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侯门纪事 > 第三十九章 情况
    夏扶柔娇声软语令程咏煜一阵腿软,鼻尖闻到她身上独特的美人香味令他神魂颠倒。

    正好身体有了反应,双手逐渐不受控制。

    夏扶柔柔软的力量推着他根本起步了根本的阻力。

    颜若汐眉头一跳,真是大胆,在这里也能办事?

    魏云听到奇奇怪怪的声音后知后觉他们是在干什么,白净的脸蛋一下子变得通红,紧紧地抓着袖子示意赶紧走,被发现就完蛋了呀!

    颜若汐正犹豫着要怎么办的时候,听到身后转来了轻微的动静。

    猛然转头就看到四哥颜铎一猫着身子走来。

    “四哥,你怎么也在这里?!”颜铎一认真看着她的嘴型。

    “娘在找你,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刚说完,他就听到了前方暧昧的奇怪声音,愣了一下瞬间反应过来,白白净净的脸蛋瞬间染上了红晕,而身旁的魏云已经“煮熟”成了猪肝红。

    颜若汐示意不要声张,打了手势让他们小心走出去不要被发现。

    颜铎一点头正要此意,却是一转身踩到了一个干燥的树枝。

    “咔嚓”。

    颜若汐都没有想到意外会突然间降临在他们的头上,巧乐兹都没有这么脆好吗?!

    “是谁在那里?!”

    程咏煜慌慌张张地从地上爬起来快速收拾整齐的衣裳,幸好只是衣领子歪了些,快步走向不远处的草丛。

    “快跑!”颜若汐一声令下,推着魏云倒向颜铎一。

    颜铎一头也不会抓着身后的人撒腿就往前冲。

    魏云被颜铎一使了全身的力气往前拉着跑去,颜若汐反而是被落在了后面。

    正跑了几步,腰部被一只宽大的手掌心拖出。

    “抱紧我”。

    低沉沙哑的声音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

    颜若汐猛地被踩空,赶紧伸出手抓住他的腰部,被拦腰抱起飞上了空中。

    抬头看到充满笑意的眉眼。

    “怎么又是你呀?”

    程沅晔稳稳当当地使用轻功从一个屋檐跳到另一个屋檐,很快落在无人的庭院里将她放下。

    “这里是皇宫,本王怎么就不能在这?”

    颜若汐松下一口气,“怎么哪都有你?”

    “我还想说怎么走到哪都能碰到你?”

    “本王好心救了你,你还这样说我,好心真是被狗吃了”。

    颜若汐被呛住。

    极其不情愿吐出几个字:“谢谢你”。

    程沅晔上下看了一遍全身,眼神暗沉不明。

    这一身的装扮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程沅晔挑选的,“好看吗?”心里有些忐忑,要是不好看怎么办?

    好在程沅晔冰凉的脸色逐渐变得柔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道:“好看”。

    颜若熙松下一口气,心里有些开心。

    “宝心阁做出的东西不好看岂不是砸了本王的招牌”。

    颜若汐:......好吧,就不应该让这位直男大爷来评价,狗嘴吐不出象牙。

    忽然间想起魏云和四哥,“糟糕了,我四哥和魏云还在那里”。

    千万不要被程咏煜抓住啊!

    转头就要往外走去,被程沅晔一把拉住手腕,又立刻松开。

    “不用担心,我看到你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了”。

    颜若汐这才放心,抬眼看了看周围尽是眼生的场景,“这是哪里?”

    “本王的宫殿”。

    颜若汐愣住了,看着庭院里杂草丛生,角落里堆砌着被废弃的物品仿佛是一个废弃堆,假山里下的湖水也是一片的干涸,看不出一点勃勃生机。

    阳光明媚的日光在这里根本就看不见一点的日光,不懂得风水的颜若汐也看出来这不是一个好地方,再加上这里看不到一个人影,所以这是一个很偏僻的地方。

    “宫人呢?”

    程沅晔硬邦邦回答:“没有”

    颜若汐不相信,“你不是安王吗?亲王也得有人伺候啊”。

    程沅晔脸上看不出一丁点反常的情绪,反而是颜若汐感觉到心疼,一个亲王殿下再皇宫连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这怎么过得下去啊?

    颜若汐伟大的母爱之情又浮上心头开始泛滥,坚定拍了拍他高大的肩膀,安慰道:“没关系,听说过‘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吗?这是老天爷对你的考验”。

    程沅晔看着她一脸的慎重,忍俊不禁,脸上的冰霜逐渐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融化,“嗯,我知道”。

    颜若汐都怀疑自己是收了一个乖崽崽,这么听话。

    程沅晔虚拉着她的手臂往里走去,“要去看看我的房间吗?”

    颜若汐犹豫,看男孩子的房间会不会不太好,转念一想,我是他的大哥,他是我的小弟,大哥看小弟的房间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对,就是没什么问题。

    程沅晔拉着她走进宫殿。

    但是颜若汐看到是宫殿外面光鲜亮丽,走进宫殿看到简单到只有几样简单的家具外还是心疼了一会。

    她的乖崽仔怎么那么苦,明明还是一个亲王。

    心疼其中没有发现程沅晔的手流连到她的手腕上轻柔地拉着她,也看不到背对着她的程沅晔嘴角微微地扬起。

    “你,你就住这里吗?”

    “嗯”。程沅晔沉声应道,牵着她慢悠悠走在这个宫殿。

    突然间发现一直都心生厌恶的地方也没那么讨厌了,余光看到娇小艳丽的女子微皱着眉头心疼她。

    僵硬的心窝头慢慢地凹陷,脸上的笑意更盛。

    越往里走就走到了房间,程沅晔推门而入。

    出乎意料的是,颜若汐在宽阔的房间里只看到正中间摆着一座灵牌。

    灵牌的桌子上放着新鲜的水果和食物,地上的火盆里堆着一小叠的灰烬。

    颜若汐想起程沅晔的母亲在八岁的时候便离世了。

    所以这一定是她的母亲的灵牌了。

    “我可以上个香吗?”

    程沅晔脸色一动,垂眼看着她一脸的认真没有丝毫的敷衍和马虎,轻轻点下了头。

    颜若汐拿起桌面上的香火,程沅晔点燃火纸,一瞬间香火点燃了。

    颜若汐跪在软蒲上,闭上双眼静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