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烟雨神 > 第六章 荷玲派(下)
    莫辰辰一脸骄傲:“你呀,杀的是人家的二哥,你想想,她能不恨你吗?”

    玉瑶姬好像清楚些什么了:“也就是说,当初大师兄你杀了她二哥,所以她就来杀你,结果她心软了,没有刺到至命,然后大师兄你就想和他在阴间做一起,结果她死了,你没死,然后师父封了她的记忆,并让她重生了,对吗?”

    “是又如何?”

    莫辰辰不禁感叹:“不愧是师伯的女儿,竟然能够迷住咱澜哥,是挺牛的。”

    玉瑶姬问着:“这师伯究竟是谁?”

    “师伯是我们师父的师姐,名为上官颜钰,这小静正是她收养的荷花,师伯正是如今的仙后。”

    易暮澜又说到“那为何当初仙后会撒谎,骗天下人凌瑾莲死了,并且还对全仙族的人使用了忘颜之术。”说真的,这简直就是明知故问,找存在感。

    “他们自有他们的用意。”

    后来,小静好奇去了枫汐院把苏玖莲叫了出来,她们也往云之堂的方向去了。

    莫辰辰说到“一月后仙帝仙后太子还有仙族仙官都会赴宴,荷玲派一月后一百万岁寿辰。”

    随后,小静和苏玖莲侧趴在堂门外,偷偷的听着。

    易暮澜说到:“师妹,派中新弟子的衣衫为何还不给他们?”易暮澜已经想象出来了苏玖莲穿上是什么样子了,直领对襟,裙上还有无数图纹,还有那灰黑的披帛。

    “我正准备等会儿召集新弟子到云之堂堂前的大广场,一个一个的发呢。”

    荷玲派男弟子服装为黑色,女弟子服装为灰色。

    莫辰辰又说道:“这寿辰当日如何吩咐?”

    易暮澜眼神中充满了无趣:“只要让莲莲和我坐一起,其他的你们随意。”

    苏玖莲和小静听得正起劲儿,突然,后面,蓝贞儿走来,从后面拍着苏玖莲和小静的背:“两位师妹在干嘛呢?”

    把苏玖莲和小静吓着了,直接吓了出去,莫辰辰和玉瑶姬与易暮澜的眼神纷纷望了过来,小静拉了苏玖莲一起跪了下去,蓝贞儿见事不妙,走过去一瞧,里面还有人呐。也一起过去跪在他们三个跟前。

    易暮澜担心的说:“说,听到了些什么。”

    苏玖莲有模有样的学给了他们听:“师妹,派中新弟子为何衣衫还不给他们?就这句。”

    玉瑶姬大声的说:“大担。”

    易暮澜又说到“她是我的弟子,吓着了谁赔?倒是你那弟子,刚刚把莲莲吓着了,他名字是什么?”

    “这是我上一庙收的男弟子,名为蓝贞儿,性子顽劣不堪。”

    “行了,快快请起。”

    易暮澜把苏玖莲牵回了枫汐院,路上还是不停的确定苏玖莲究竟听没有听到前面那一段。

    苏玖莲不耐烦的说到:“易暮澜,我是苏玖莲,我知道你们一定是说了什么关于凌瑾莲的秘密,我是苏玖莲不是凌瑾莲,就算我真的听到了些什么,也不必这样的。”

    后来回了枫汐院,易暮澜把曾经单子玄的给他的全部秘籍给了苏玖莲,又拿出了五本不厚的书“这五本书中全载了的是幽枫琴,其余的可助你法力增强。”

    “对了,下午裙衫?”

    “你看这些书籍,我去给你拿。”

    后来过了一会果然许多奴婢去各处通知所有新弟子去广场拿教派衣衫。

    门外婢女说道:“还请苏玖莲速去广场拿裙衫。”

    易暮澜答到“来啦!”

    随后,差不过所有弟子都到了,就差苏玖莲了,易暮澜到了,缓慢的走来,就像散步一样。

    易暮澜说道:“莲莲正在看书,我替我家莲莲拿回去,成吗?师妹。”

    “自然可以,可否能说一下苏玖莲的穿衣尺寸?”

