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烟雨神 > 第四章 收弟子
    风雨迎春归,飞雪迎春到。一年又一年,始终还是春天的美更温暖。

    绿树成荫,生机勃勃,河边的姻缘大师像是在等什么人。河边的柳树飘落下来一些绿叶。苏玖莲和小静缓缓走过。

    姻缘大师先是注意了苏玖莲的样貌,的确和公子所说的一样,她的皮肤白皙细腻,眼睛偏大,双眉像似弯月。

    大师赶紧把苏玖莲叫住,大师知道面前这位是谁,是苏子绎告诉大师的,大师摸了摸下巴的胡子:“苏姑娘。”

    小静瞬间提过神来,看着姻缘大师,很好奇,不是用了忘颜术吗?再加上苏玖莲五百年未出府,这个老头怎么知道这叫苏玖莲。

    苏玖莲指着自己,看着大师:“我?”

    “正是这位姑娘,在下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叫苏玖玖。”

    苏玖莲马上对这老头起了兴趣,跑过去:“老头,你说错了,我叫苏玖莲,不叫苏玖玖。”

    苏玖玖,这个名字是苏子绎告诉大师的,苏子绎说,公主也许会改名为苏玖玖,结果却是苏玖莲,这让苏子绎也想不到啊。

    姻缘大师略有些许尴尬,不过还是强装镇定说道:“您想知道您的真命天子吗?”

    苏玖莲听得一脸懵逼,问着小静:“什么真命天子假命天子?什么意思啊。”

    “真命天子就是你的爱人,他会陪伴你渡过余生,他会和你共渡困难。”

    苏玖莲也很无语:“啥玩意儿?我听不懂。”

    姻缘大师解释道:“真命天子能让你疯让你痴,让你废寝忘食,神奇不?”

    苏玖莲好像听懂是什么意思了:“我大概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姻缘大师继续说道:“明日荷玲派收弟子,不可错过,你若是去了,他定会收你为徒。”

    苏玖莲顿时起了兴趣:“好,我知道了。”

    苏玖莲和小静走了之后,苏子绎又来了,给了姻缘大师一袋灵珠:“这次,也干得不错。”

    “多谢苏公子。”

    天亮了,来拜师的多数为少女,一大清早,玉瑶姬和莫辰辰便在云之堂外的广场上等前来拜师的弟子,说不上一千至少也有九百位前来拜师的弟子,但是荷玲派一千年才可收的一次弟子,玉瑶姬与莫辰辰也是有规矩的,那便是一千年只收十位自己看得上的弟子。

    而易暮澜的规矩则是不收弟子,在云之堂上面还有一个小阁楼,还是露天的,一抬头就是太阳,可是那里除了易暮澜之外,几乎也没人上去了,易暮澜喜爱轻静,爱在阁楼上坐着,今日比较热闹,易暮澜喝着小茶,看着那一群人。

    苏玖莲与小静果然也来了,但她在远处看着,也看不清是何人要收弟子。

    易暮澜一眼就在人群中看见了苏玖莲,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五百年没见了,还是这么美。”

    不知是哪位女仙先开口:“快看上面,易暮澜,好帅呀!”

    易暮澜在仙族也是出了名的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容颜胜过无数女仙,在加上那一米八几的身高,简直是美的无可挑剔,简直是帅中之帅,美人中的美男。

    苏玖莲的目光也望了过去,发现阁楼上的男子仿佛一直都在看着她,马上低下头,挺不好意思的,被一个美男一直盯着,谁不会害羞啊?

    苏玖莲问着小静:“上面那个人为什么一直总盯着我呀?”

    小静早就知道那是易暮澜:“你还记得姻缘大师说过的吗?你的真命天子,就是他。”

    易暮澜转过头,看着自己的正前方,有一副他为凌瑾莲画的画像,他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容。

    晨光之下,易暮澜的侧脸,再加上那个笑容,简直是无数女仙的理想型,迎来的是一声声少女们的尖叫:“啊,好帅啊。”

    苏玖莲也抬起头,远处看着易暮澜的侧面,不禁感叹道:“这真的是我的真命天子吗?也太帅了吧,天呐。”

    玉瑶姬说:“二师兄,您先请。”

    莫辰辰有礼的说:“还是师妹先吧。”

    后来易暮澜从阁楼上飞下来说道:“且慢。”

    易暮澜嘴角勾起,邪魅一笑,收服了无数女仙的心:“我最近在那枫汐院也闲得发慌。不知师弟师妹可否能让我收一名弟子?”

