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山秘境 > 第九章 夜探山庙
    九、夜探山庙

    张镇看着张磊手指的标记,听他这么一说,突然也觉得这个标记就是张家舞狮的那个只领狮的标记。

    发现了这个秘密的张镇和张磊自然喜出望外,兴奋的不行。他们俩个高兴了一会儿,突然又冷静下来。

    张镇说:“咱这高兴什么呀,就算知道这是咱张家狮子身上的标记,那有什么用呢?狗叼尿泡——空欢喜。”

    张磊脑子转的比较快,他看着由高兴变为气馁的张镇。拍着他的肩膀说:“这件事情你要这么想,你看昂。虽然你不能确定你梦里看到的东西是真的。那我们现在手里拿得这个图绝对是真的吧,我们无意发现的东西,你说这也不是谁故意戏耍咱的吧。”

    张镇不明白张磊要说什么,仍然满脸沮丧的说:“然后呢?”

    张磊也看出来张镇的失落,他就故意提高嗓门说:“然后,咱们就无意发现了一张藏宝图。”

    说话的张磊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张镇,怕张镇胡思乱想,又说:“好吧,咱不说藏宝图。那要是这里边还藏着其它什么秘密的东西呢?我们知道了不也挺刺激的嘛。”

    本来有点失望的张镇,听张磊这么一说,也瞬间来了兴趣。然后抬起头看着张磊让他继续说下去。

    张磊接着说:“既然咱们手里的图是真的,咱张家狮子身上的标记是真的。那你说咱是不是应该相信这个事情它是有联系的。那你想想咱接下来怎么办?”

    张镇看着张磊嘴角泛出来的笑意,脑袋一转,说道:“咱去李瘦猴家去找蛇袋子?”

    张磊一听这话,急忙说:“暂且不说李珂有没有蛇袋子,就算有,你觉得你能随便见到吗?那可不是她家的鸡,你跑到鸡窝就抓出来了。”

    张镇听张磊说的对,也不好反驳。就缓缓问:“那你说怎么办?”

    张磊卷了卷袖子,把头低下来,凑在张镇的耳朵边上说:“你看咱家的狮子身上有标记,你说李家的龙身上有没有标记?”

    张磊这么一说,张镇也觉得很有道理。

    “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那个龙身上也肯定有标记。你去看李珂的蛇袋子不容易,跑到庙里看他们的舞龙的行头总不会太难吧。再说了你不是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吗?咱今晚就去,等到了地方你随便一看,咱就跑。只要证明我们猜的这东西是对的就行了。”张磊像个将军一样,手叉在腰里,说着接下来的计划。

    虽然张镇对这事情有了兴趣,但他内心多少还是有些不太愿意折腾。于是又问道:“那你说万一那龙身上没有标记怎么办?”

    张镇一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阵势,张磊也多少也有点不耐烦了。便冷冷的说:“咱的神人啊,我也不是能掐会算的张瞎子啊。你怎么什么都问我啊?”

    张磊这一声抱怨,提到了张瞎子的名字,这让张镇突然记起刚才他想到地图上的标记和张瞎子“闹十三”时候画的那些黄纸上的符号很像。

    他想着靠自己的异能去回忆一下,可结果刚想到那些黄纸,他的记忆就想是被加速了一样,那些细节飞快的在他脑海里闪了过去。张镇试了几遍还是如此,最后只能放弃。

    不过,这也让他找到了新的突破,最起码他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干什么了。

    张镇看着还在气呼呼的张磊说:“磊子,就按你说的办,今晚我们就去庙里找李家的舞龙行头,探一探究竟。”

    张磊一听张镇同意了自己的想法,马上就眉开眼笑。但是现在还不到中午,到晚上还需要等很久。

    张镇哥俩接下来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谋划了一下晚上的行动,然后各自散去。

    1998年的农村,经济水平还非常落后。不过耿庄是个大村,自从公社在村子里落了户,耿庄早早就享受到了通电的待遇。最近这几年经济复苏,山上栽了电线杆,塬头十八庄这才普遍通了电。

    乡下人比较节约,那时候谁家里也没有多少闲钱。虽然说是通了电,但是很多人为了节省一块两块的电费,还是不愿意在晚上开灯。

    张镇家里可不一样,张通虽然不管乡下儿子的生活和学习。但是给家里却留了很多钱。几块钱的电费他们自然不放在心里。又因为夏天“闹十三”的时候,张镇给家里挣回来一台彩色电视机。彩色电视机在那个年代倒还是个稀罕物,村子里也不是谁家都有的。

    冬天大家都比较闲,一到了晚上,吃了晚饭。张家族里和张大头走的近的人就搬个小板凳来家里看电视。张大头以前是走过江湖的人物,对于这些他倒从来不计较。每天都乐呵呵的让张镇准时打开电视,调好台给大家看。

    刚开始只有几个人来他家里看,可是后来人就越来越多。小小的屋子里是再也坐不下了。张大头看着在屋子里挤得满满当当的人,他倒也不恼火,就让张镇把电视机搬到院子里给大家看。