    易暮澜不停的张望四处的女仙,后来易暮澜看到了一个婢女,身高体重以及其他的差不多与苏玖莲相似,易暮澜把那个婢女叫到了去玉瑶姬跟前。

    “按她的尺寸给莲莲配一件裙衫。”

    玉瑶姬盯了那个婢女许久,看出了婢女的尺寸,最后把衣服给了婢女,婢女也给了易暮澜。

    易暮澜带着衣服回去了。

    易暮澜到了枫汐院:“来,莲莲,穿给我看看,这个灰色的,一定适合你,你穿着一定漂亮。”

    “易暮澜,你能出去吗?这枫汐院就这一个房间,你在里面,我还要去外面换衣服不成?”

    “就这样,我看着你换,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看了。”

    当时苏玖莲也很好奇,她开始怀疑小静跟他说的是假记忆了。

    “什么?”

    “不不不,我说错了。”

    后来苏玖莲又不想换了,因为天色已经不早了,即使是换了也没用,反正也不出枫汐院,天色也是不早了,换了也用不着。

    到了晚膳的时间,苏玖莲没去饭堂,易暮澜自然也没去。

    苏玖莲躺坐在后院里,看着这后院的莲花比前院的莲花要美许多,后来,眼神望在了天上个月亮上,仿佛心事重重。

    易暮澜看到此时的苏玖莲,心里也不好受,于是去了枫汐院的厨房,亲自为苏玖莲下厨。

    可在远处看着那背影,苏玖莲躺坐在椅子上,苏玖莲明明穿的是棕色裙衫,却看样子总是感觉她穿着的是黄色裙衫,一眨眼又变回了棕色裙衫。这是幻觉吗?

    苏玖莲想起下午在弹琴时,想起的那一段记忆,眼泪不受控制的往外流。

    因为苏玖莲想起了那一段记忆正是她用簪子杀了易暮澜。

    苏玖莲却一直不知道那是她的记忆,苏玖莲只以为那是一段想象幻觉。

    易暮澜做好的糕点,但却在糕点中放了***。

    易暮澜给苏玖莲端了过去,易暮澜放在了一个小桌上,又把小桌子端了过去,后来又拿了一个椅子,也座了过去。

    苏玖莲边吃着糕点边说“:易暮澜你说,你为何收我苏玖莲为徒?”

    “我爱你啊,自然要收你为徒。”

    “我怀疑小静与我说的记忆是假的,易暮澜,你说,我究竟是不是凌瑾莲?”

    易暮澜很果断说道:“不,你不是,你是苏家的人,凌瑾莲早就死了,你怎么可能会是呢?”因为易暮澜知道,若是凌瑾莲想起所有的记忆,必定会恨极了他,所以就骗了苏玖莲。

    苏玖莲拿起一块糕点想给易暮澜,易暮澜却不要,因为易暮澜知道,这糕点中有***,易暮澜又不是傻子,如果易暮澜真的吃了***,今晚可能就会发生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了。

    “莲莲,我就不要了,你自己吃吧。”

    苏玖莲把糕点不停的往嘴里塞,但易暮澜越看心里越开心。

    直到苏玖莲吃完了糕点,但是莫辰辰给易暮澜的***药效与药劲很强。

    不一会儿,苏玖莲走到易暮澜跟前,侧座在易暮澜腿上,躺在易暮澜怀里,用双手挽着易暮澜的脖子:“暮澜,为什么你喜欢凌瑾莲啊?为什么我不是凌瑾莲啊。”

    后来,苏玖莲又一个劲的扒易暮澜的衣衫,易暮澜还是把苏玖莲用法术丢晕了过去,又抱到了床上休息。

    后来,天亮了,易暮澜先醒先下床,易暮澜马上去了后院的椅子上假睡,让苏玖莲同情他。

    易暮澜假睡了许久,终于苏玖莲醒了,苏玖莲四处张望了许久,没看见易暮澜,后来起身去找易暮澜,在后院,他看到了易暮澜,寒风飘飘,苏玖莲竟然还会有一丝心疼易暮澜。把易暮澜拉下了椅子。

    苏玖莲把易暮澜从后院一路拖到床边,又用劲抬到了床上。

    苏玖莲随后换起了衣服,灰色的,苏玖莲穿着非常和身。

    易暮澜隐隐约约看到面前这个女人似乎穿着灰色的衣服,又像是梦中那个穿着黄衣的姑娘。。

    仿佛在不停的转换,一会儿灰色一会黄色。

    隐身在角落里的苏子绎还在静静的看着他们,手中还拿着一把红色的折扇,再加上红色的衣衫,简直堪称完美。

    此时,苏玖莲仿佛变了一个头发发型,衣服也变成了黄色。

    苏玖莲又取下了头上那只发簪,很尖,向易暮澜缓缓走来,嘴中不停用重语气说:“清澜,是你,你扰乱了我的生活,是你让我生不如死,我要让你死。。”

