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我娇养了渣男他叔 > 第六十九章 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荣儿
    萧怀烬看着面前人儿,她豆大的珠子就往下掉。

    她的眼眶里,是不是有掉不完的金豆子?

    他唇紧抿,箍紧了她,沉声道:“是尚书大人将你养得这样娇气,还是本王?”

    他自我反思。

    平日里是不是过分纵容她了。

    楚昭荣用袖子挡面,眼里氤氲着水汽。

    她此刻脸颊红扑扑的。

    丢脸。在他面前实在太过丢脸。

    前世的她心冷如磐石般坚硬,他记得她的刀子入他坚实的胸膛时,她都未曾眨眼。

    可经历了上一世的生离死别,她就变得如此柔软了。

    只为他,情绪反复。

    她此刻就坐在他的怀里头,显得她更加娇小又无助。

    他坚实的胸膛,能为她披荆斩棘,遮风挡雨。

    这或许就是年纪比她大一点的男人的好处。

    “你都不怪你侄儿,你都不想一想,是不是你的好侄儿动的手脚。”

    楚昭荣低垂眉眼,她雪白的小手捏住他胸前的衣襟。

    她能感受到男人身上的滚热。

    她这副模样,瞧起来像是在同他撒娇。

    萧怀烬眉头微勾,他好整以暇的抱着她。

    他指腹,摩挲着她的脸颊。

    莹润又细腻,被他指腹掠过,泛起了微微的红。

    “荣儿,你这是在挑拨本王与侄儿的叔侄关系么。”

    他只想逗弄逗弄她。

    看着她气得鼓鼓的样子,莫名心情爽朗几分。

    楚昭荣当时就岔气了。

    她现在火冒三丈,拼命晃动身子,挣扎着要从他身上下来。

    挑拨?她至于挑拨么!

    “你……!萧怀烬,我不想看见你!”

    她想锤死他!她重活一世,怎么就跟上了这个男人!

    若非忌惮害怕此时权势偏执的他,她早撂挑子不干了!

    他神色无澜,捏住她的手。

    跟弹棉花似的,软绵绵的,没半分力道。还想锤他?

    他冷声道:“别乱扭!”

    将她按坐在自己腿上。

    她若是再动,他就不保证能不能让她完好无损的从王府出去了。

    楚昭荣咬着唇,她秀脸苍白说道:“萧怀烬,你就是在报复我。你心里一直都很在意。”

    在意?

    萧怀烬俊脸冷了下来。

    他的确在意。

    他心爱着的小荣儿,可险些就要成为他侄儿的妻了。

    他这个做皇叔的,还要恭喜他们。

    “本王不想听见你说这样的话!”

    萧怀烬瞬时起身,将她抱起来走向他的房里。

    她被他抱着不敢乱动。

    只由他带着,来到充斥着他身上清冽木香的房中。

    他将她随手放在榻上。

    他冷峻的脸庞微缓,道:“今日来找本王,所为何事?”

    他拂袍坐下,看着她。

    楚昭荣衣裙缓缓落下,薄如蝉翼。

    她坐在榻上,伸手轻轻牵住他的袖袍。

    “也没有别的事,就是想来见你……”

    她心头鼓噪不堪,说道:“不过,那幅画你一定要去查清楚怎么回事。我担心萧子烨与楚芸淑在暗中计划什么,搅乱这次和亲。”

    明日相国公主纪长乐,要进宫了。

    大殿上,指不定会折腾出什么幺蛾子。他们必须提前防备。

    萧怀烬眸色暗沉。

    他敛袖道:“此事无需荣儿操心,本王会看着处置。”

    他朝着她递过手去。

    楚昭荣脑子一抽。

    她把自己柔软的小手,递到他的掌心里。

    “这,怎么了?”