    虽说是大冬天的,温度低。可大家看电视的热情高涨。后来一个个拿个板凳,穿的厚厚的准时准点的来张大头家里看电视,看电视的人群里也不乏李家调皮的小伙子。

    张大头没有想到这么多年来,张李两家的隔阂会让一部电视机给悄然化解了。虽然这只是个苗头,但这个现象是好的。张大头看着那些熟悉的、陌生的面孔倒也乐呵呵的。

    只不过让张大头唯一恼火的是,这电视剧里的情节都很精彩,看的人都憋着尿看。等到中间插播广告的时候,才一个个的去上厕所。数九寒天,滴水成冰。脑子里想着电视剧的人们,在张大头的厕所里也不好好尿,尿的满地都是,结了一层冰。要不是张大头手脚灵活,有天晚上上厕所差点就滑倒掉进厕所坑里。

    张大头受了刺激,从那以后每天晚上总会把厕所门给锁上。就怕再发生一次“马失前蹄”的事情。

    但这影响不了大家看电视的热情,刚开始人们还调侃张大头说:“你这老汉在厕所上挂把锁,怕别人偷你家茅坑里的屎吗?”

    但不管怎么说,张大头就是不给开这个门。从那以后,张大头家围墙边上就出现了一棵一棵的冰柱,杂乱无章,但都被上了颜色。大家戏称这是张家的“冰塔林”。

    这天晚上,正逢下弦月,天上黑漆麻糊的什么也看不见。张大头家的院子里,已经稀稀拉拉坐着几个早来的人在扯闲话。他们为了占个好座位,准备看今晚的“水浒传”。

    张镇和张磊早就约好了,就等大家在他家看电视的时候悄悄去半山腰的庙里一探究竟。

    张磊吃了晚饭,早早的来到张镇家里。帮着张镇搬出电视机,然后接好线,调好台。电视里正在播放广告,院子里的人也一个个来了,渐渐多了起来。

    坐在屋子里炕上抽烟的张大头看着,嘴里嘀咕着:“时代变了啊,这么一个小黑盒子就把大家都给号召来了。唉,想当年为了个重新‘闹十三’议事,也没有见大家这么积极。”

    张镇和张磊站在一边,看着大家一个个落座,然后等到了“水浒传”电视剧开始,他们就准备行动了。

    心急如焚的张镇拉了一把身边的张磊。张磊被今晚“武松醉打蒋门神”的好戏给迷住了,实在难以割舍。

    张镇见张磊这样,心里一急。直接在张磊的脚面上踩了一脚。这一脚用了点力气,疼的张磊马上就抱着脚叫唤起来,再也顾不上什么电视了。

    为了壮胆,他们出门前先偷偷喝了一口张大头泡的酒。然后张镇拉着张磊出了门,他们打算速战速决,靠着张镇过目不忘的异能,只要在庙里找到李家舞的龙,就看一眼,然后马上回家,保证谁也不知道。

    张镇和张磊双双来到半山腰上的庙门口。张磊拿出从家里偷出来香烟准备抽几口再进去。

    张磊嘴里叼着烟,刚划燃了火柴。张镇“噗”的一下就给吹灭了。然后压着声音,指着山庙中聊着灯光的屋子说:“抽烟也不分个时候,你一抽烟绝对暴露。守庙的张瞎子和李聋子,虽然都有各自的残疾,但他们有办法知道有人来的。他们要是觉得庙里进了人,一定会敲钟的。到时候事情就闹大了。”

    乡下人敬鬼神,这是村子里唯一的庙,自从重建之后,村子里就让张瞎子和李聋子一起守庙。怕的是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偷庙里存着的东西,更是为了和庙里供的神做个伴。

    张磊听张镇这么一说,也觉得自己做的不对。赶紧把没有点着的烟塞进口袋里,等着张镇的命令,伺机而动。

    张镇看了看庙院子里的动静,看不见一个人。现在冬天天黑的早,天一黑,张瞎子和李聋子就给神烧香,烧完香就锁了庙门,在屋子里闲坐着。一个聋子,一个瞎子,两个人聊不到一起。所以,此时的庙内十分安静。

    张镇从庙门的门缝里,能看到香炉里随着风一亮一亮的香头,并没有其他动静。张镇侦查完四周的环境,准备起身翻墙进去。一回头看见张磊趴着就是不起来。黑暗中他也看不清楚张磊的表情,他用手拉了一把张磊,只觉得张磊的身体竟然有些发抖。

    张镇心里暗自一笑,也不说出来。他觉得这个一身功夫的张磊子在打麦场上救自己的时候都没有腿软,怎么这时候倒怂了。

    他也不为难张磊,就转头低声说:“我看我还是一个人进去,你把手电筒给我,我进去看了马上就出来。你在这里给我放哨,要是有人来你就学三声猫叫。”

    张镇说完隐约听见张磊在喉咙里“嗯”了一下,站起身子接过张磊手里的手电筒就跳进院子里去了。

    院子里的墙有点高,跳下墙,蹑手蹑脚的走向大雄宝殿。张镇的脚刚踩进供着神像的大殿,就听见后边窸窸窣窣的有动静。

    张镇没有听见外边猫叫的声音,但他确实感觉后边有东西。他心里一凉,也不回头,马上闪进大殿,躲在门后。他要看看身后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