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妻管严:拒绝白富美 > 第25章 上司们的震撼
    “李总,不好了。”

    即将下班,徐良收到赵副总出事的消息,急忙来到李玉兰办公室。

    李玉兰整理着着装,包,正准备下班,“什么事情这么慌张?”

    “商臣一品的赵副总被拿下了。”

    “什么?”

    李玉兰手一抖,包差点掉在了地上,“你仔细讲讲什么情况?”

    商臣一品的业务,徐良也有参与。虽然他只是喝汤,但也有利益。

    徐良忧心的讲完消息。

    李玉兰确认了消失属实,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件事我心里有数,我去找向总,你忙自个的去吧!”

    姓赵的被拿下,李玉兰早有心理准备。

    但商臣一品家大业大,各方面的利益错综复杂。拿下一个有实权的副总,不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这是剁手!

    上午张欢才出手,下午姓赵的就被拿下了?这不是办事效率的问题了,这是恐怖!可怕!

    没想到她家狗子能耐有这么大!

    “李总,你来了?我刚收到商臣一品那边的消息,正要给你打电话!”

    李玉兰来到向总办公室,向总放下电话,“先坐,白经理马上过来。”

    很快,白经理也赶了过来。

    向总坐在茶几边,看着对面的两人,“这件事你们怎么看?”

    “如果商臣一品换管工程的副总,对彼此的合作,肯定会造成一些影响。但影响不会太大,毕竟有张欢横在中间。”

    李玉兰因为是项目负责人,事先开口。

    白婉婷说:“跟商臣一品的合作,肯定会一如既往。但细节处就不清楚了,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

    说着她瞥了一眼李玉兰,意思是,赵副总出事了,李玉兰这个对口的负责人,被替换的几率相当大。

    向总说:“白经理,赵副总出事的事情,是张欢在后面操刀。有张欢在,这件事对李总的影响应该不大!”

    “嗯?”

    白婉婷疑惑的看过去。向总吸了口大气说:“你不知道张欢生父是商臣一品背后那一位!”

    “嘶!”

    白婉婷失态的站了起来。

    “按照我之前的设想,姓赵的会有大麻烦,但不会倒下。没想到姓赵的不仅倒下了,还倒下的这么快。”

    向总慢慢吹着茶上的热气。

    表面有多稳,内心就有多震撼。

    之前张欢说要针对姓赵的,反正腾飞机械没损失,他就顺手推舟给马心仪打了个电话。

    身为总裁,向总习惯了从大局上看问题。如果他是商臣一品的总裁,反正姓赵的把该捞的已经捞的,让姓赵的把吃进去吐出一些,狠狠敲打一下就行了。

    直接弄死,影响稳定,得不偿失。

    至于张欢?好比他儿子要搬倒李玉兰可能吗?不可能!

    然而这种事偏偏发生了!

    这只说明了一点,张欢对商臣一品有绝对的影响力。

    原本向总只当张欢是个人脉关系不错的后辈,经此一役,才发现他还是小瞧了过去龟缩在公司的小业务员。

    向总喝了一口茶,“对于赵副总倒下的事情,我们这边,一动不如一静。李副总,你找机会联系一下张欢,探一探商臣一品那么的风向。”

    李玉兰和白婉婷相继点头。

    三人又聊了几句,两个女人一起从办公室出来,李玉兰说:“白经理,我们斗归斗,在跟张欢打好关系这件事上,最好别彼此拆台。”

    “嗯,我也这么想。”

    白婉婷点头。

    李玉兰又说:“晚上我们一起去张欢家拜访他一下?”

    “无缘无故的去拜访,不合适吧?”

    白婉婷想不到拜访的理由。李玉兰说:“我,张欢,向总一起踹过姓赵的一脚,现在姓赵的倒了,我自然要找张欢商量一下后续!”

    这一趟李玉兰可以一个人去,偏偏叫上了她,白婉婷收到了李玉兰合作的诚意,“去拜访的礼物我准备,就不用李总劳心了。”算是还了李玉兰的人情。

    “合作愉快。”

    李玉兰笑了。她一个人跑去张欢家,万一张欢老婆从中作梗,以后不准张欢跟她打交道了怎么办?

    多带一个女的过去,那就不一样了。尤其是白婉婷这种老的,就是紧急公事。

    李玉兰一个电话打给张欢,“张经理,商臣一品的赵副总出事了,晚上我们约个地方坐坐。如果你不能出来,我们去你家也行。”

    “没空,忙!明天上午,我去公司。”

    笑话,今晚张欢要跟媳妇破镜重圆,绝对不能被打扰。

    张欢毫不客气的挂线。

    李玉兰听到电话盲音,窝火的又一个电话打过去,“明天上午也行,但别来公司去酒店。不然的话,今晚我就去你家,告诉你老婆,说你把我吃干净了抹嘴不认账。”

    白婉婷听到李婉婷这么讲,睁大了眼睛。

    而张欢听到威胁,笑着说:“你有本事就来,看我让不让商臣一品换了你这个负责人?”

    电话再一次挂了。

    白婉婷在一旁说:“李总,怎么说?”

    “晚上我们一起去张欢家!”

    “看样子张经理不愿意。”

    “你就不懂,男人就怕外面的女人找上家门。我们过去给他老婆讲清楚事情的紧急,有了这一次,往后这小子想在我们面前翻浪,也得考虑我们会不会去他家闹事。”

    李玉兰眼波荡漾的讲着经验之谈。

    其实她就是一次谈客户,想走夫人路数,去了一次客户家。

    结果那个总想占她便宜的客户,再也不敢惹她了,担心被她缠上。

    从此以后,她这招没少用。许多人想打她主意,又不敢招惹她的原因就在于此,都担心她去家里闹。

    表现的人尽可夫,用的好,也是一把利刃。

    “你很有经验?”

    白婉婷的老公就是外面有人,她眼里揉不得沙子,离的婚。

    她对李玉兰这种女人,打心眼里不待见。

    面对白婉婷的鄙夷,李玉兰笑得更诱人了,“你少在我这装,大家都是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相信你离婚这么多年没找过男人,但你敢说,你没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想过?”

    如此虎狼之言,白婉婷消受不起,“别拿你自个去揣度别人!”

    “那我晚上去张欢家,你要去吗?”

    “去!”

    “当婊子又要立牌坊,我谁都不服就服你。”

    李玉兰见白婉婷真生气了,“开个玩笑,别往心里去。跟我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计较掉档次。以后我不说了总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