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叶尘池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三千一百三十七章 少阳如山
    “别做傻事,这件事,我来想办法。去吧!”张若尘实在不想面对夏瑜那双幽怨的眼睛。

    夏瑜退下去后,血屠展开神境世界,眼神幽沉,低声道:“师兄,只要你一句话,我想办法,干掉血宸。”

    “你疯了吗?”张若尘冷声道。

    血屠道:“那只能用第二策略,师兄直接去和大族宰摊牌,就说夏瑜是你的女人,谁都不能动。”

    “其实我还有第三策,直接生米煮成熟饭。”小黑阴笑一声。

    张若尘道:“你们两个都给我滚,让我清静清静。”

    这件事,说难办也难办,说简单也简单。

    其实就是张若尘一句话的事。

    但真的只是一句话的事吗?

    张若尘撑起窗户,看向神舰外的星空。

    星空中,黄褐色的星雾,像是一条河流贯穿东西。数之不尽的星辰,在星雾河流中闪烁。

    其中,有那么一些最为明亮的星辰,竟排列成一条直线,位于星河中心,显得诡异而又震撼,惹人无限遐想。

    也不知这是天体运转的巧合,还是某股力量故意为之。

    张若尘的心,逐渐平静下来。

    与浩瀚星辰相比,这些儿女情长的事,又算得了什么呢?

    千百万年后,这个时代所有的人都会化为尘土,所有的事都将烟消云散,唯有星空永恒。想着想着,张若尘不禁心情开阔,决定坦然面对眼前的一切烦忧。

    “这就是千星连珠吗,当真是百万年难遇之奇景。”

    张若尘感知到整个宇宙的天地规则,都变得活跃起来。

    星空中,阴气弥漫,各种阴属性的规则,完全将阳属性的规则压制了下去,道消魔长的意味,像是预示着一个崭新的时代将要来临。

    眼睛一亮,张若尘喃喃自语,道:“这或许正是天赐良机!”

    “哗!”

    太极阴阳图印在他身后显现出来,阴阳二气流动不止,亿万道规则有序的运转。

    与往常不同,太极阴阳图印中,阴阳不平衡。

    阴气盖过了阳气。

    剑道规则和真理规则在张若尘的调动下,涌入进阴气中,开始凝练少阳。

    借天势,破太真。

    ……

    最前方的落云神舰上,老族长皱着眉头,道:“听说,你要将夏瑜赐婚给血宸?”

    血绝战神身穿铠甲,披着战袍,英武不凡,笑了笑:“血宸资质不俗,但还配不上夏瑜。”

    “嘿嘿!”

    老族长不怀好意的一笑:“就知道,你是在算计张若尘那小子。那小子资质不凡,血脉强大,的确该留一个不死血族的种。不过,你对他也太好了一些。”

    “任何事都是相互的,你拿十分心对他,他才会拿十分心对你。张若尘很看重感情,这一点,十分难能可贵。”血绝战神道。

    老族长道:“但是猊宣老鬼支持的是你,是想将你推到酆都大帝那样的高度,做下三族的话语人,而不是张若尘。”

    “你指的是之前北师的事?”血绝战神道。

    老族长笑道:“那小狮子和你不是更合适吗?”

    血绝战神摇了摇头,道:“这世间,没有任何人可以娶猊宣北师,她是未来修罗神殿殿主的第一继承人。我上次去,完全是想与她战一场,看看差距还有多大。”

    “才太虚境初期,就想战那只小狮子,活该你吐血……咦!”

    老族长手臂探入虚空,半只手都消失不见,随即,将一枚符箓从虚无世界中抓了出来,看完符箓上的内容,一双浑浊的老眼,蓦地变得锐利慑人。

    “发生了什么事?”血绝战神问道。

    老族长脸上皱纹缩成一团,道:“酆都大帝回来了,在无定神海,约战昊天。”

    似惊雷响起,血绝战神浑身豁然一震。

    酆都大帝竟然在这个时候回来,任何人怕是都会联想到张若尘和无月的婚事上,哪怕他约战的是昊天。

    天尊之威,谁人不惧?

    血绝战神起身,眼神阴晴不定,道:“要不要取消婚礼?”

    “若酆都大帝真有此心,取消婚礼就能保住张若尘?”老族长摇了摇头,道:“再等等。”

    酆都大帝归来的消息,迅速传遍宇宙各方,真正是一举一动,让整个天下为之心惊胆颤。

    整个地狱界的修士,仿佛都被某种无形的力量吸引,通过各种方式,如同朝圣一般,向无定神海赶去。

    鬼族诸神最是兴奋,相约一起,要去观天尊之战。

    命运神殿却陷入一股可怕的沉寂之中,许多本是受邀前来参加婚礼的神灵,纷纷寻找借口,奔忙般的离开。

    酆都大帝刚好就在张若尘和无月大婚的这一天归来。

    哪有这么巧的事?

