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主! > 第卌七章我不想再杀人了,你们别惹我!
    从古至今,白莲教就是装神弄鬼、造反作乱的行家,自其出现并兴起之后,历来都是造反先锋。

    从元到明,再到今朝,甚至是百年之后,依旧有余孽横行,在社会上造成了很大的隐患。

    但凡是白莲教的高层人士,每个都精通装神弄鬼的把戏,以一些障眼的戏法来欺骗民众。

    让民众以为他们有神通在身,比如什么滚油取物、刀枪不入、吞火咬刀子等等,却全都是些骗人的把戏。

    如今,时值王朝末年,原本沉浸下去的白莲教又死灰复燃,活跃在时代的舞台上。

    朝天观是白莲教在南方的分坛所在地,汇聚了整个南方分坛的精英教徒。

    坛主九宫真人以下,有左右护法、四大金刚、八大卦长等教内高层。

    再往下,还有数以千计的中坚力量,个个悍不畏死,信仰坚定,如同死士。

    除此之外,信仰不坚定的普通教徒并不被列入其组织名单,只能算是外围力量,可有可无。

    在整个南方,就各势力的实力强弱而言,除了明面上的朝廷之外,数白莲教的势力是最强。

    哪怕是地方衙门、各国租界,都不敢捋白莲教的虎须,生怕其惹出大乱子来。

    但是。

    就在今天晚上。

    整个朝天观中,白莲教南方分坛,上自坛主九宫真人、左右护法、四大金刚、八大卦长,下至近千名中坚教徒,无一幸免,尽皆被人屠戮一空。

    鲜血流成了一条血红色的小河。

    血腥味冲天而起,传遍了方圆几里。

    苏昭走出朝天观的大门,之前进入观中时所杀的那两个教徒尸体,还在原地没人管。

    入目所及,乌央乌央的人,却是白莲教的普通教徒,一个个都目光呆滞,仿如木头人。

    “呵呵!”

    他摇头笑了一声。

    本来,他不想和白莲教有所交集。

    他苏昭只是一个普通人,并无太大的志向。

    什么称王称霸、称宗做祖,通通都没有。

    但奈何,世事无常。

    他不想去惹事,事事都总惹到他头上。

    前世看这部电影的时候,白莲教的做法最令人感到难以接受。

    这些人火烧同文馆,将同文馆教学老师的皮都剥了下来,挂在同文馆内。

    甚至连六七岁上学的小孩子都要杀掉。

    就因为这些孩子接触了西方的文化。

    “扶青灭洋”是他们的立教理念,也是对外的宣传口号。

    在这个口号下,穿西方服饰的十三姨成了可杀的妖孽,同文馆那些教学的老师,学习的小孩子,也都是必须杀掉的妖物。

    这种残忍的行径,是任何一个拥有现代思想的人都难以接受的,苏昭哪怕是再自私,也有热血的一面。

    别说是现代人,就连古代人都看不下去,所以,原著里才有了黄飞鸿怒闯朝天观,杀死九宫真人的事情发生。

    毕竟,人心向善!

    “我不想再杀人了,你们别惹我!”

    说了一句之后,苏昭信步走出朝天观,往天然居的方向走去,看都不看这些人一眼。

    这些白莲教徒在一开始得知有人闯进朝天观的时候,一个个激动不已,对苏昭喊打喊杀。

    等到他们得知闯进大殿的苏昭正在与九宫真人交手的时候,这些普通教徒都安静了下来。

    在他们的认知当中,大师父九宫真人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是无生老母座下亲传弟子,有神功传承、法力在身。

    苏昭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以前听都没听过,肯定会被九宫真人打死或者捉住,根本就用不着他们担心。

    况且,不得上头允许,这些普通教众也没资格进入正殿,即便是想要插手苏昭与九宫等人的争斗,也没办法。

    可令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

    苏昭竟然在顷刻间,便杀死了九宫真人与诸多教内高层,就连那些中坚教徒都死伤惨重,没留下几个活口。

    杀人如麻,真正的杀人如麻。

    苏昭杀的如此利落与快速,一时间,这些普通教徒都难以接受事实。

    说好的刀枪不入呢?

    说好的亲传弟子呢?

    说好的法力护体呢?

    当一个人用生命去维护的信仰被人摧毁的时候,那么他的心灵也会像被摧毁的信仰一样,处于崩溃的状态。

    朝天观外所有的普通教徒得知了大殿里的战斗结果后,全都呆滞了。

    面对绝世凶人苏昭施施然走出来时,他们仿如被下了定身术的木头人一般,竟是连粗气都不敢喘一口。

    待苏昭的身影消失不见之后,才有人反应过来。

    有人缓缓跪了下来,捶胸痛哭:“神功护体啊大师父!刀枪不入的大师父!怎么都没用了?”

    第一个人哭声响起之后,其余的教众也都相继崩溃,今晚发生的巨变,将他们心中的神话瞬间打破,这些人全都茫然失措,浑然不知道下一步将怎么走下去。

    也有心思灵动之人,却是心中敞亮,无论如何,诺大的白莲教,在整个南方的势力就此土崩瓦解,灰飞烟灭。

    这是天崩地裂的大地震,势必会引得整个南方震动不安。

    以往,被白莲教压得不敢反抗的势力,在得知了白莲教土崩瓦解之后,肯定会进行反扑。

    那么,他们这些白莲教余孽还会有好下场?

    想到这里,不少人悄悄脱下身上的丧服,悄悄地退了出去,拔腿就跑。

    一个人逃跑,很快就引起了连锁反应。

    两个,三个……无数人都转身就跑,边跑边脱下身上的白衣,扔得远远的。

    不一会儿,原地再无一人。

    ……

    天然居。

    张少筠上了楼,进了黄飞鸿事先准备好的客房中洗漱了一番之后,很快就出来了,来到楼下。

    楼下,普通的食客已经走得一个都不剩了。

    得知了被白莲教通缉的雌雄双煞入住之后,他们哪敢再久留,一个个买了单之后,飞速离开。

    因此,整个客栈只有黄飞鸿、梁宽二人坐了一桌。

    柜台后,吴掌柜欲哭无泪。

    “飞鸿,苏大哥还没回来吗?”

    张少筠下楼后,急忙问道。

    此时,距离苏昭离开已经有了半个小时。

    “还没回来,不过,十三姨你不要急,苏兄弟的身手比我还好,出不了什么事,安心等等就好。”

    黄色飞鸿心中也着急,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安慰起张少筠来。

    “他会不会出事啊?”

    张少筠坐下来后,脸上露出一丝担忧。

    “不会的!你要相信他!”

    黄飞鸿摇摇头道。

    “哈哈,黄兄说的不错,我能有什么事!”

    这时,一个声音从客栈外传来,可不正是苏昭回来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