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药香满园:神医娘亲不好惹 > 第五十九章 顺道休了她
    “木香,木香?”许荣叫了沈木香几次,终于让沈木香回了神。

    “是想到什么了吗,脸色这么差?”

    沈木香气啊,这绝对是系统有预谋的一次陷害!她一个外科医生,日以继夜地学中医不说,这还要她搞药妆了!

    “没事,就是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

    沈木香笑的牵强,颜丽的脸上已经缠好绷带了,接下来就是腿了!

    被许荣掀起裤脚的时候,颜丽有些闪躲,虽然看不见脸上神情,但她身子的僵硬,显然是有些抵触的!

    “放松些,你这小腿骨打断之后没有接上,现在有些错位,我需要先给你正骨!”

    许荣摸上颜丽的骨折处,神情就有些严肃了!

    “颜丽,许大夫的医术不错,你不用怕!”沈木香柔声安慰道。

    “是啊,颜丽,许大夫一看就跟那些男人不一样,他是大夫,在大夫眼里,男人女人都一样!”

    陈丫拉着颜丽的手,调侃道。

    “我……我不是怕,我只是一时不习惯!”

    颜丽解释道,石头村的那几天几夜,给她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她有些怕男人!

    “啊!”突如其来的痛,让颜丽顿时叫喊出声。

    “冒犯了,不过这骨头要是不推倒正位,以后还要遭罪!”

    许荣说道,就是趁颜丽分神,他才快很准地下手!

    “谢……谢谢许大夫!”颜丽咬牙忍痛道。

    “还有一边!”

    没一会儿,又是一声大叫,但好在这之后,就是上药了!

    “我感觉腿上好烫,这也是正常的吗?”颜丽不敢动,只揪着床单,绷紧了身子。

    “忍一忍,续骨生肌肯定是有感觉的!”沈木香在一旁解释。

    看着许荣帮颜丽上绷带夹板,沈木香继续说道:“你脸上的绷带七天之后解开,到时候你就会发现脸好了!”

    “腿上续骨要长一些,一个月之后再解开,肯定长好了,到时候你就跟以前一样了!”

    许荣做好这一切之后,不禁也问道:“她脸上这药不需要换了吗?我看跟早上给那孩子开的药,药方差不多?”

    “颜丽的伤跟孩子的伤不一样,而且差不多又不是一样?”

    沈木香笑笑道,“虽然都是去腐生肌,但个中几味药不一样的话,效果就不一样!”

    “还有她的腿伤,并没有赵玉郎那么严重,所以也无需再换药。”

    “看来这就是所谓的千人千方,难怪木香你丝毫不怕药方外泄!”

    许荣感慨道,对沈木香深表佩服。

    “陈丫先陪颜丽说说话,许叔,我们去前面吧!”

    沈木香看许荣也是辛苦了,又把许荣带过来的二两银子还给了许荣!

    “木香,你这是做什么,于我来说,这是举手之劳而已!”

    许荣受之有愧,推辞道。

    “许叔,这钱你拿着吧,这不也是耽误了你的功夫吗?”

    沈木香却是很坚持,“我真不差钱,这钱是你该得的!”

    “你能让我看到这几张精妙的药方,我就已经受益匪浅了,这钱你拿着吧!”

    许荣还是不肯收,“而且木香啊,你这肚子又大了些,我看施针于你来说已经是极耗心力的事情,如此日后,你还是以修养为主吧!”

    “许叔,这钱你收着,说真的,前些日子,济安堂掌柜来我这买了那给赵玉郎治腿的药方,给了八百两,我是真的不差钱。”

    “而且许叔,我后期想在村里种草药,还需要你牵线!”

    “什么,种草药?木香你这院前院后种的还不够吗?”

    许荣很意外,她要那么多草药干什么?

    沈木香是在知道系统坑她之后,脑子转的很快。那几张方子上的的药,其实都可以种植的,若是后期她真把店给开起来了,自己村里拿药总好过去外头买啊!

    “以后,你看我现在样子,也干不来太多,或者等我生了孩子之后吧!”

    沈木香估算着时日,三个月内开出香粉铺子来,等等,颜丽不是说自己家以前就是开脂粉铺的,难道系统是知道颜丽能为她所用?

    “许叔,我这也是先给你透个底,日后大抵上我还是需要大片地种药的!”

    “木香啊,其实吧,以你日后在村里的地位,倒不需要我牵头,只要你跟吴家说一声,地不是问题!”

    许荣如实说道,那吴举人手臂的伤,他不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木香想想也是,“许叔,日后我多有不便,还是需要你帮忙的,这钱你便收下就是了!”

    许荣这才真的收下了,毕竟沈木香一个方子能卖八百两银子,他见这边事情已了,便告辞了!

    沈木香送走许荣之后,就回屋休息,喊了小可爱几遍都没有回应。

    既然联系不到系统,沈木香就看起那几张药方来,鸡贼的系统,不是说是救人的吗,这些个美容的方子居然也分等级,怕不是敛财的吧!

    当日夜里,那烧伤孩子的父母也没来找沈木香,可见孩子夜里没有发烧。几日无事,赵二龙来了趟拿药,沈木香就等到了官府的人来了!

    “沈大夫,大人请几位苦主前往衙门指证!”来的还是李昭捕头。

    “我是无妨,只颜丽这几日在治伤,怕有些不便。”

    沈木香如实道。

    “可否让我见见!”本着负责的态度,李昭开口道。

    “倒也无妨!”沈木香带着李昭前往后院,“不过颜丽脸上都缠着绷带,只怕你见了也认不出啊!”

    李昭一愣,似乎在思索着颜丽模样。

    “李捕头!”

    只真见到了,李昭还真的开不了要颜丽也去县衙的口了!

    “如此,我跟陈丫一道去就是了!”沈木香说道,“我倒是挺想我那表哥表姐的!”

    “沈大夫身怀六甲,不如在县里过一夜,省的舟车劳顿!”

    李昭建议道,白溪村到商阳县,坐马车都要两个时辰!

    沈木香想了想,说的也是,便是应下了,交代好田草儿,拿了些东西,带着陈丫就坐上了去县衙的马车。

    “等等!”快到村口的时候,县衙的马车被叫住了!

    “木香,带上舅舅,舅舅也要去看看凤娇跟成虎!”

    拦车的是余大成,“顺道跟杨氏说话,我要休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