    此时玉瑶姬便猜到了,一定是之前易暮澜爱的那个公主来了,但易暮澜是师兄,也只有答应了:“师兄竟想收,又何必要追求我这个师妹的意见?”

    人海茫茫,易暮澜一眼就看见了苏玖莲,飞过去,周围的人都把手伸向易暮澜,希望易暮澜能选她们,只有易暮澜,他把手伸向苏玖莲,苏玖莲还很懵逼“我的爱情,来得这么快吗?”

    易暮澜看苏玖莲好像在出神发呆,过去一手挽住苏玖莲的腰,飞了过去:“我要这个”

    易暮澜正想要拉住苏玖莲就回枫汐院之时被莫辰辰叫住了。

    莫辰辰也拉住苏玖莲另一侧手臂。

    只见易暮澜大吼一声:“放开莲莲。”

    苏玖莲不禁问了一声:“你为何知道我的名字?”

    易暮澜瞎编了一个理由:“我猜的。”

    人群中,还有一个红衣男子,他手持折扇,折扇遮着苏子绎的容颜,人群混乱,杂音更是无数,只有苏子绎,他观看着上面的好戏:“这场戏,可真是壮观呀。”

    苏子绎走了,转眼,到了苏府,苏子绎整理着苏府:“妹妹走了,我这个做哥哥的又要少几分乐趣了,真是无趣。”

    莫辰辰看似好像是在开玩笑:“师兄牵的这个女弟子啊,我也想要,不知师兄可否能让给我啊?”

    易暮澜凶神恶煞,凶巴巴的看着莫辰辰:“我的人,你要得起吗?”

    莫辰辰太怂了,易暮澜的性格,莫辰辰也是知道的,为了凌瑾莲愿杀尽天下人,他被吓怕了:“算了算了,我不要了。”

    玉瑶姬也给易暮澜说到:“大师兄,请牢记师父的话。”

    易暮澜冰冷冷的眼神看着玉瑶姬:“我的心里比你更清楚。”

    易暮澜将苏玖莲带走了,往枫汐院的方向了,东边的太阳照在苏玖莲与易暮澜身上,地上的影子更是别扭。

    玉瑶姬和莫辰辰则是继续挑选着自己钟意的弟子。

    易暮澜想好了,他要和凌瑾莲重新来过,重新让苏玖莲爱上他。

    易暮澜牵着苏玖莲的手去枫汐院了,易暮澜的手是冰冷的,苏玖莲的手很热乎。

    易暮澜把苏玖莲带到枫汐院那时,她惊了:“这里怎么有满池子的莲花?”

    “我为你一人养的。”

    “为我?你知道我要来这荷玲派?”

    “不,但我喜欢你,虽五百年未见,但我易暮澜依旧只爱你凌瑾莲一人。”

    “我叫苏玖莲。”无论是如今的苏玖莲,还是曾经的凌瑾莲,都不希望自己成为替代品,苏玖莲在想,她和易暮澜在一起,真的会幸福吗?

    易暮澜也不知道这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我爱苏玖莲,行了吧?”

    “我也应该喜欢你吗?”

    “不,你不应该喜欢我,但你可以喜欢我。”

    玉瑶姬和莫辰辰也挑选好了弟子,而小静则成了莫辰辰的弟子。

    玉瑶姬带着新来的弟子去了总寝明贞院说:“从今以后,你们就都是我荷玲派的弟子,统一住在这明贞院,若有事汇报,来我与二师兄的莫东院和玉西院。”

    明贞院是以蓝贞儿这个名字命的名,因为蓝贞儿是师孙辈第一个徒弟。

    玉瑶姬也在想这苏玖莲怎么办,因为她知道枫汐院只有一张床,但她不知道该不该去叫苏玖莲过来。

    晚夕,苏玖莲要熟悉熟悉这荷玲派,到处走走,易暮澜一直跟在她身后,无声,苏玖莲走到一棵树下停了下来。

    风一吹,那棵树上的花都飘落了下来,在空中翩翩起舞:“哇,太美了吧!”

