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王妃要休夫 > 第一章:祸起东宫(2)
    那为首的东门卫并未因此被沈贞贞恐吓住,双手抱拳,对沈贞贞道“奉陛下旨意,即刻捉拿沈氏入大内监狱”

    沈贞贞反笑“陛下?不该是太子命你们来的吗?太子此刻久久不至鸾凤阁,是招你们去了吧?”

    “也罢,从他求娶本宫的时候,就没想过能安安稳稳的过!本宫跟你们走一趟。”

    那为首的侍卫一招手,左右便有东门卫上前架住沈贞贞,奈何她力气虽大,对手却是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儿,又黑又有劲儿。

    她一挣,只觉得手腕被勒得酸疼,只觉得事有蹊跷,“等等——”

    东门卫不耐烦的咒骂“啰嗦婆娘。”

    贞贞的眼神入利刀一把,恶狠狠的腕过那名东门卫“恕我问一句大人话”

    “被捕下狱,总要知道是个甚罪名。”

    那咒骂人的东门卫显然有些不耐烦了,倒是旁边一位长得白净些的军爷说道“还不知道呢?我瞧你也是可怜,全家老小被抓紧大牢,和你透露一句。”

    “你和她多说什么话,莫不然还觉得她一家能被赦免不成,赶紧押了罪人去大内,这通敌的罪名,我看她沈家老小就是等死的份。”

    听得通敌二字,贞贞瞬间眉目一蹙,,此东门卫断然不会胡诌,她慌了神。

    “不可能,什么通敌,沈将军在何处?”

    众人皆嘲“东门卫奉命前去抚远将军府捉拿罪犯,沈将军已畏罪自尽。”

    脑中一哄乱,沈贞贞手中的佩剑毫无征兆的落下,再无力反抗,她扬起脸,环视阁内这一圈宫人,突的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很好,爹爹,您输了,输得彻彻底底。”

    鸾凤阁内诸人惯会看眼色,眼见如此,皆福身不敢出声。

    唯有翠婉儿,扑通一声跪下。

    “侍卫大哥,你们定是弄错了,我家小姐年方二八,怎会做那什么通敌的事儿,况且我家小姐今日才入这东宫,她不会的”

    贞贞见她如此,很是不忍心,展了一个勉强的笑,宽慰道“傻丫头,我没事的,别哭”

    “陛下有命,但凡沈家出来的人,一律压入大牢!”

    如此不同情面的东门卫,她沈贞贞今儿是领教到了,转而好言对翠婉儿“不怕,今日这祸,咱们是躲得过初一,也躲不过十五,迟早要来的,如今不过是早了一点,好丫头,你跟着我这些年,我记着了。”

    沈贞贞再问东门卫“大将军府,尽数入狱,是不是?”

    她挑起一抹淡淡的笑,仿佛将这一切都看透了。

    原来一开始,她就入了权势的局,那日太子对她莫名的靠近,暧昧不清的示好,就是为了这一刻吧?

    那么苏穆呢?

    太子的那名青梅竹马侍妾,她那从小长到大的闺中密友,那日夜里,墙角边窃窃私语的女子,一定是她了,她一直知道,嫁过来有个局在等着她。

    就因为当日夜里,她躲在围墙边,听那女子熟悉的声音对一男子说道“侍妾的位置,我还不够,远远不够,是我还站得不够高,不够显眼吗?那么是不是我爹爹做了抚远大将军,我就能名正言顺。我爹爹也不用再屈居人下,只是一个副统领。”

    当时她不清楚那名与苏穆说话的男子是谁,但她很清楚,说出这一番话的人是苏穆,而苏穆——

    那是一个温柔如水的奇女子啊,也是自那一夜,她才知道,原来苏穆的心里也有许多不平,不如意,而这些不如意,会在她嫁给太子后,使苏穆更加难受。

    她记得,在那日苏穆说完这一番话后,有男子轻轻的环抱住苏穆,那腔语气饱含对一个女子的疼爱,“若是我答应你,一定一定,如你所愿,把全天下最好的东西都给你,你该清楚我对你心意,绝无二心。”

    在那之后三日,她便被告知,选中为太子妃,十日后与太子完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太子殿下,是太子殿下是不是?”她嗤笑的看着一院的东门卫,突然之间似乎明了许多。

    沈贞贞一番笑声,惹得众东门卫脸色十分难看。

    “你们先放开我,这身喜服,我穿够了。”

    她三两下脱下喜服,只留下贴身的衣裤。

    众人面面相窥,心想着,这位太子妃怕是觉得东窗事发,活不下去了,索性连身为女人的面子都不要了啊,啧啧啧——

    脱去繁重的华服,沈贞贞一身轻,无所谓如何,左不过叛国之罪当诛,太子既然不把她当回事儿,喜服看着也是刺眼。

    “我自己会走,你们带路,去大牢的路——”她挽着哭泣不解的翠婉儿,一步一个脚印步走出这囚人的鸾凤阁。

    偏偏一声男声入耳“太子妃这是礼义廉耻也不要了?”

    贞贞自知说这话的人是谁,亦听见了诸东门卫的那一声声“太子殿下”

    缓缓的回过头去,顺着众人拜下的方向,身穿喜服的男子,双眸蹙起,显然一副不耐与厌恶的神情,正正望向沈贞贞那单薄的衣衫,甚至——他发现这女子,连喜鞋都脱了去,女子光洁的小脚踩在白雪上,冻得通红,她却面不改色的冷漠。

    红色的喜袜也覆在白雪之上,在雪天中,这样的大红色,格外刺他的眼——

    “太子殿下,臣妾怕是穿这衣服,您也是不情愿看见的,恐您嫌这身喜服碍眼,索性臣妾便脱了去,可有甚不妥之处?”

    这是沈贞贞第一次认真打量太子殿下,并无凶神恶煞的模样,只是眉宇之间英气凌然,身型修长,如此想想,与那日围墙边见着与苏穆相拥的男子身型相似,声音更是同人,只是与她说话淡漠。

    墨子渊倒是并不愿与她多说的样子,只是淡淡吩咐鸾凤阁宫人“给太子妃换套素净衣裳,送去大内牢狱。”

    “多谢——太子殿下”

    她沈贞贞咬牙切齿的拜过。

    女子单薄而无依的背景,就这样一点点的消逝在雨雪之中。

    墨子渊颇有意味的在后瞧她走远,眸眯成缝,意犹未尽的看着前方,看她模样不过十五六岁的女子,风气竟如此烈。不过,终究是可惜了如此一位奇女子啊,萧子晔如此想着。

    打灯的宫人不识趣,赔笑询“今儿殿下是去云翠阁歇息,还是去.....”

    为等那宫人说完后句,墨子渊扬长而去,只留三个字“云翠阁。”

    那老黄门诶一声,哈腰打灯,紧忙跟上了,用他那尖锐的嗓儿划破夜里的清净,“太子殿下摆驾云翠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