    易暮澜见事不妙马上起来了,看见此时的苏玖莲的手拿着发簪举在半空,易暮澜见事不妙马上把苏玖莲弄晕了过去。

    此时的凌瑾莲倒在床上,马上变了回来,衣服变回了灰色,头发样式也变回了苏玖莲原本的样式,但手中的簪子仍然在手上。

    不久,苏玖莲醒了,易暮澜也不停的问:“莲莲,你方才怎么了?”

    “换完衣服,我似乎感觉心中有个沉睡已久的东西忽然冲了出来,而我便被她击晕,倒了过去,刚刚怎么了?”

    易暮澜不想让苏玖莲拥有一些邪恶的记忆,就骗她说:“刚刚,你在换衣服,忽然晕了过去。”

    易暮澜也不知道刚刚她口中的清澜是谁。

    苏玖莲拿起手中的发簪说“那这簪子?”

    易暮澜就随意撒了个谎说:“我以前买的,现在送你了。”

    忽然,门外奴婢叫到“荷玲派所有人去云之堂,有紧急之事,还请快点。”

    “下去吧。”

    苏玖莲穿着灰色的衣裳非常好看,与易暮澜一同去了云之堂。

    到了云之堂所有弟子井井有序的四列十排的站着,四排弟子全部有序的向两侧后退:“参见大师伯。”

    还有两个:“参见大师兄。”

    苏玖莲看这样子,马上跑到最后面一个人排着第十一排,易暮澜又过牵住苏玖莲的手,易暮澜把苏玖莲的手举了起来“她,是我唯一的徒弟,可以与你们不同。”

    此时,众多女弟子开始羡慕苏玖莲了,除小静外,因为小静来荷玲派是来保护苏玖莲的安全的,但如果是要说起实话,她也就是来玩儿的,时候到了就杀了。

    易暮澜座在石椅上,苏玖莲就站在旁边。

    “有没有谁的衣衫不合身?”

    但是全部合身,没一个不合身的。

    “一个月后仙宫的仙官还有皇室皆会来我荷玲派赴宴,所以我派弟子奴婢要前三日内做好一切门派装饰,个人装饰。”

    弟子门此时吵闹极了“为什么地位那么高的都会来?”“他们与荷玲派为什么走得如此亲近?”此时小静也在努力的忍,小静也从没想过这荷玲派收的弟子连最基本的都不知道。

    莫辰辰又叫到道:“一个月后乃我荷玲派生辰。”

    又接着说到“大师兄,三师妹,我说了那么多了,你们能说句话不?”

    易暮澜冷冷说道:“这是你们请我来的,我还不想来呢!”

    玉瑶姬说道:“现在,我开始宣布弟子排行,从前到后,大至小分。”

    玉瑶姬之前还没有规划好的,她直接看着那些人,她认为修为比较高的就先念:“小静,蓝贞儿,莹多…………苏玖莲。”

    小静为大弟子,蓝贞儿为二弟子,就这样女一个又男一个苏玖莲成了四十一弟子。

    苏玖莲满眼怨气说:“凭什么,我也不差啊,并且我还是易暮澜的弟子,凭什么是最后?”

    玉瑶姬说道:“小丫头,就凭你师父是暮澜师兄,师兄是我们这里多少少女少男的梦啊。”

    苏玖莲走向前面一本正经的说道:“好啊,这易暮澜我不要了,你敢买不?仅需三颗灵珠即可。”

    此时无论是荷玲派弟子还是玉瑶姬都非常想买,但却都不胆。

    (在仙族,以灵珠为钱,三灵珠是一笔及小的数字,但在人界一颗灵珠都非常值钱。)

    易暮澜走向前,掏出几大个袋子灵珠:“莲莲今日竟想把师父卖了?如若是真的需要钱,我这里,你一辈子也不可能会花完。”

    易暮澜说完就把苏玖莲带到椅子上按住,把钱塞进苏玖莲怀里,说道:“师父永远是你的,若是缺钱同师父说一声,保你不缺灵珠。”

    易暮澜又对着玉瑶姬说:“三师妹,没事,让莲莲做四十一弟子吧,没事。”

    后来散了,各忙各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