    “唰!唰!唰……”

    一道道神文,不知从多么遥远的地方传来,以某种奇妙的方式,直接在老族长的身前显现出来。

    空气中,直接浮现出文字。

    “婚礼照旧。”

    虚天的神文,如剑般锋利。

    “不需担心。”

    凤天的神文,像火焰一般。

    “娶!”

    九死异天皇的神文,像黑暗诡纹。

    “不惧,不退。”

    这四个字,是怒天神尊传来。

    血绝战神看着眼前这一道道神文,心中不禁生出强烈的震动,但,脸上的忧色散去,笑道:“看来张若尘和无月的这场婚礼,比我想象中还要复杂啊!没想到,连九死异天皇都发话了!”

    老族长也轻松下来,道:“其实老夫最没有想到的,是怒天神尊。他居然表态了!”

    血绝战神道:“其实很简单,这就是命运神殿与酆都大帝的博弈,争地狱界的主导权。地狱界由命运神殿说了算,还是天尊说了算,总得有个主次吧?”

    “若是因为酆都大帝回来,就取消张若尘和无月的婚礼,今后谁还会听从命运神殿的号令?”

    “诸天斗法,我们管那么多干嘛?喜酒,继续喝。”老族长端起酒杯,眯着眼睛,一口尽入嘴中。

    “哎,都怪你老不争气,你要是能封天,我们何必像先前那么心惊胆颤?”血绝战神道。

    “噗!”

    老族长一口酒向血绝战神喷了过去,怒道:“谁心惊胆颤了?老夫没有封天,不是实力不够,是不想和年轻人争。”

    “在不死血族,你能排进前三吗?”血绝战神道。

    “就你能是不是?老夫当年也曾叱咤风云,也曾只手遮天,可与天姥女神并肩杀敌,只是现在老了,血气下滑,不如当年咯!”

    “女神依旧是女神,可惜某人牙齿都快掉光了!”血绝战神道。

    老族长被激怒,准备好好教训血绝战神一顿,但就是这时,一道强劲的神力波动,从血彩神蜈舰上传来。

    血绝战神抢先一步推门而出,来到甲板上。只见,整个星空都化为一幅阴阳太极图,遍及何止万亿里之地,如同天道在人间的印记。

    “哈哈!这小子居然在今天破境,还真是喜上加喜。”血绝战神大笑。

    老族长看着眼前的阴阳太极图,神情异样的向血彩神蜈舰看了过去,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似乎窥透了什么真相。

    “笑吧,继续笑,等你外孙超过你的时候,你就笑不出来了!”老族长重新回到神舰中,嘭的一声关上木门。

    太极阴阳印快速收缩,回到张若尘身周十八丈的位置。

    在黑色的阴气中,一座白色神山显现出来,形态如剑,巍峨雄壮,散发真理光辉。

    这座白色神山,是真理规则、剑道规则、阳气凝聚而成,是少阳的具象化呈现。

    至于为什么会以“山”的形态显现,张若尘觉得,应该是因为,自己接触剑道和真理之道,都与山脱不开关系。

    所以,少阳自然而然,就以“山”为象。

    张若尘盘膝坐下,巩固少阳,嘴里吞吐阴阳二气。

    天地间的神气、圣气、灵气源源不断汇聚过来,每一刻他身上的气息,都会增强一大截。

    行至生死界星的七冤渡口。

    接亲的舰队,在三途河上,被一片浩荡的鬼云拦截。

    血绝战神的爆喝声响起,道:“鬼主,今日你敢挑事,本座必让你付出惨痛代价。”

    “大族宰莫怒,张若尘和无月是虚天指婚,谁敢阻止?我们来这里,只是想讨一份喜钱而已。”鬼主的声音含笑,震起连天水浪。

    另一位神音飘来:“自古以来,在三途河被拦下的接亲队伍,绝不止你们一家。血绝家族贵为始祖家族,张若尘富比神尊,连喜钱都不愿给我们吗?”

    河面上,万鬼哄嚷了起来。

    张若尘推门而出,看向远处黑压压的鬼云。一艘艘神舰,在鬼云中若隐若现,有十数道大神级的神威散发出来。

    “师兄,来者不善啊!”血屠道。

    小黑眼神沉重,道:“酆都大帝归来了,鬼主他们这些人再无顾忌,今天要过三途河,绝非易事。”

    刚刚破境的喜悦,被这一震撼的消息冲散,张若尘眉头紧紧一拧:“酆都大帝归来了?”

    血屠苦着脸,道:“是啊!我们也是刚刚收到消息,酆都大帝归来,于无定神海挑战昊天,这是真正要争天下第一了!不过,师兄也无需担心,大族宰传来消息,虚天和九死异天皇都已经表态,这婚事毁不了!”

    张若尘自语,道:“虚天还真是够硬,敢和天尊叫板。不过,九死异天皇这是什么意思?”

    ……

    昨晚做梦,梦见张若尘精神力已经八十九阶,马上就要完本了,当时竟有些不舍。一觉醒来,长长松了一口气,冷静下来,还可以再水几百章。

    这是真实的梦,为可以再水几百章求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