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药香满园:神医娘亲不好惹 > 第五十三章 披着人皮的畜生
    沈木香坐在陈家的断壁残垣前,等着吴文瑞跟官府的人过来。

    “你是什么人,是不是陈家买的新媳妇?”一个颤颤巍巍的老头拄着拐杖从隔壁走了出来。

    沈木香警惕看着老头,她还没开口,老头探着头往里看。

    “你是不是害了陈家四口?”老头说话间身子就往后挪。

    “乡亲们,买来的媳妇杀人了,赶紧出来啊!”

    还不等沈木香说什么,老头扯开嗓子大喊起来,真不知道那干瘦身子哪来那么大的嗓门。

    废话不多说,沈木香备了充足的迷药,直接挥洒出去。

    “主人,你准备来一个倒一个吗?”

    小可爱的声音响起。

    “有什么不可以吗?”看着干瘦老人倒地,沈木香寻了个不起眼的地方坐下等了。

    “小可爱,你帮我看看,有多少人往这边过来?”

    沈木香冷着脸说道,“我怀疑这个村子里,有不少人是被拐卖来的!”

    “来了,主人,隔壁跑出来两个人,小心点!”

    “牛娃子,我听到你爹的喊叫了,人呢?”同样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婆和一个中年男人也从隔壁的破屋走了出来。

    “今天隔壁老陈家娶新媳妇,大家都识相不去烦,你爹操哪门子心。”

    “娘,你知道陈大他们娶了个什么样的吗,要是个安分的,就给小丽做个伴也好!”

    “牛娃子,女人是买来生娃的,不是让你疼的,她不肯从你,你就打到她从了为止!”

    老婆子碎碎念着,身边的男人唯唯诺诺,被老婆子数落了半天才道:

    “娘,你跟爹已经打断她的腿了,我……我真的下不了手!”

    “没用的东西,都跑不动了,你还拿不下,跟你老子一样没用!”

    沈木香将两人的对话听在耳,神情就冷下来了,所以,隔壁也有一个被卖的媳妇咯!

    “你……”沈木香直接走了出去,跟隔壁母子打了个照面,对方只才开了口,就被她一把粉给迷倒了!

    “主人,你是要去隔壁救人吗?”

    “看看,要是顺眼就救了!”

    沈木香听那母子二人对话,只觉得作呕,就想见见他们口中的小丽。

    隔壁房子也是破破烂烂,沈木香看到一个关着门的房间,用力一推。

    “滚啊,我看到你就恶心,我一天不死,我就不会让你们好过!”

    伴随着迎面而来的枕头,还有女人凄厉的叫声。

    沈木香身子一偏,没有被打中,同时也看到了屋子的女人。

    女人是躺在床上的,但半个身子挂了出来,一张脸上,几道结了痂的血痕交错。

    “你是谁?”女人发现来的是沈木香,陡然变了语气。

    “我是今天被人绑到隔壁的,你也是被抓来的吗?”

    沈木香看女人模样,心里不是滋味。多好一张脸啊,怎么伤成这样?

    她的腿?响起先前那对母子的话,沈木香又看向女人的腿,看到了女人的腿不寻常地弯着。

    “你来干什么,赶紧走,这家的人都是畜生!”女人恨恨道,急促地催沈木香离开。

    “你想离开这里吗?”

    沈木香开口问道,她只救自救者。

    “谁不想,可是我走的了吗?”女人凄楚模样恨恨道。

    “你赶紧走吧,我不知道你过来干什么,但是要是被牛家畜生知道了……”

    “你不用担心我,你说的人现在都躺在外面,官府的人也马上到了,你能跟我说下你知道的吗?”

    沈木香打断了女人的话语,“你是不是被这家人买来的,村里是不是有很多这样的情况?”

    “官府?你……难道你是官府的人?”

    沈木香的话让女人眼中突然迸出光彩来。“我……我叫颜丽,我是被人卖到了这里,这个村子太穷了,村里人的媳妇都是买来的。”

    “虽然我命贱,但是我绝对不会认的,我不甘心,害我的人享受着荣华富贵,我却要在这个鬼地方被人糟蹋。”

    “那畜生看我的眼神,我都觉得恶心!他相中我的脸,我就当着他的面划花;我有机会我就要跑,老虔婆打断了我腿。”

    “可是我只要有一口气,我就不会从了那畜生的,两个老畜生也不得好死……”

    沈木香听着颜丽咒骂话语,大抵上也就理清了颜丽的遭遇。

    倒不想这女子如此血性,脸还是自己划花的!

    “姑娘,你真的能救我妈?你……你还怀着孩子?”

    颜丽说了一大堆,猛然间盯着沈木香的肚子,有些迟疑了!

    “嗯,我怀着孩子,却还被人给绑架了,卖给隔壁陈家四个男人!”

    沈木香讽刺说道,“所以,我又怎么可能放过想要害我的人呢?”

    “沈大夫,沈大夫你在哪里?”

    吴文瑞焦急的喊声从外面传来,沈木香对颜丽笑了笑。

    “等着吧,我会带你走的!”

    沈木香说完就转身去接应吴文瑞跟官府的人,她身后,颜丽眼中透出希冀来,一双眸子格外的清亮。

    “我在这里!”沈木香走向吴文瑞,“这些人都绑了吧,官府的人呢?”

    吴文瑞看到沈木香,大大松了口气。

    “他们……都是沈大夫放倒的?”

    “嗯,这两个,就是拐子;这四个是买主!这老头老太跟儿子,是隔壁家的,里头也有一个苦主,这个村里,顾家还有很多买来的女人,官府要管吗?”

    沈木香面容镇静,指了指横七竖八倒地的几人,泰然自若模样,让其他人都有些惊讶。

    “我乃商阳县总捕头李昭,多谢沈大夫!”一个模样周正,身形伟岸的男子走了出来,他身后还有一队人,应该就是衙役了。

    “铛铛铛~”突然间,锣鼓声骤然响起。

    “有人抢媳妇了,大家赶紧出来!”

    沈木香面色一沉,村里人现在才发现吗?

    “沈大夫,你不用怕,我们的人会护着你的!”

    吴文瑞立马说道。

    “你让人去将隔壁的苦主先带出来,我倒要看看,这村子里,有多少披着人皮的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