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穿之纯妃躺赢日常 > 第八回 失约
    目睹她因紧张而泛红的芙蓉面,弘历忽然就想逗一逗她,“你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苏玉珊虽没经历过,可她到底是从现代而来,对那些事还是有所了解的,“无非就是避火图上的那些事儿呗!”

    只解了一颗扣子,弘历便停了手,饶有兴致地问她,“那你是害怕还是期待?”

    怕吗?其实她对这种事还算看得开,并不是特别惶恐,只是没有尝试过,难免有些紧张,

    “我若说实话,你不会笑我吧?”

    背靠着帐里墙面,弘历换了个姿势,手肘撑在膝盖上,笑应道:“但说无妨。”

    此乃人之常情,苏玉珊不觉得有什么丢人的,遂与他说了心里话,

    “有人说,洞房花烛夜是很美好的一件事,人嘛!都有好奇心,我也不例外,我也曾想象过我的第一次会在怎样的境况下发生,是欢愉还是痛苦。”

    一般的女子遇到这种问题都会羞涩不肯答,或是不敢说实话,可她却大大方方的与他讨论,并无扭捏之态。弘历赞赏之余,仔细一品,又觉不对劲,

    “你与郑临自小便有婚约,你所幻想的人,一直都是他?”

    乍闻郑临的名字,苏玉珊愣怔了一瞬才反应过来,“好端端的,你怎的又提旧事?关于他的事,我毫无印象,又怎会幻想他呢?再说我已然与他了断,那些事你都知道的,这会子又来挖苦我……”

    看她变了脸色,似是不大高兴,弘历当即改口,“我不过随口一提,并无他意。”

    “有婚约的事我一早就跟你讲明,从未隐瞒过,你若介意,大可将我送出府去,我不想过这种整日被人猜疑的日子。”

    苏玉珊之所以敢这么说,自有她的考量,若是弘历真的同意,那再好不过,若他不同意,那就当她是在赌气,谁让他先提郑临,这可怪不得她。

    弘历诧异的同时又觉头疼,他是真的没想到,姑娘家的心思竟是这么细腻,一句话竟能联想那么多,

    “我若真介意,当初你忤逆我时我就该将你送走。”

    苏玉珊不明其意,“我何时忤逆过你?”

    “我初来你房中那日,你说的那些话,怕是没几个男人受得了。”一想起那晚的情形,弘历便觉不舒坦,苏玉珊却是一脸懵然,

    “我不记得那晚的事,我到底跟你说了些什么?”

    那些事,弘历本不愿提,可若一直藏掖着,终归是一道心结,既然今日提及此事,索性把话讲明,

    “你说你心中只有郑临,他才是你的未婚夫,是你要嫁的人,你是为救他才迫不得已入了宫,你认为是我破坏了你们的姻缘,让我放你离开,成全你和郑临。

    入宫是你自己决定的,我从未逼迫过你,使女也是皇阿玛所赐,我没得选择,皇阿玛金口玉言,将你赐给我,你是我名正言顺的女人,你觉得我可能让你走吗?”

    原主居然为了郑临而与弘历提出那样的要求!怪不得弘历会如此生气,高傲如他,哪能允许自己的女人心里藏着旁人?

    看来原主真的很爱郑临,这样的感情难能可贵,这样的勇气亦令苏玉珊佩服,但也仅仅只是佩服,她并不赞同原主这种孤注一掷的做法。

    身在皇权为尊的社会中,像弘历这样的皇子,他不会在意一个女子的感受,只会在意自己的颜面,苏玉珊深知这一点,也就不会报什么幻想。

    至于原主和弘历的矛盾,她一句失忆便可带过,佯装懵然,“是吗?我真的这么跟你说的呀?”

    何止如此,还有更过分的,“你还以死相逼不肯圆房。”

    至此,她才算真正明白原主与弘历的矛盾根源所在,“所以你就走了?”

    “不然呢?难不成我还能对你用强?”弘历自有他的骄傲,“我又不是没女人,可做不出那样的事来。”

    没经历过的事儿,苏玉珊才不承认,“那些事我都不记得,就连郑临也给忘了,自然不会再生离开的念头,你若还为那事儿跟我置气,那我就太冤枉了。”

    “你冤枉?那话不是你说的?”

    明眸轻眨,她的眼中写满了无辜,“我失忆了,毫无印象,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反正没个对证。”

    她这话意有所指,弘历又岂会听不出来?“难道我会胡编瞎扯?”

    眼看情形不对,她又开始往回找补,“即便是真的,但那都过去了,我愿意重新开始,单看你愿不愿意翻篇儿。”

    初初起争执那晚,弘历的确震怒,但当得知她失忆之后,看着她那茫然又无辜的眼神,他终是不忍再责怪她,

    “我若真与你计较,便不会再来见你。”

    今晚的气氛原本很和睦,愣是被他的一句话给冷了场,苏玉珊心里窝火,侧过螓首,不满娇哼,“说得倒是好听,指不定哪日你又冷不丁的拿旧事来暗讽于我。”

    被数落的弘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明明该生气的人是我,你反倒与我发脾气。”

    “是谁先起的话头?”

    香腮微鼓的她像一只炸了毛的小猫,奶凶奶凶的。她这般与他较真儿,弘历非但没生气,反倒觉得她娇憨可爱。

    仔细回想了一番,这纠纷似乎的确因他而起,男子汉大丈夫,敢说敢当,他也不逃避,直接揽下责任,

    “好,我向你保证,往后绝不会再提郑临,你莫再与我置气,咱们扯平了。”

    未免他再犯,苏玉珊将丑话说在前头,“你若再提,我可是要罚你的。”

    这丫头当真是无法无天,连他都敢罚?弘历讶然轻笑,闲问了句,“哦?怎么罚?”

    他这态度很危险啊!“你这是在掂量后果,打算再犯?”

    “我说到做到,绝不再提。如若犯规,那就……”想了想,弘历一本正经地道:“罚我一夜三回。”

    想得美!“那是惩罚吗?于你而言分明就是享受。”

    这话他可不赞同,“享受的该是你才对,我劳心劳力,辛苦得很呐!”

    “唔---”苏玉珊顺着他的话音道:“既然你怕苦,那今晚就别圆房了吧?”

    “羊在虎口,你以为我会放过?天真!”说话间,弘历已然欺近她,长指轻抚她面颊,拇指指腹摩挲着她那红润柔软的唇瓣。

    苏玉珊心微颤,卷翘浓密的羽睫半垂着,下意识的偏过脸去,躲开了他的指腹。

    弘历见状,眸光一紧,“怎的?你不愿意?”

    她那如玉般的面容逐渐染上飞霞,默了好一会儿,她才轻声嘀咕道:“可不可以别用指节触碰我的唇,苏苏痒痒的,那种感觉好奇怪。”

    原是为这个,他还以为她仍旧对他有所排斥呢!得知真相后,弘历忽然就笑了,揽着她柳腰的手臂顺势收紧,苏玉珊没个防备,顷刻间便跌入他怀中。

    惊慌失措的她仓惶抬眸,便见他的长睫近在眼前,低笑声随之入耳,“我也想体会那种奇怪的感觉……”

    “啊?”苏玉珊尚未反应过来,他的唇已然覆住她樱唇,倾尽温柔,辗转绵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