剑,推开盛泽,连连后退,剑尖咬住地面,支撑她摇摇欲坠的身体。

    盛泽微笑着,慢慢倒下。

    暗卫哪还管得了林夙言,赶紧跑向盛泽。

    令他们瞠目结舌的是盛泽还在关心温苒死活。

    “救王妃,所有怠慢,我让你们陪葬。”

    盛泽话音落下,就像全身力气散尽一般,双眼一闭,只余胸口缓慢起伏。

    “王妃!”琼花跑过来扶住温苒。

    她的眼中不像温苒第一次见她时那般冷漠了。

    温苒小脸惨白,勉强露出一个无力的笑容。

    “快把人带到房中,我去请医师。”暗卫发话了。

    这是温苒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她笑着看向奔她而来的林夙言,放心的闭上了眼睛。

    林夙言抱着她往房中跑,让琼花按住温苒的伤口。

    而他则是站在一旁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不停的来回踱着步子,时不时看向门口。

    在水一方中,君烈捂着胸口,蹙眉思索良久,蓦地起身,跑到郑允面前。

    “郑允,温苒出事了!”

    郑允手中动作猛的停下,疑惑的看向君烈,问道:“你……你找到她了?”

    君烈摇了摇头,指了指胸口,说道:“我这儿疼,肯定是她出事了。”

    郑允见此,埋头继续处理手上的事,脸上不易察觉的紧张偷偷滑走。

    “你太紧张了,主子武功高强,聪明睿智,不会出事的。”

    “不可能,她一定在城中,我要去找她。”君烈说罢,便转身跑了出去。

    郑允抬起头,无奈的摇了摇头,喃喃道:“主子,你没想到吧,他死活不相信你离开了这里。”

    君烈跑出去,正好碰上全城医师坐着马车,急匆匆奔向王府。

    他拉住一个人问道:“今天这是怎么了?”

    那人不悦的看了他一眼,甩开他的手,说道:“听说是王爷受了伤。”

    “王爷受了伤?只是他受了伤吗?”君烈呢喃。

    旁人当他是个疯子。

    君烈脑海里浮现那一日看到王妃时,抓住那人又问道:“那王妃呢?”

    “肯定是寸步不离王爷了啊。”那人语气不好的说道,烦了君烈莫名其妙的举止。

    君烈皱起眉头,暗讽自己太敏感。

    王府中,乱成一锅粥,好在二人的伤口被妥善处理好。

    在水一方,郑允趁着盛泽受伤,准备干一件大事。

    他面前站着数十名黑衣人,他一声令下,黑衣人散去。

    翌日,城中一客栈,人满为患,众人举着号码牌叫嚷着愿意散尽千金,只为那一丝清甜。

    原本生意兴隆之地,却因为食材腐烂不得不暂停营业。

    之间客栈高台之上,摆着众人见所未见的美食。

    郑允一身华缎,一改往日装扮,在温苒不在的日子里,将楼主的职责做好。

    看着手里的手札,上面的插画正与一一陈列的美食一模一样。

    “各位,这些菜色不需要散尽家财,需要多少银两,均已定价。”郑允大喊。

    台下立刻安静了下来。

    伙计抬上来一个架子,上面挂着无数木牌,每个牌子上都是菜名与价钱。

    那都是他们从未见过的名字。

    奶茶一类下面就有数十个小木牌。

    刨冰,冰淇淋,水果捞。

    洋葱圈,虾条,蟹煲,关东煮,比翼双飞,花好月圆。

    温苒醒来后听到奴才议论,脸上露出了一抹开心,抬头看向天空。

    琼花端来汤药,看到她站在门口,连忙跑过来,说道:“王妃,您受了伤,不宜出来走动。”

    “没事,我开心,想在外面坐坐。”温苒笑道。

    琼花递上药,道:“王妃先把药喝了吧。”

    温苒看着碗中的药,哑然失笑。

    “这药虽能治病,却难医心,这碗药治的又是哪一个病呢?”

    琼花垂眸,道:“王妃每日必服。”

    本来是一声感叹,没想到琼花以为是温苒在问她,竟老老实实的回答。

    “是药三分毒……”温苒发出声声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