    苏玖莲却像是被一阵风吹晕,原来是苏子绎在暗中施法,易暮澜把苏玖莲抱回了枫汐院。

    清晨,易暮澜醒了,他就这样看着苏玖莲,苏玖莲也醒了,看到易暮澜的衣服是开的,就准备下床了,易暮澜看到苏玖莲要走了,就马上过去用双手挽住苏玖莲的脖子。

    低沉的说道:“莲莲,昨晚对师父做了坏事,别走啊。”

    苏玖莲听到马上起身,推开易暮澜,取下发簪,用发簪指向易暮澜:“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易暮澜知道苏玖莲不会杀他的,满脸邪魅说道:“昨晚,莲莲喝醉了,把师父推到了床上,解开了师父的衣衫,你师父我怎么也拦不住。”

    顿时,苏玖莲愣住了。

    易暮澜又说到:“行了,你师父衣冠不整,被外人看到恐怕会嫉妒,来,给师父整理一下吧。”

    苏玖莲还没回答,玉瑶姬来了,易暮澜拉着苏玖莲走出去了。

    易暮澜继续面无表情:“不知师妹有何事?”

    “大师兄收的这女弟子未见她在明贞院,这枫汐院也只有一张床,敢问师兄,这人昨晚是…?”

    易暮澜努吼道:“玉瑶姬,我要做什么事还要向你汇报吗?”

    苏玖莲小心翼翼的说:“这还是我师父吗?”

    易暮澜双手抱住一旁的苏玖莲,瞬间温柔:“吓到莲莲啦?”易暮澜轻轻的吻了凌瑾莲的额头:“不怕不怕,师父在。”

    “师兄这样衣冠不整,与弟子这样,恐会成为仙子们的饭后闲话。”

    “只要你玉瑶姬不说,有谁会知道?”

    “还请师兄别忘了师父闭关前所说的话。”

    易暮澜凶巴巴的说道:“我就算是整日与莲莲同床共枕,整日衣冠不整,也是我们的事,用不着你个外人岔手,滚。”

    玉瑶姬走了,易暮澜把苏玖莲带进屋内:“莲莲,你只会用簪子杀人吗?”

    “怎么,看不起我?”

    易暮澜随手一变,把单子玄给他的神器幽枫琴给了苏玖莲,据说,这把琴曾是妖女紫幽幽的法器,可易暮澜却不知,这妖女正是苏玖莲。

    “从今以后,此琴便是你的武器了,此琴与我的枫汐剑是一对的。”

    “为何这是紫黑色的?”

    易暮澜把枫汐剑也拿了出来,话也没说就走了。

    苏玖莲感觉易暮澜不对劲,但也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劲。

    易暮澜去了莫辰辰的莫东院:“大师兄,来,过来,坐下喝几杯。”

    易暮澜低沉说道:“五百年前你给我的那几瓶催情酒昨晚全被喝没了,二师弟,你这儿有***吗?借我***。”

    “哟,昔日这冷面无情的易暮澜也会找我这样的纨绔子弟要***啊,我这可真的是想不到。”

    “给还是不给?。”

    “好兄弟,我给你。”

    莫辰辰给了易暮澜几瓶子的***。

    莫辰辰又说道:“你昨日收的那小妞想必就是你当初爱到骨子里的姑娘吧!”

    “这还用我说吗?她教会了我笑,教会了我哭,教会了我何为爱情,这一次我不会再让她伤心害怕。”

    易暮澜一瞬间感觉心痛,撕心裂肺的痛,堪比万箭穿心,甚至胜于万箭穿心。

    易暮澜突然走了,因为他的心其实是从来没有恢复过来的,从来都是用法术去强压住邪恶的那一面心理,不去让别人发现。

    易暮澜出了莫东院,一路上他出现了幻觉听见了许多人在说到这辈子他与苏玖莲不可能。

    易暮澜的眼睛瞬间成了红色,仿佛像是妖魔一样。

    幻觉看到,两个人小婢女在指指点点的,看了手指的方向,好像是指着易暮澜:“看吧,他呀,还妄想想和公主在一起,真是癞蛤蟆吃天鹅肉。”

    “就是就是。”不过这些都是幻觉。

    幻觉中,他还看见玉瑶姬在玉西院杀了苏玖莲,彻底控制不住了,但他不知道这是幻觉,一路头晕眼花。

    易暮澜身上携带着满身邪恶的气息去了玉瑶姬的玉西院。

    此时,玉瑶姬也不知道易暮澜已经快来了,还在梳妆。

    易暮澜提着枫汐剑,地上的石板刻着无数的花纹,易暮澜的剑划在地上,从莫东院开始,一直到玉西院,都有一条长长的划痕。