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我靠救人赚气运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假面
    为什么到了这个点,妈妈和姐姐还没有回来?

    白昼月的心里有些忐忑不安,然而她却只能被动地在家里等着,因为她没有可以联系安娴和韩美华的工具。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手表每变动一分钟,白昼月的心就要更揪紧一分。

    楼下传来了些许动静。

    白昼月轻轻地打开门,蹑手蹑脚地来到楼梯口,探头张望。

    “白昼月?”

    她听到了自家姐姐的声音,心里松了一口气,忙一边跑下去一边应和着,“我在呢!”

    安娴回到家里,见一楼一片漆黑,东西什么的也没有被人动过的迹象,心中便有些疑惑油然而生,她大喊一声,很快就得到了二楼白昼月的回应,那疑惑也就消散了开去。

    她看着白昼月气喘吁吁地跑到了自己跟前,问白昼月,“怎么不开一楼的灯?”

    白昼月顺了顺气,小声解释,“我今天一直在楼上写作业呢,刚刚才写好,没怎么在一楼。”

    安娴一听白昼月说的话,又问她,“那你吃饭了吗?”

    白昼月刚想说自己吃了,嘴巴都张开了,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她哽在了当场。

    安娴一看白昼月这个样子,就知道她没吃饭,于是就将自己手里边拿着的东西晃到白昼月面前一遍后,径直走向桌子。

    白昼月跟着安娴往桌子那边走,见安娴解开包装要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好奇地问:“这是什么呀?”

    “晚饭。”安娴一边将饭菜从包装袋里拿出来,一边招呼白昼月,“刚从餐厅里买的,过来,趁热吃。”

    白昼月的脚步顿住了。

    “餐厅?”她问安娴,“你怎么还去餐厅了?”

    “哪儿来的钱?”

    安娴毫不在意地回答,“不是我买的,别人送的。”

    白昼月心里的小雷达疯狂亮起,她面色一凝,又问,“哪个别人?你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安娴放下筷子,她转过身,看白昼月站在离桌子不远处的地方,梗着脖子问她问题,就是不肯走过来。

    “许尚把我送回来的,半路上带我去餐厅打包了饭菜。”

    “许尚。”

    安娴“嗯”了一声,“我本来不就是去他家里吗?这有什么奇怪的?”

    白昼月摇摇头,她终于肯走到安娴身边,却有些失魂落魄的。

    接过安娴递过来的筷子,白昼月看着满桌子的菜,心内却有些苦涩。

    她把筷子横在身前,眼睛定定地盯在一处看,不声不响。

    安娴发现了白昼月的不对劲。

    她用手中的筷子碰了一下白昼月的筷子。

    “怎么回事?”

    白昼月愣愣地抬头看向安娴,在触及到安娴脸上探究的神情时,她终于意识到了一些什么。

    顿了几秒,白昼月说:“妈还没回来。”

    “啊?”安娴一时没有意识到白昼月说的是什么事情。

    白昼月放下筷子,解释说:“妈妈今天应该下午四五点就回来的,可是她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安娴问白昼月,“现在几点了?”

    白昼月摇头,“手表没带下来,不知道。”

    她又想了一想,“应该十点多了吧。”

    话音刚落,白昼月看到身边的安娴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东西。

    等到那手里的东西发出亮光,白昼月才真正清楚那是什么。

    那是一支手机,还是一支高端的触屏手机。

    “你!”白昼月一下子就急了。

    “十点二十八啊。”安娴熄了手机屏幕,把它放回口袋里,“那确实是有些晚了。”

    “难怪许尚一定要送我回来。”

    白昼月见安娴没有注意到她讲话,凑到了安娴的面前,跟她大眼对着小眼。

    “手机哪里来的?”白昼月的声音有些急切,又带着些许震惊,“许尚送的么?”

    “不是。”安娴否认,“陈瑾然送的。”

    只是刚说完,她一手抵着嘴唇,思索了几秒,“也不能说是送,还是应该找个时间还给他。”

    白昼月呐呐又问,“陈瑾然为什么要送你手机?”

    她站起身来,无意识地就重复着那么一句话。

    “为什么?”

    安娴迷惑不解,“什么为什么?”

    白昼月猛地看向安娴,眼里带了一点红,“他们为什么······”

    她没有再说下去,而是转移了话题,“妈妈为什么还没有回来?”

    白昼月对话题的转变有些接受不能,但也顺着白昼月的话往下说了,她反问,“我怎么知道?”

    安娴看到白昼月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你不知道?”白昼月站起身来,后退一步。

    安娴眼珠子一转,她似乎是说错话了。

    “要去找吧?妈妈还没回来,要去找吧?”白昼月深呼吸一口气,平复了下自己的心绪,“你现在既然有手机,那打个电话给妈妈吧。”

    “有道理。”

    安娴说着,就从口袋里再次掏出了手机。

    等到她点亮屏幕,打开通讯录,看到里面存着的号码时,在手机界面上操作的手指却是一僵。

    白昼月紧紧盯着安娴的动作,在察觉到安娴的迟疑后,像嗅到了肉骨头味道的狗狗一般,立马就撵了上去,“怎么了?”

    “额——”

    安娴把手机又熄灭了,她转过头对着白昼月,嘴角扯出一抹笑。

    “没什么,我就是想起陈瑾然要我给他打个电话,我忘了。”

    白昼月双手交叉着环到胸前,她的神情严肃,语气也有些严厉,竟然不像是一个初中生,更像是一个成年人。

    “是这一通给陈瑾然的电话重要,还是确认妈妈的情况重要?”

    安娴说不出话来。

    她在调出通讯录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韩美华的手机号码。

    如果是冯安娴的话,绝对会记得,白昼月应该也知道。

    但是安娴不能大咧咧就把自己不知道号码的事情说出来。

    “我觉得······”她硬着头皮吐出无意义的字来,拖长调子想要再延迟些时间,可是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了。

    白昼月看安娴这幅磨磨蹭蹭的样子,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她冷冷一笑,“姐姐是忘记了妈妈的手机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