    她还以为狗男人想哄他,直到看到他脸色更沉了,才发现自己误会了。

    萧怀烬眉头跳了跳。

    他想掰开她的脑子,看看她一整天都在东想西想些什么。

    他寒声道:“本王的画呢。”

    楚昭荣一顿,脸咚的就红了。

    他这个意思,是向她要画。

    她还以为,他要牵她的手。

    她从身上,拿出卷起来收好的画,缓缓递给了他。

    “我知道你肯定在腹诽我。我整天脑子里都在想你。”

    她眨了眨巴双眼,语气带着无辜。

    萧怀烬身形一僵。

    他瞟她一眼。

    “你最好是。”

    他接过了画,旋即唤来暗卫,“风御,务必找到这名画匠。抓到本王面前来!”

    隔着短短距离,风御都能感受到主上的怒意。

    不敢多说,“是!”

    风御拿着画像,立刻就顺着画工,全城去搜捕人。

    楚昭荣等风御走了,她唇上带着笑容。

    她张开手,双手从男人后背抱住了他。

    她玉润的下巴,磕在他的肩上。将他的腰身,抱得严严实实。手放在他的胸膛上,隔着他衣袍的料子,感受了一波。

    “萧怀烬,我都送上门来了。你真的不打算,对我做些什么吗?”

    楚昭荣拥着男人的腰身。

    鼻息里,满是他身上清冽好闻,沉稳的檀木香味。

    他身上的气息,直直勾着她。

    男人的身形一顿,他反手将她拎到自己身前,声音低沉道:“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荣儿,你此刻就像一只缠人的猫。”

    他将她摁在了床榻上,单手撑着她。

    萧怀烬庞大的身躯,带着压迫感。

    她娇躯,被他包裹在怀里。

    一大一小,格外的登对。

    楚昭荣轻声道:“你不是之前说我不守承诺吗,我说话算数。既然你想要,那我给你……左右,也不是没有过。”

    她的耳廓发烫。

    听着她喋喋不休的嘴,他覆了上去,堵住了她。

    他让她再也说不出话来。

    “等……”

    她还没来得及什么,就被他缠上了。

    十指紧扣,帷帐被他大手有力一扯,险些扯断!

    他宛若暴风雨一般,无止无休。

    楚昭荣只觉浑身骨架都散了,被他一根根拆开。

    她青丝凌乱。

    房门外,隔着薄薄的窗户纸,只能看见二人帷帐后的身影。

    一阵瓢泼大雨,雷声滚滚。

    外头的树枝都被压弯了腰,门前开得娇艳的花蕊被催残不堪。

    两个时辰后,暴雨渐渐停歇。

    房里,楚昭荣昏死了过去。

    她只觉自己要被拆死了。

    睡了许久,再醒来时,天满是阴黑。

    她浑身骨头都快断了,坐起身来时,身旁男人已不见。

    楚昭荣都不敢细想。

    她脸上发烫的坐起身,穿好绣鞋,推开房门出去。

    走路姿势格外别扭,一瘸一拐。

    找到下人,楚昭荣拦住问道:“你家主子呢?”

    下人看见楚姑娘一副蓬头的模样,吓了一跳。

    还以为楚姑娘被摄政王教训了,欺负了一顿才会这样。

    “主子在书房……”

    下人格外关切,问道:“楚姑娘你还好吧?主子他脾性不好,楚姑娘平日还得好好担待才是,千万不要触怒主子啊。”

    看见楚昭荣身上都是淤青,还有深紫深红的地方,她的嘴角都挂着血,青丝都是乱的,衣裙不整。

    主子这是下手多狠啊!

    楚昭荣一愣,不知道下人在说什么,“知道了。”

    她应了声,眼看天色已黑,打算去跟萧怀烬打声招呼回去了。

    蓦然间,她吃痛的抚着嘴角。

    狗男人真狠……是想要了她的命吗。他咬在她的唇上,都把她咬破了。

    她一瘸一拐的走过去,才想起来方才下人所说的话。

    “难道……竟是那个意思?!”

    楚昭荣脸瞬间噌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